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井上少佐疯了(继续求票!)
    井上少佐跳起来,不顾一切的冲向炮兵阵地,副官和勤务兵吓的赶紧将他拖住。⊥

    “少佐,太危险了……”

    这弹药殉爆太危险了,万一还没有没炸完的,突然来这么一下,井上少佐可就壮烈了。

    井上少佐疯了!

    他也打过不少恶仗了,可还没有遇到过一次像今天这样的,在拥有绝对压制的炮火之下,攻打这么一个一百多米高的山坡,居然耗费了一整天时间。

    损失惨重不说,到现在阵地都没冲上去一次。

    怎么办,野田联队长规定的时限快要到了,自己若是还没能攻下151高地,他这个少佐大队长就要破腹自尽了。

    井上一郎很不甘心,扭曲的面容闪过一丝疯狂!

    “集合所有人!”

    “井上少佐……”

    “传达命令!”井上拔出指挥刀,架在副官的脖子上,凶神恶煞的吼道。

    “哈伊!”

    井上少佐疯了,副官知道,如果他不去传达命令,他会被自己的长官给砍了脑袋!

    这在日军中并不少见,多少怯战的士兵和军官死在自己的长官的刀下?

    这在战时是被允许的,死了都没处伸冤,还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了!

    贪身怕死是武士最大的耻辱。

    日军敢死队如潮水一般退了下去,冷锋终于松了一口气,坚持到天黑的目的总算是初步达成了。

    日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始终没有能越过151高地,从右翼突破并占领老虎洞高地。

    老虎洞左翼211高地的战斗还在继续,枪炮声不断,日军三十三联队另一个大队猛攻左翼五团三营的阵地。

    他们那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果那边被日军突破了,冷锋这边守了也等于白守。

    还好,左翼阵地稳住了。

    “冷头儿,罗营座电话。”

    “喂,老罗,你哪儿情况如何?”

    “冷锋老弟,苦了你了,我这里都没能抽掉人手去支援你。”罗雨丰歉意的道。

    冷锋这边几乎挡住日军来自右翼的全部压力,主高地只是对防止日军侧翼迂回攻击以及应付来自日军重炮的炮击以及飞机轰炸,压力相对而言小了很多。

    最重要的是,冷锋的一连撤回三分二的兵力,这让罗雨丰手上多了一支机动兵力。

    运用这支兵力,罗雨丰三番两次的策应了左翼五团三营,打退日军多次冲锋。

    保住了左翼阵地,同时也保证了自身以及151高地的安全。

    “没关系,我这里快要谢幕了。”冷锋听到出来,罗雨丰那边压力并不小。

    虽然没有直接派兵支援自己,可他协助左翼五团三营顶住日军的进攻。

    这本身就是对他强有力的支援。

    如果左翼211高地被日军突破,他这边也只能放弃阵地,提前结束战斗,向紫金山第二峰转进了。

    那样就等于给了日军在紫金山一个进攻的桥头堡,一旦让日军在紫金山站稳脚跟,下面的战斗会更加艰难。

    “我这里现在能抽出一个加强排,支援你一下?”

    冷锋想了想,如果要偷袭日军的话,凭手中的力量是不够的,还真需要一支生力军。

    “好,正好把我的人撤回去休整一下。”冷锋同意了。

    “我让卫权带兵过去。”

    “好,让他过来吧。”冷锋挂了电话。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可南京城外围的枪炮声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愈发的密集。

    日军也知道,天一黑,想要拿下**的阵地,变得困难无比,他们可没有中**队熟悉地形。

    夜战他们没有并不占优势,何况激战一天后,日军也十分疲劳,需要休息,恢复体力。

    再天黑之前冲击一下,这是做最后的努力,双方体力和意志最后的较量。

    也是最险恶的时刻。

    浓烟滚滚,空气中弥漫着一红令人作呕的恶臭,151阵地前横七竖八的躺着两百多具日军尸体。

    151高地早已不复当初的模样,山顶的工事、战壕、堡垒几乎完全看不见了。

    浓烟滚滚,大火烧着折断的树木,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令人作呕。

    一群脏兮兮的**士兵三三两两,随便找一个弹坑或者是挖一个散兵坑坐在里面,抱着自己的武器,也不说话。

    周围都是尸体,已经没有力气去将他们归拢起来了。

    沉默!

    “程刚,还有多少人?”冷锋发问到。

    “除去伤病员,能战斗的不到二十九人……”

    “伤亡这么多?”冷锋喃喃自语一声。

    “大友牺牲了,老田也让小鬼子的飞机炸死了……”程刚哽咽说道。

    很多熟悉的面孔,说没了就没了,有的缺胳膊少腿的,有的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什么都没了,只留下一张照片,一份遗书还有一个平凡的名字。

    冷锋借着阵地上燃烧的微弱火光,环顾四周看了一眼,熟悉的面孔只占了一半儿。

    黑乎乎的,几乎人人身上都缠着绷带,一天战斗下来,人也不像人了。

    剩下的一半儿都是后来获救的**俘虏,不,他们不是俘虏,是不愿意做亡国奴的中**人。

    目光所及,冷锋看到了,铁山和牛淼也都受了伤,一个脑袋上缠着纱布,一个胳膊上绑着纱布,看起来都是轻伤,并无性命之忧。

    几乎没有人不带伤的,就是冷锋自己,额头上也擦破了皮,大腿和胳膊上也有几处挫伤。

    宋云峰过来给他包扎伤口,被他推开了,他这点儿小伤还不需要浪费绷带和宝贵的伤药。

    日军在高桥门附近布置了一个重炮群,同时对雨花台、中华门以及通济门等进出南京城的重要通道不停的炮击。

    设在紫金山和清凉山高地的中国守军炮兵也不停的予以反击。

    天完全黑了下来,一轮弯月挂在东南天空之上,泛着幽冷的光芒,俯视这千疮百孔的紫金山。

    “冷副营座!”

