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准备打巷战
    “第二大队全没了!”

    接到这个电文,野田谦吾一个哆嗦,差点儿直接昏死过去,在这之前,他刚刚在接到井上少佐的报捷电文。↖

    第二大队攻占支那军151高地,为夺战老虎洞高地拿下一块攻击跳板吗?

    怎么这才过去不到半个小时,就收到第二大队全军覆没的消息?

    开战以来,还没有哪一支日军部队被成建制消灭,那可是一个大队,在华北战场,可以硬撼支那一个军都不落下风的。

    第二大队是配属片桐联队对紫金山南麓发起进攻,按照战场配属原则,第二大队其实并不直接属于野田指挥。

    但是在日军内部,也是有矛盾的,第二大队出现攻击不利,井上最终还是求助它的直系长官。

    而不是第九联队的片桐联队长。

    其实片桐也顾不上第二大队,他自己的直属部队在攻击西山、卫岗南以及中山陵等多处战略要点也都受挫了,损失很大,也抽调不出力量来支援井上。

    防御紫金山的中国陆军教导总队的确要比那些杂牌的地方军难打多了。

    片桐护郎大佐的日子并不比野田好过!

    野田也带着一个大队的步兵以及配属攻击的部队绕过紫金山东麓,向栖霞山、尧化门一带进攻,当然他也遭遇了顽强的抵抗,进展并不顺利。

    武藤章在中山门前的公路上等待了两个小时,他期望看到的是中**队打着白旗出来投降的情景并没有出现。

    等到的是松井石根从姑苏发过来的进攻南京城的命令!

    南京城内的中国守军是不会投降了,武藤章怅然若失的带着遗憾,坐上来时候的吉普车,原路返回姑苏。

    谷寿夫在雨花台崩碎了钢牙,巨大的伤亡让这个凶残的老鬼子一度怀疑自己会在南京城下折戟成沙!

    日军其实也到了一个极限的边缘。

    这些,守城的中国守军不知道,唐孟潇不知道,老蒋也不知道,如果知道了,恐怕也就没有那道如同儿戏的撤退的命令了。

    平静之下,波涛汹涌,这是暴风雨的前夜。

    光华门方向的枪炮声还未停息,日军金泽师团还在猛烈的攻击,似乎是不拿下光华门不罢休。

    “可惜了……”

    “可惜什么?”罗雨丰有些不理解,就凭一个排、一个重机枪班,外加一个炮排,加起来也就五六十人,顶住日军一个大队疯狂的进攻,一整天。

    最后还把人家炸了一个底儿朝天,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自己苦战了一整天,伤亡比你还大,杀的鬼子也不少了,可战果给你比起来差远了。

    罗雨丰心里还真是泛起一丝酸酸的嫉妒。

    “我是可惜我的偷袭计划了,你说这小鬼子的指挥官是不是脑子进浆糊了,怎么一股脑的都上赶着找死呢?”冷锋叹息一声。

    “合着你是可惜这个呀?”罗雨丰哭笑不得,他真想锤冷锋两拳,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是可惜没能缴获一把佐官刀,到时候,给老罗你佩上,那多威风?”冷锋笑嘻嘻道。

    “这倒也是,小鬼子的军刀可是不错,我早就想弄一把,还别说,真是有点儿可惜了。”罗雨丰还真就想弄一把,可惜没遇上。

    “你不是说抓了三个鬼子俘虏呢,人呢?”

    “仗打成这样了,我还能顾得上他们,早枪毙了!”冷锋随手一回道。

    “真给毙了,我可是上报总队部了?”罗雨丰道,“这要是让上峰知道了,可就不好解释了。”

    “解释个屁,就说让鬼子自己给炸死了,不就完了,就兴日军屠杀我们战俘,我们就不能杀他们的战俘了?”

    “那可是战俘?”

    “自己弟兄都顾不过来,哪有那闲工夫管他们死活!”

    “算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上头也不会真的追究。”罗雨丰说道。

    “老罗,我这一天也不知道其他地方战局如何,你跟我说说呗?”冷锋拿起桌上一盒烟,擦燃一根火柴,点燃后,吸了一口道。

    抽烟是不好,不过,这的确是一种缓解压力的办法,冷锋以前也不抽烟。

    可是来到这里没几天,就习惯上这个东西了。

    这是被同化了,也需要一个东西也缓解内心的压力。

    “日军114师团从昨天上午开始起攻击雨花台,多次被我军打退,今日凌晨,日军第6师团加入战斗,我军苦战一个上午,在敌人强大的火力压制之下,我军不得不退守二线阵地,88师第262旅旅长朱赤不幸阵亡……第九师团猛攻光华门,守卫光华门的是我一旅二团一部,87师第261旅以及增援的宪兵教导二团,激战至今,城门险些被日军突破,谢团座被火焰灼伤。”

