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九章:邱疯子
    “什么,全歼日军一个加强中队,还缴获一辆坦克?”喻英齐接到这个消息,首先想到的是不可能,手下人谎报军情!

    要说打赢一场伏击战,那他还相信,可要说全歼,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日军的战斗力和素养他是见识过的。

    如果要全歼日军一个加强中队,自己起码要付出成倍的代价才行。

    “伤亡多少?”

    “不到一百人人……”副官小心翼翼的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报告旅座,我军伤亡不到一百人。”副官挺起胸脯,大声说道。

    滴铃铃……

    桌上的电话机响了,接线员拿起来:“旅座,萧团座电话。”

    “报告旅座,我是萧仲明……嗯,是,我们正在打扫战场呢,我们还缴获了一匹武器弹药,还有东洋马,只可惜只有一把少佐军刀,被冷参谋给拿走了!”电话那头,萧仲明兴奋道。

    “少佐军刀,他凭什么拿走?”喻英齐一听,急了,这日军的军官刀可是十分难得的。

    “旅座,那军刀是人家冷参谋自己缴获的,我们没好意思……”电话那头,萧仲明尴尬道。

    “报告!”

    “旅座,中央军校教导总队邱参谋长来了。”

    “他怎么来了?”喻英齐眉头微微一皱,挂了电话道,“请他进来吧。”

    邱青泉一脸风霜的走了喻英齐的旅部,一抱拳:“喻兄,邱某人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雨庵兄客气了,副官,给倒杯热茶。”喻英齐吩咐一声。

    “喻兄,听说我手下一个兵在你这里?”

    “区区一个少尉团参谋值得雨庵兄如此兴师动众?”喻英齐可不傻,邱青泉这是来要人了。

    “他是我的兵,我怎么能不关心?”邱青泉道,“喻兄,能让我见一见这个冷锋吗?”

    “这个……”

    “喻兄莫非把我的人……”

    “岂敢,岂敢,冷参谋不在我这边,他刚刚立下大功,这是我部995团的战报,雨庵兄一看就明白了。”

    “全歼日军先遣队一个加强中队三百余人,缴获一辆完整日军97式战车!”邱青泉惊住了。

    “这怎么可能?”

    “我也不信,雨庵兄刚才进来之前,我给部下打电话,亲自确认了一下战果。”喻英齐难以掩饰一丝得意道。

    “这是一次大捷呀,必须马上上报卫戌司令部,为你部请功!”邱青泉道,“但我必须亲眼见到战果才行。”

    “怎么,雨庵兄是不信任我喻英齐了?”喻英齐恼火道,中央军一直对地方军抱有戒心,何况,粤军还曾近反过老蒋,这信任裂痕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

    “不是,这么大的胜利,对鼓舞我南京守军的士气是巨大的,这样的大事来不得半点水分。”邱青泉解释道。

    这是要树立典型呀!

    “既如此,那雨庵兄就随喻某人到前面去看看。”喻英齐内心乐开花了,表面上还装出一副不悦的表情。

    这仗虽说冷锋功劳最大,可仗还是粤军打的,功劳是跑不了的。

    两人各自带着卫队,骑着马赶到栗子沟。

    “萧仲明,冷参谋呢?”

    “冷参谋正在捣鼓缴获的那辆坦克呢!”

    “他会开坦克?”

    “团座,团座,开,开起来了……”萧仲明的副官一路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道

    “嚷嚷什么,没看见我在跟旅座说话吗?”萧仲明冲自己的副官不满的吼道。

    喻英齐和邱青泉都闻言一惊,这个冷锋居然把日军的坦克给开起来了!

    这个冷锋还真是出人意料呀!

    “雨庵兄,这个冷锋……”

    “想都别想,冷锋生是教导总队的人,死是教导总队的鬼!”邱青泉眼中凶光一闪,毫不犹豫的将喻英齐的心思给彻底的打回原形。

    “雨庵兄,我这话还没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怕我跟你抢人呀?”喻英齐也不是吓大的。

    “你们粤军能给的,我们教导总队一样能给,而且还比你们给的多!”一个能发明“燃烧瓶”对付日军战车,还能身先士卒,最后抢了日军的战车的作战参谋,这样有勇有谋的人才,他邱青泉要是放跑了,他脑子除非是被驴踢了。

    喻英齐瞬间没脾气了,是呀,地方军哪里比得上中央军财大气粗?

    “邱参谋长,咱们是不是听一听冷参谋本人的意思?”副旅长张德生幽幽一声。

    这话落到喻英齐的耳朵里,那灰暗的眼珠子立刻重现光芒。

    去和留,那还不得冷锋自己的意愿,这强扭的瓜不甜嘛!

