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罗疯子VS冷阎王
    PS:这一周,四哥太猛了,目测菊花已经被桶烂了,兄弟们,你们能否顶起呀,誓死捍卫菊花!

    “罗雨丰,一旅二团一营营长,你也可以叫我罗疯子。”山坡上,罗雨丰与冷锋相遇。

    “冷锋,原二团作战参谋。”冷锋回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他最喜欢的还是军人,军人是一群最纯粹的人,他们的感情是最简单,最直接,也是最炽烈的。

    教导总队是国军精锐,号称“铁卫”,他能从罗雨丰的眼神之中读懂他的内心。

    血性汉子一个!

    能被称之为“疯子”的人,都是有着坚强意志和执着的人。

    “欢迎你回来!”两只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罗雨丰看起来比他年纪大一些,四方脸,浓眉毛,棱角分明,看上去也就三十岁出头。罗雨丰也在观察冷锋。太年轻了,估计也就二十出头了,棱角分明,眼神犀利,果然非同一般。

    “冷副营座请!”

    “罗营座请!”

    看到冷锋带的队伍中的巫小云,罗雨丰微微有些愣神,怎么上峰把她给弄来了。

    对于巫小云,罗雨丰这个主力尖刀营的营长怎么会不认识呢?

    总队部没有人不知道巫小云,哑女,电讯、枪械专家,最令人忌惮的是她还有令人恐怖的身手。

    教导总队,能胜过她的人没几个,他也在她手上吃过亏。

    进入阵地坑道营指挥所,冷锋随意的看了一下,钢筋混凝土浇筑的,深入地下七八米,看上去十分坚固。

    就是不知道这些工事是不是豆腐渣工程,如果是的话,那根本挡不住日本人的炮弹。

    教导总队的一个营满编的话有近八百人,放到国军其他部队,一个主力团也就这么点人。

    不过战前抽调了一批低层军官去了后方扩军,就算教导总队在南京打光了,也能留下一批种子。

    冷锋兼职的这个一连连长就是被抽掉后方去了,连长也由罗雨丰自己兼任的。

    冷锋一来,一连连长的职责自然移交给他了。

    一营这个指挥所比旅部要小得多,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里该有的全都有。

    教导总队就是阔气,营一级的都配备了电台,不过看上去有些笨重,跟日军的便携式有些差距。

    但起码在通讯上,要比那些地方杂牌要好的多。

    除了挂在墙上的地图,冷锋最先看到的还是位置正中央的沙盘,紫金山附近的地形一览无余,全部都在这小小的沙盘上体现出来了。

    罗雨丰亲自带冷锋参观了一下指挥所和老虎洞一营的防御工事,在冷锋看来,教导总队的水平还是不错的,比粤军要强上一个档次。

    不愧是这个时代最强陆军带出来的学生。

    日军也曾经是德军的学生,基本编制也沿袭德军,而教导总队也是德国人教出来的,严格算起来,日军还是教导总队的学长。

    当然,在日军的眼里,教导总队这个小学弟他是不认的。

    稍事休息,罗雨丰给团部打电话,确认冷锋已经到任。

    中午,罗雨丰召集下属连排级军官到营指开会。

    “起立!”

    “坐下,坐下!”

    “大家也看到了,我营来新人了,这就是我这身边这位,冷锋,冷副营长。”罗雨丰左手一指冷锋介绍并带头鼓掌道,“大家欢迎!”

    啪啪啪……

    掌声很整齐,也很热烈。

    冷锋站起来,干净利落的敬了一个军礼!

    “冷副营座除了担任我营的副营长之外,还兼任一连连长。”罗雨丰手一压,掌声停息,接着道,“所以,一连的工作将会有冷副营座接手。”

    掌声稀疏了不少。

    多一个副营座,问题不大,反正做主的还是罗雨丰,可一个带兵的连长就不同了。

    实权连长可比闲职的副营座分量重得多。

    这大战在即,上峰在这个时候空降一个连长下来算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对罗营座的不信任?

    不应该呀,罗雨丰可是团座爱将,不能呀!

    冷锋知道,自己虽然是二团的兵,可之前一直在团部干,没在基层待过,不熟悉自然不被认同和信任,这是需要时间的,他相信他能很快融入进来的。

    “程刚!”

    “到!”

    “一会儿,你将你们一连的情况仔细跟冷副营座说清楚。”罗雨丰命令道。

    “是,营座!”程刚大声应道。

    冷锋微微蹙了一下眉头,看程刚的表情,一连的人似乎对他的到来并不友好呀。

    “日军第16师团昨日已经攻陷句容、孟塘,大胡山一线,汤水镇恐怕成不了多久了,上峰已经打算将66军从汤水撤至中山门、太平门一带休整,我们将很快面对日军的兵锋,这是一场苦战,大家都经历过淞沪会战,我们从人员到装备跟日军都相差很大,但我们的背后是首都,还有百万民众,身为军人,我们只有战斗,也必须战斗,那怕是为国捐躯!”罗雨丰说的激动之时,忍不住拳头重重的敲击桌子。

    “营座,最新情况,我骑兵团一部在麒麟门外东流镇遭遇日军尖兵!”郭卫权拿着一张电文走近了禀告道。

    “东流镇?”