    “团座受伤了?”冷锋心头不由的蒙上了一层阴影,他是知道谢程睿的,如果历史没有变化的,他会在撤退的时候,被乱兵踩踏致死。

    这是一个悲剧,一个难以让人释怀的悲剧。

    还有罗雨丰,他似乎也没能幸免。

    “卫戍司令部已经下发了卫参字第36号作战命令,这是命令原文,你看一下。”罗雨丰递给冷锋一张字迹潦草的命令,显然不是原本,是抄录下来的。

    “本军目下占领复廓阵地为固守南京之最后战斗,各部队应以与阵地共存亡之决心尽力固守,决不许轻弃寸土、摇动全军,若有不遵命令擅自后移,定遵委座命令,按连坐法从严办理。

    各军所得船只,一律缴交运输司令部保管,不准私自扣留,着派第78军军长宋希濂负责指挥。沿江宪、警严禁部队散兵私自乘船渡江,违者即行拘捕严办。倘敢抗拒,以武力制止。”

    “这不是胡来嘛!”冷锋虽然早就知道有这样一份命令,但是当他亲眼看到,还是十分气愤。

    “冷老弟,这是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呀!”

    “我们军人可以战死沙场,这没有问题,可城里的平民呢,几十万老百姓,他们不应该陪我们一起死吧?”冷锋情绪一时间有些失控。

    “平民,虽说日军轰炸造成诸多平民伤亡,可一旦他们占领南京,平民的安全应该是可以保障的。”罗雨丰愣了一下,不明白冷锋会如此的激动。

    “只怕会事与愿违。”冷锋冷哼一声,他官小卑微,根本没有机会上达天听,可关系数十万军民生死存亡,他内心是忧心如焚。

    “冷老弟,你我军人,听从上峰指挥,服从命令,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上峰的命令,从来都是朝令夕改,淞沪会战吃的亏还少吗?”冷锋冷笑一声。

    说好了撤退,突然一纸命令推迟三天,打乱了前线的部署,结果前线将士无所适从,造成大溃败,那位委员长恐怕是要负上极大的责任吧!

    说不定他还做着调停和谈的美梦吧?

    罗雨丰一声叹息,作为下层军官,上面的事情他即便是不满,也不好说什么。

    “老罗,我们不能让日本人牵着鼻子走,也不能让上峰的乱命干扰我们。”冷锋眼神闪烁道。

    “冷老弟,你想干什么?”罗雨丰吓了一跳,这刚刚才立下这么大的战功,可别胡来,到时候,什么都没了。

    “上峰的命令,对的,咱们听,不对的,咱们大可不听,至于日本人,从现在起,我们就要做最坏的打算。”冷锋道。

    “话虽然不错,可咱们准备什么?”罗雨丰微微一皱眉头,他不是那种愚忠之人,冷锋的话并非没有道理,打仗哪有墨守成规的道理,再说,上峰对战场的瞬息变化能第一时间了解吗?

    “准备跟日军打巷战!”

    “巷战。”罗雨丰手指不由抖动了一下,巷战是所有战争形态中最残酷的,没有之一。

    巷战是意志力的较量,复杂的城市环境会抵消一切高尖端武器带来的绝对优势。

    “对,巷战,从战局来看,城垣的战斗最多可持续两三天,南京城已经是一座孤城了,一旦日军从芜湖方向横渡长江,沿着长江沿岸向北推进,占领浦口,我们的唯一的退路将切断,到时候,城内的军民将会弹尽粮绝,城破只是时间问题。”冷锋分析道。

    “我们是军人,必定会战之最后一兵一卒,投降是不可能的,所以,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冷锋道。

    “我们难道不可以突围吗?”

    “一旦日军四面包围,数十万军民只有下关这么一个出口,怎么突?”

    “不是还有其他地方吗,比如燕子矶,江心洲还在我军手中,日军的军舰吃水深,还未能打通江阴的航道……”

    “我是说城内的百姓,现在进出南京城只有三条通道,挹江门,中山门以及太平门,中山门之所以没有封闭,是因为我们还在紫金山,如果封了,我们就成了城外的孤军了,太平门外还没有发现日军,那时留给从外围撤入的通道,一旦日军围城,中山门和太平门方向将士最好的突围方向,只要冲出去,日军后方空虚,完全可以冲出包围圈。”冷锋道。

    “没错。”

    “但是,这不现实,一旦上峰下达撤退命令,恐怕到时候大家会蜂拥向下关方向,因为只有那里有船,上了船,到了对岸,在日军没有赶到之前,就是安全的,这是一条最顺利的撤退路线,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换做是你,老罗,你会作何选择?”

    “这个当然是从挹江门走了,到下关乘船撤向江北!”罗雨丰不假思索道。

    “如果按部就班,问题还好解决,一边派人阻击日军,一边撤退,几十万人撤到江北,也不过两三天时间,能做到。”

    “可如果做不到呢,后果会如何,想想淞沪会战我们是怎么一路败退的?”

    罗雨丰闻言,顿时脸色苍白起来。

    冷锋的推测并非没有可能,而是大有可能。

    如此一来,悲剧将会是无法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