    郭卫权带着一个加强排从反斜面上来了,他们还携带了不少弹药,以及干粮和水。

    “来了。”

    “营座让我们来接应您撤回主阵地。”郭卫权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他们是一路跑过来的。

    “有烟吗?”

    “有!”郭卫权翻了一下衣兜,掏出一包美丽牌的香烟递了过去。

    冷锋拿过来,掏出一根,拿过一根燃烧的木棒点燃了,将手中的香烟分发了下去。

    “抽烟的,一人一根!”

    “大哥,快看,小鬼子摸上来了!”丛虎急促的喊了一声。

    冷锋拿起望远镜,擦拭了一下镜片,对准山下望去,漫山遍野的尸体,残肢断臂到处都是。

    山坡下,一些个“尸体”似乎在缓慢的向上移动,不注意看的话,还真难以发现。

    他们的速度很慢,往上挪动一下,便停下来不再动,等过几秒,再往上挪。

    “总算来了。”冷锋放下望远镜,右手拇指、食指捏着香烟头猛地抽了几口,扔在脚下,狠狠的踩灭了。

    “听好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枪!”

    “是!”

    “巫小云!”

    巫小云听到冷锋叫他,微微一回头,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动人的光泽。

    “检查一下,就差谢幕表演了,可不能出岔子。”

    巫小云点了点头,背起狙击步枪,招呼几个士兵,迅速的去做最后的准备了。

    要庆幸的是,日军没有在151高地扔穿甲弹或者钻地弹,不然,冷锋之前所做的准备还真的会前功尽弃。

    可能是日军觉得,在151这么一个小土坡不值得用上这么值钱的炸弹。

    燃烧弹倒是扔了好几颗,附近的山林都被烧掉了,青山烧成了黑土,造孽呀!

    老虎洞主阵地就没那么幸运了,几颗穿甲弹对主阵地的工事的破坏相当大,还有巨大的人员伤亡。

    冷锋在计划的时候,就考虑到日军会对151高地的轰炸,所以,计算了一个当量,做了一个模拟评估。

    现在就看巫小云检查结果了。

    阵地上静悄悄的,时间过的很慢,山脚下,井上少佐死死的盯着山坡上不断往上挪动的日军。

    野田大佐刚打电话过来,再给他一次机会,拿下151阵地,就不追究他之前所犯下的错误!

    井上少佐很珍惜这一次来之不易的机会,他改变了策略,不再猛打猛冲了。

    那样只能是徒增消耗和伤亡。

    他要跟支那军玩一次偷袭!借着夜色的掩护,组织一支精干的敢死小分队,伪装成尸体悄悄的接近支那军的阵地,发起突然袭击,随后大部队再冲上去。

    “一会儿,听我的命令,大家装出一副突然敌袭,惊慌失措的样子,抵抗一下,我们便撤出阵地!”冷锋把班排张叫到一起,低声吩咐道。

    “冷长官,这是为何?”杜重奇怪的问道。

    “一会儿你就明白了,记住我的话,稍微抵抗一下,撤出阵地。”冷锋没有解释。

    “杜重,听冷长官的吧。”庄涛提醒一声,现在冷锋不但是阵地指挥官,军衔也是最高的。

    杜重点了点头。

    “不能让日军看出来我们是主动撤出阵地的,所以撤退的时候,你们各自带好自己的人,汇合地点在……大家都清楚了吗?”

    “明白!”

    “散了,各就各位,等日军接近二十米内再开枪,自由射击,不准缠斗!”冷锋再一次严厉重申一次。

    “是!”

    “庄涛,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杜重与庄涛都是属于**俘虏阵营,又不隶属教导总队,自然走的近一些。

    “你没看到,冷长官无论说什么,他的手下都没有质疑吗?”

    “那都是他手下的兵,当然不会反对了?”

    “你错了,我悄悄问过夏班长了,冷长官可是个了不得人物,他曾近在六十六军待过……”

    “真的假的,你没骗我?”

    “这应该不会是假的,66军的人没有必要给教导总队唱赞歌,要知道,粤军当年跟委员长结下的仇怨不小,没理由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你说的对,看来我是小看这位冷长官了。”杜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撤退,也是明智之举,不然我们这几十号人全部都得交代在这里。”庄涛道。

    “说的也是,不过他为什么要我们佯败之后再撤退,直接撤退不是更好?”杜重不解的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冷长官不是说了,一会儿就知道了,等着看呗。”庄涛嘿嘿一笑。

    “说的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