    “诸位,东流镇距离麒麟门不足五里,骑兵十几分钟就能赶到,不过在这之前第十六师团遭遇一些打击,损失不小,司令部推断,下一步进攻的重点就是我教导总队防御的紫金山复廓阵地……”郭卫权走过去,拿起指挥棒在地图上解说起来。

    “首当其冲的就是我教导总队驻守的红毛山,这里本来是由87师防守,但是87师从镇江撤下来后,还在整合休整,所以,总队急调我一个营进驻,阻击日军沿着宁杭国道进犯首都。”

    “驻守红毛山的是周石泉营吧?”

    “是的。”

    冷锋只是听着,默默的在脑子里分析敌我双方的武器和兵力的配比。

    红毛山,只是一个几十米高的土丘,俯瞰宁杭国道,日军要沿着宁杭国道进攻,必须先拿下红毛山。

    可红毛山土质比较松软,地势不明显,又缺乏坚固工事,守肯定是守不住的,只能迟滞日军进攻。

    冷锋虽然从前沿回来,可对整体战局并不是很清楚,他脑子里的那些资料也只能作为参考,毕竟时间过了上千年,很多细节是文字难以描绘出来的。

    甚至是同一场战斗,中日双方的描述都不尽相同,甚至是南辕北辙。

    有些还都是臆测,所以,冷锋一直都在倾听,脑子里不断记忆强化,这可以让他迅速的进入状态。

    他没有多少时间是熟悉和适应了。

    也许下一秒日军的额炮弹就要落到自己头顶上了,这不是说笑,日军猛烈的炮击已经开始了。

    只不过现在并没有落到紫金山老虎洞阵地上而已。

    前线战报一个接一个,日军就像是绞索一样,步步紧逼,一点点的套牢,紫金山就是他下一个目标。

    日军推进的速度有些出乎罗雨丰等人的意料,他们脸上或多或少的都出现一丝担忧。

    身为军事主官的罗雨丰心情尤为沉重。

    谁都知道日军对南京的攻击会非常惨烈,但是没想到会惨烈到这种程度。

    卫戍司令部已经下令收缩防御部队了。

    总需要有人打破这沉闷的局面。

    “冷副营座,对当前战局以及我营的阵地防御部署,你怎么意见?”罗雨丰道。

    “呃,我没什么意见,罗营座,诸位兄弟,我就提一点建议,能不能把我们的火炮集中起来使用,比现在这样分散的话,威力更大,也能给予敌人更大的打击。”冷锋斟酌了一下,说道。

    具体防御部署,他现在没有办法插嘴,那是人家已经制定好的,匆忙改变,反而会有反效果。

    他也只能从某些战术应用上,提出一点自己的简介。

    “对冷副营座的建议,你们大家怎么看?”罗雨丰没有表态,先询问道。

    “冷副营座,火炮集中使用,一旦被日军发现,很容易被他们炮火摧毁,那我们就不用打了!”二连长屠海哼哼一声道。

    “我觉得冷副营座建议也不错,火炮只有集中使用才能发挥威力,不过我们营大小口径加起来的火炮也就十几门,还都是迫击炮,炮弹威力小,跟日军的重型火炮根本没法比。”炮连连长秦怀义道,“所以,我觉得就算集中起来使用,意义不大。”

    “对,秦连长说得对,没有必要嘛!”

    “就是啦……”

    很显然,大家对火炮集中使用并不认同,教导总队是按照德械师的建立起来的,按理说,就算没学到德国人的全部战术,一半儿总有了吧。

    怎么会连火炮集中使用,产生的震撼效果远超过分散使用的道理都不懂呢?

    冷锋没有马上驳斥,他知道自己刚进入一营,即便是自己正确的,别人也未必会认同。

    冷锋也在反思,是自己错了,还是这些人战术守旧,不清楚新形式下的军事战术?

    “诸位一定是担心,假若火炮集中使用,日军一个炮击下来,我们会的火炮会全军覆没,对吗?”

    这还用说吗,双方力量对比太悬殊了,人家日军一个师团,大小火炮加起来就近两百门,而且还装备了大口径的榴弹炮、加农炮,威力巨大。

    天上还有飞机轰炸,真要把火炮集中起来,人家飞机过来,扔几个炸弹就全搞定了。

    大家都沉默了,很显然被冷锋说中了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