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冷锋的去处
    readx;

    冷锋知道自己刚才做法很不理智。

    但是,他并不后悔这么做,一个如此随意草菅人民的军官,绝不是一个好人。

    乱世,人命如草菅,那把别人的命当成草菅的人,其心可诛。

    当然,他没有资格决定别人的生死,所以,他被带回了富贵山地下指挥所,被关进了禁闭室中。

    丛虎他们虽然没有被关起来,但也被限制了自由,同时他们武器和电台也被收缴了。

    棘手,很棘手!

    邱青泉回到富贵山地下指挥所,把自己关在办公室近一个小时,谁都不见,电话不接,电报不看。

    香烟是一根接一根。

    从内心讲,他对冷锋的做法倒是很佩服,换做是他,可还还不敢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

    “小兔崽子,比老子还无法无天。”想到这里,邱青泉忍不住掐灭烟头,狠狠的骂了一句。

    冷锋这是将了他一军,他堂堂一个教导总队的少将参谋长,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威胁过。

    当然,这也不算是威胁。

    这要是没人看见,倒还好说,自己的部下不会说,可那检查站的士兵不是教导总队的。

    这难免会走漏风声?

    “参座,周副总队长来了。”

    “请他进来!”

    “雨庵老弟,你这是怎么呀,打电话也不接,我只好亲自过来了。”教导总队副总队长周振祥走了进来,闻到一屋子的烟味儿,呛了几口道。

    “怎么了,从来没见你这样?”

    “没事儿,老周,有事儿打个电话,这么晚了,还亲自跑过来。”邱青泉道。

    “淳化失守了,今天傍晚,湖墅、牛首山那边也撑不了多久,66军已经退守汤水镇了,汤水镇虽然修备永久工事,但大部分都不能用,失守估计也就是明天的事情,我来找你商量一下,一旦日军突破外围阵地,我们教导总队该怎么打?”周振祥道。

    “老周,我这战情通报还没看,能不能等我看完再说?”邱青泉都在思考如何处置冷锋,哪顾得上什么战情通报。

    “好吧,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周振祥关心的弯道。

    “不是,老周,你吃饭没有,我让人给你炒几个菜,正好我也没吃饭?”

    “也好,我来的急,饭还没来得及吃呢。”周振祥点了点头。

    “乔副官,吩咐厨房,烧两个菜,再来两碗大米饭。”邱青泉吩咐一声。

    “哟,不错呀,你这儿还有酒?”周振祥忽然看到邱青泉桌子上一瓶日本清酒,笑着走了过去。

    邱青泉苦笑一声,那是冷锋送他的,缴获的战利品,日本高粱酿造的清酒。

    教导总队自桂永卿担任总队长,搞了一个“五不”的规矩,禁烟,但是不禁酒。

    但是,邱青泉刚才明显是犯禁了。

    “日本烟,可以呀,雨庵老弟,你这抽着日本牌子的香烟,又是日本的清酒,可以呀!”

    “一个下属送的。”

    “下属送的,你邱雨庵可是从来不收礼的,怎么,今天破戒了?”周振祥怪异的问道。

    “战利品,战利品!”

    “战利品,咱们教导总队还没跟日军交火吧,哪来的战利品?”周振祥追问道。

    “这个,老周,我实话跟你说吧,是冷锋送我的。”

    “冷锋,是那个在栗子沟的冷锋,俘虏日军坦克,击毁日军七辆坦克的冷锋?”周振祥一惊,“他没有牺牲?”

    “没有,他不但没牺牲,而且还接连重创日军,说起来我都不敢相信,这些事都是他干的。”

    “他还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前天夜里的大爆炸,昨天夜里偷袭日军小黄庄指挥部,击毙日军少佐副联队长浅野井八郎,致使日军指挥中断,41师趁机突围,迟滞日军进攻至少半日以上。”邱青泉叹道。

    “我的个乖乖,这是人能干出来的吗?这冷锋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这么厉害?”

    “老周呀,你难道不知道他是你手下的兵?”邱青泉忽然一笑道。

    “我的兵?”周振祥一下子愣住了。

    “冷锋,教导总队第一旅2团少尉作战参谋,淞沪会战受伤脱离队伍,现已归队。”邱青泉道。

    “雨庵老弟,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种事儿,我能开玩笑,只是你这个旅长当的有些太不称职了,连自己手下的兵都不知道?”

    “谢程睿那个混账,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不报告!”

    “这个,老周,你不要怪谢团长,冷锋的事情关系重大,是我让他不要对任何人说的。”邱青泉解释道。

    “一来是对冷锋身份的甄别,现在已经确定没有问题,第二,冷锋帮助粤军作战,又突然失去联系,生死未卜,所以就暂时没有告诉你。”

    “要不是我今天来,你们是不是还要对我隐瞒?”

