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怎么会是你?
    ps:第一女主出现,求收藏,推荐票,有你们的推荐鼓励,小风才能越写越有劲,今天有事,前面说过了,一更,见谅!

    “参座,还真让您给猜着了,冷锋真的不在撤退的一营中。※%”乔国梁急匆匆的走进邱青泉的办公室。

    “他去哪儿了?”邱青泉关切的问道,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对冷锋这个小老乡变得异常关心起来。

    “留在老虎洞高地,说是观察日军的下一步的动向,随后返回。”乔国梁道。

    “观察日军下一步动向?”

    “电文中是这么说的。”乔国梁道。

    “给巫小云去电,让她马上把冷锋给我叫回来。”邱青泉旋即命令道。

    “是!”

    趴在山沟里,看着天上日军飞机轰炸,耳边听着炮弹擦着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声。

    “我的个乖乖,这比过年还热闹。”班长王斌嘴里叼了一根枯草,念叨道。

    “班长,冷副营座他们回来了。”

    冷锋带着丛虎一个翻滚从山坡上下来,搞了一个灰土头脸,十分狼狈。

    “冷副营座!”

    “走,我们该撤了,小鬼子这么一个搞法,简直要人命。”冷锋吐了一口吐沫道。

    “刚才看到左翼有人撤下来,没有你的命令,我们没敢出声。”王斌报告道。

    “多少人?”

    “有三四十人吧,我看了他们的胡营座,被人抬着下来的,上面估计没活的了。”王斌黯然一叹道。

    “走吧,跟上去。”冷锋叹了一口气,一挥手。

    冷锋他们明显速度比胡营长快的多,不多时就追了上来,队伍后面突然冒出一对整齐的友军,可把五团三营的残兵败将吓了一跳。

    以为是日军假扮的**,差一点儿就兵戎相见了。

    罗雨丰口中的老胡,也就是五团三营长胡魁,他指挥撤退的时候,被日军一炮给炸断了腿,幸好手下抢救的快,不然,他这条命怕是交代了。

    即便如此,胡魁也已经是气若游丝了,队伍是由手下一名姓薛的连长带领。

    五团是全部德械团,兵员素质,装备都还在二团之上,结果让日军一顿炮火和轰炸,损失殆尽。

    百分之九十以上军官全部阵亡。

    冷锋帮着归拢了一下,逃出来的一共四十七个人,不到三营鼎盛时期的二十分之一。

    可能还有人从别的方向逃出来,但那也很可怜了。

    逃出来的一个营长,腿断了,身负重伤,昏迷不醒,一个连长,也受伤了,排长一个,两个班长,剩下的团部一个参谋,机要员……

    半道之上,冷锋带着这支残兵败将缓慢的向第二峰转进,老虎洞方向震耳欲聋的炮声似乎还没有停息。

    还要躲避日军的侦察机,一旦被发现,老虎洞阵地空虚的秘密就会被日军发现。

    而现在日军迟迟不敢发动步兵冲锋,原因还是昨晚冷锋那在151高地惊天一爆!

    “冷副营座!”

    郭卫权带着两名卫兵找到了冷锋的队伍。

    “参座电令,咱们不向第二峰转进,从太平门入城,支援光华门。”郭卫权拿出电文递给冷锋道。

    去光华门,冷锋并不感到意外,只是五团三营这些人怎么办,丢下不管,任由他们自己向第二峰转进?

    “薛连长!”

    “到!”

    “我营接到命令,增援光华门,你们先到第二峰休整,等待上峰的命令如何?”冷锋道。

    “是,不过,卑职有个请求!”薛连长看了一眼躺在担架上的胡魁道,“能不能把我们营座带上,他的腿要是不医治的话,会没命的。”

    “好,这个要求我答应了。”冷锋一挥手,上去两名战士接过担架。

    “多谢冷副营座高义。”

    “多加小心!”冷锋点了点头,带着受伤的胡魁与五团三营残部分开了。

    分开,队伍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

    可能是因为山路颠簸,昏迷中的胡魁醒过来一次,看到的不是自己熟悉的部下,他很激动。

    当知道有一部分人撤了出来,他才渐渐平复了情绪,但是六尺高的汉子,断腿流血的时候没有哭,可当他又听到,只有不到四十人生还的时候。

    那哭的一个稀里哗啦,叫人伤心。

    九点半,冷锋率人到达太平门,日军在太平门一带也已经展开攻势,城外大路上的几个山坡被日军占领。

    战斗不算激烈,日军也未来得及封锁,很轻松的就穿了过去,从太平门进入城中。

    入眼之处,惨烈之景象真是令人感到一种无言的绝望和恐惧。

    许多房屋被夷为平地,到处都是瓦砾和倒塌的砖石块,那青砖灰瓦的城楼在日军大威力航空炸弹下被炸成稀烂,城墙上高耸的箭楼也坍塌了不少,到处都是火点,空气中满是呛人的焦臭味儿。

    古城南京,冬日的阳光晒过众人的心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天空之上,不是的传来日军飞机掠过的轰鸣声,似乎还能听到飞行员那肆意的狂笑之声。、