    “雨庵兄,这都快日中了,要不在我这里吃个饭,我命人做几个拿手的广东菜?”

    邱青泉点了点头:“我不喝酒。”

    “知道,你就是想喝酒,我这儿也没有。”喻英齐道,“这么冷的天,我的部队都没有一身像样的棉衣,这酒都留着给兄弟们晚上御寒呢。”

    突突……

    一阵马达的轰鸣声催着一路的尘土过来。

    “一定是冷锋这小子!”

    喻英齐带头冲了出去,邱青泉也带着自己的副官一起跑出了955团部。

    一辆日军97式坦克,炮筒高高翘着,像个得胜的将军,耀武扬威的从公路上开了过来,速度还挺快。

    坦克身后,478旅的官兵一边欢呼,一边追逐着簇拥而来。

    那坦克屁股后面一甩一管一管粗粗的黑烟,这家伙简直就是来炫耀的!

    坦克出入口的顶盖被人从里面掀开,一个年轻人从里面钻了出来,还不等他从上面下来,就趴在边上一顿猛吐!

    “喻兄,是他吗?”

    “怎么,雨庵兄连你自己的部下都不认识?”喻英齐调侃一声。

    “教导总队上万人,我能一个个都认识?”

    “不是。”

    当然不是了,冷锋怎么会晕车呢,第一个出来的是丛虎,这家伙别说没坐过坦克了,就是连汽车都没坐过,这头一回,坦克内本来就闷热,加上颠簸,这家伙的肠胃早已经是翻江倒海了!

    要不是一口气憋着,早就吐的稀里哗啦了。

    冷锋随后从坦克里一跃而上,手里还提着一把日军战刀,动作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跟刚出来的丛虎那是判若两人!

    “丛虎,没事吧?”看到趴在履带边上吐的眼睛都绿了的丛虎,冷锋俯身下来,关切的问道。

    “没事儿,冷大哥,就是我这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哎,叫你别进来,你非不听,不过,以后就适应了。”冷锋微微一摇头。

    “冷大哥,别以后了,打死我也不坐这铁王八了。”丛虎脸色苍白,不住的摇手。

    “冷锋!”

    “到!”

    冷锋扭头一看,见到了喻英齐,还有一身黄呢子军大衣的邱青泉,微微有些一愣。

    这个人怎么有些熟悉的样子?

    邱青泉也在打量冷锋,这个年轻的少尉似乎也有些面熟,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冷锋从坦克上一跃而下,小跑上前!

    “啪!”

    一个标准的立正,军礼:“喻旅长,冷锋,奉命报到。”

    “冷锋,这个人你该认识吧?”喻英齐手一指邱青泉,微微一笑道。

    冷锋愣了一下,喻英齐这么说,这个身穿少将制服的人应该是自己认识的,而自己不过一个少尉参谋,能认识的将军恐怕只有自己本部队的,这个人会是谁呢?

    这下抓瞎了,自己根本就不是原来的冷锋,他怎么认识眼前这个少将呢?

    邱青泉也很奇怪,要说一个小兵不认识自己,那还是情有可原的,可如果一个作战参谋,即便他是一个小小的少尉,那也是见过自己的,他不止一次的给教导总队少尉以上军官上过战术课。

    “你不认识我?”

    “报告,卑职的脑袋受过伤,丧失了一些记忆,所以……”冷锋忙解释道。

    “你的脑袋受过伤?”邱青泉朝冷锋的脑袋望去,果见上面有一刀伤疤。

    “参座,谢团座不是说过,在八字桥抗战,一发炮弹打过来,冷参谋就倒了下来,他们以为冷参谋牺牲了,会不会就是那个时候受的伤?”邱青泉的副官道。

    “对,是有这么一回事儿。”邱青泉点了点头,这种事儿,冷锋没有必要骗他,他是二团的参谋,认识他的人必定少不了。

    受伤失忆这种事儿在医学上还是很常见的,尤其是脑部受创,那就更正常了。

    有的完全失去记忆,有的则部分的失去记忆,要看受伤的程度,最终能否恢复,还要看运气。

    参座,难道是那个打起仗来不要命的“邱疯子”,此时他正是教导总队的参谋长。

    “参座,当时一发炮弹下来,卑职醒来的时候,就躺在死人堆了,当时卑职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好在口袋里发现了卑职的军官证。”冷锋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你是怎么一路过来的?”

    “卑职跟着一伙撤退的溃兵,往西走,不敢走大路,就这么走过来的。”

    邱青泉冷傲的点了点头,认可了冷锋的解释,类似的情况的他听到不少了。

    “这辆日军坦克是你缴获的?”

    “卑职侥幸!”

    “这没什么可侥幸的,你能缴获一辆日军坦克,这足以说明你的本事。”

    “谢参座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