    “这事儿本来没打算对你隐瞒,原本冷锋归队后,我就把他给你送回去的。”

    “这还差不多。”周振祥哼哼一声。

    邱青泉苦笑一声,这周振祥还真是会错意了,还以为他要挖他一旅的墙角呢。

    不过这样也好,他原本是想把冷锋留在参谋处当个参谋的,但是,现在,看来只有把他送回去了,作战部队才是最适合他的。

    “不对,这冷锋这么对你胃口,以你的风格,不会轻易放他走的?”

    “我是欣赏冷锋,可是我更觉的他待在一线比在后方强。”邱青泉道。

    “唯心之话。”

    “真心话。”

    “人在哪儿呢,我见见他。”周振祥道。

    “给我关了禁闭!”

    “关禁闭,为啥?”

    “这小子把军事委员会二厅的一个少校给毙了!”邱青泉没好气道。

    “什么,军统的人?”(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军统的叫法,略微提前,大家习惯就好了,嘿嘿)周振祥大吃一惊。

    “戴雨农虽然是黄埔六期的,可他现在是校长身边的红人,桂长官都跟他称兄道弟,这件事很麻烦。”

    “确实麻烦,不过,冷锋开枪杀人,总不至于无缘无故的吧?”

    “那倒不是,这姓叶的小子也的确该杀,他污蔑冷锋是日本奸细,还要当场处决,这冷锋当然不干了,这就动起手了,结果他被冷锋挟持做了人质。”

    “然后就杀了?”

    “那倒没有,是等我过去后,了解情况之后,当着我的面儿一枪给崩了!”

    “好家伙,有胆魄,敢在你面前杀人的人不多。”周振祥不禁惊呼一声。

    “老周,那多人看着,这事儿我怕是捂不住。”

    “我说雨庵老弟,你多虑了,现在是什么情况,一个小小的少校,就凭他的做派,上了军事法庭,估计也只有吃枪子儿,死了也就死了,难不成,你还想把冷锋给毙了给他抵命?”

    “周兄,可冷锋目无军纪,擅自枪杀军官,这总不能不处分吧?”

    “你想怎么处分,降职还是关禁闭,还是让他坐牢去?”

    “这……”

    “这个叶少卿没什么后台吧?”

    “有,跟周福海有点儿亲戚关系。”邱青泉道。

    “原来是那个家伙,不用担心,他早就去了武汉,这姓叶的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死就死了吧,找个借口糊弄过去就不完了。”

    “他倒是给了我一个台阶,叶少卿草菅人命,诬陷英雄,见事情败露,拒捕,枪杀检查站的江少尉,缉拿过程中被击毙。”

    “姓叶的还杀了一个人?”

    “人是他杀的,可杀人动机却另有原因。”

    “这事儿好办,就按他说的上报,这个姓叶的也该杀,估计以前没少坑害人,这样的人死了也干净。”

    “冷锋不处置了?”

    “处置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死脑筋,冷锋立下的战功,别说他枪杀姓叶的事出有因,就算没有原因,你能让他死吗?”周振祥反问道,“戴雨农那边,我去说就是了,你不用管。”

    “老周,话不能这么说……”

    “行了,我不跟你争了,冷锋是我手下的兵对吧,我有权处置我手下的兵对吗?”

    “老周,你什么意思?”邱青泉脸色很不好看。

    “反正你也不知道如何处置,不如把人交给我,我让他上战场杀敌,戴罪立功,总可以吧?”

    “报告!”

    “进来!”

    “参座,周副总,军事委员会从武汉发来电文,追授烈士冷锋少校军衔,三等云麾勋章,家人抚恤按照双倍发放。”

    邱青泉与周振祥相视苦笑一声。

    “这个唐孟潇,他不是说发个通稿改过来的吗?”

    “恐怕唐孟潇忙的什么都顾不上了吧。”

    “两位长官,饭做好了,还是先吃饭吧。”乔国梁进来禀告一声道。

    “不吃了,气都气饱了……”

    “你不吃正好。”周振祥嘿嘿一笑,“乔副官,给我送到禁闭室去,给冷锋,我知道他肯定没吃饭,你们参座就这德性,关禁闭还不给饭吃。”

    “呃……”乔国梁满头黑线,敢这么对邱青泉说话的教导总队内也就两三个人而已,周振祥是其中之一。

    邱青泉无奈的一摇头,话是自己说的,总不能再收回来吧?默默的点了点头。

    他还真是把这事儿给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