    他们扔下了的炸弹,炸起的烟柱飘荡于天地之间,久久不能散去,夹杂着老百姓哭号声,这座城市已经变成炼狱。

    爆炸,燃烧,死亡……

    几乎每一分一秒都在上演,大火烧的停不下来,日军不分军事和民用目标,从八月份中旬开始,对南京城内狂轰滥炸,直到现在,轰炸持续不断。

    成吨成吨的炸药倾泻下来,南京城的防空警报几乎就没有停过。

    空军撤离了,日军再没有了空中威胁,可以任意的将炸弹投到任何一个地方。

    南京城的防空几乎是形同虚设,有限的防空武器根本阻拦不了日军的野兽行径。

    “走吧,我们先去第一陆军医院!”冷锋道。

    南京第一陆军医院位于细柳巷北端万寿宫内,距离市际铁路中正站只有不到半里。

    不过此刻市际铁路已经停止运营了,公共汽车也被军队征用了,冷锋他们要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第一陆军医院,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谁是南京本地人,能不能找一辆车来,这么抬着去,太慢了。”冷锋问道,时间拖得越久,胡魁活下来的希望就越小,更别说保住他的腿了。

    众人面面相觑,虽说教导总队就驻扎在南京,可总队的士兵来之五湖四海,未必都是南京人。

    可在冷锋这一队人当中,还就没有一个是南京本地的。

    “王斌,你去,带两个人,找一辆车来,黄包车也行!”冷锋手一指王斌命令道。

    “是!”王斌硬着头皮答应一声,带着两名战士去找车了。

    “丛虎,帮忙,我先给胡营座处理一下伤口,找个人去弄点儿干净的水来。”

    “是!”

    “胡营座,你忍这点儿痛,我先给你清洗一下伤口。”冷锋对胡魁道,“不然的话,等到了医院,你这条腿恐怕也要废了。”

    胡魁因为失血过多,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了,但还有意识,他听到冷锋的话,轻轻的点了点头。

    “冷副营座,我们就找到一辆板车,还是从废墟堆里挖出来的。”王斌推着一辆板车过来。

    “行,把胡营座抬上板车,轮流推着走,快。”冷锋命令道,“谁认识第一医院的,前面带路!”

    “我认识!”一名士兵举手道。

    “好,你带路!”

    一路向西,城南这边的民居的百姓基本上是看不到了,人去楼空,要么早去乡下避难,要么往北城去了。

    留在南城太危险了,日军正在猛攻光华门、通济门、中华门一线,炮弹不断的落下来。

    即便是远离城垣,也偶尔有炮弹落下来,保不准就粉身碎骨了。

    乱世人命如刍狗!

    一路上,冷锋看到的尸体不下数百具了,有普通百姓的,也有**士兵的,根本没有人来收尸,这个时候谁都顾不上,除了那些以尸体为生的野狗。

    这才只是开始,更惨烈的还在后面呢。

    如果不是日本发动侵略,这些百姓怎么会流离失所,怎么会白白丢失了性命?

    一路上都是残壁断垣,大街上冷冷清清,看不到一家商店开门营业。

    这个时候撤退命令还没有下达,老百姓还有不少躲在家里,但战败的消息已经在传播了。

    尤其是日本人早就收买了一些汉奸进入城中,散播各种谣言,动摇军心民心。

    凡是散播谣言的,抓到了,不经任何审判就以日谍或者汉奸论处,直接枪毙。

    冷锋一路过来,看到了宪兵和警察抓捕汉奸日谍,直接就地枪决的场景,这种时候也只能这么做了。

    这里面肯定有冤枉的,但你如果不作死的话,又怎么会死呢?

    细柳巷到了,前面人流量多了起来,但百姓没有看到几个,多数是警察,还有宪兵,以及受伤的军人。

    南京并非只有这样一家医院,但是这家医院却是所有医院中最好的。

    设备最全,医术最好,还有就是这里的有足够的病床,还有药品也是最齐全的。

    轻伤员处理一下就直接送走,这里来的都是重伤员,还有军官直接通道。

    按理说人命没有贵贱之分,可如果一个将军和一个士兵同时重伤,那么先救的肯定是将军。

    “医生,医生……”

    “哪个部队的,伤的这么重,谁清洗的伤口?”一名身材婀娜的年青女医生听到冷锋的叫喊,直接走了过来,俯身下来查看胡魁的伤口,快速的问道。

    “教导总队三旅五团营长胡魁,初步判断是小腿骨骨折,韧带撕裂……”冷锋麻利儿的说道。

    “没想到你一个当兵的,还挺懂的吗?”女医生直起腰,一抬头,语气有些惊讶,“冷锋,怎么会是你!”

    冷锋一愣:“这位医生,你认识我?”

    年青的女医生一拉下口罩,露出一张吹弹可破的脸蛋,皮肤如羊脂白玉,人如花中仙子,不,应该是白衣天使才对。

    如此美丽的女子,冷锋不由稍微的失了一下神,心道,我认识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