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六章:善后
    “封闭展览馆,任何人不准进出!”

    枪声一响,展馆内顿时乱成一团,这个时候,突然一道凌厉果断的女声从广播里传了出来!

    “谁敢踏出展馆半步,格杀勿论!”

    紧接着,第二道命令传来,充满了凛然的杀意。?

    而这个时候,传播小组,也果断的掐断了对外的广播,整个武汉三镇陷入一片静默之中,可怕。

    “蒋委员长怎么样?”

    “我没事儿,刚才有人替我挡了一枪!”老蒋显然是受到了惊吓,但人是安全的,就是倒地的时候蹭破一点儿皮。

    “巫处长,赶紧派人护送委员长离开。”戴雨农冲了过来。

    “等一下。”巫小云不为所动。

    “巫处长,你想干什么……”周围的人都急了,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护送老蒋离开,老蒋要是出事儿,那就麻烦大了。

    “蒋委员长,现在外面整个武汉,乃至全中国,全世界都听到这一声枪声了,如果您相信我,现在就想全世界说一声,您没有受伤,您现在非常安全。”

    “巫小云,你疯了!”

    “我没有疯,这个时候澄清,要比事后澄清,效果是不一样的。”巫小云很冷静,一双凤眸之中杀气凛然,敢在她的场子里行刺,真是不知道死字儿怎么写。

    “委员长,别听她一个八道……”

    “总裁,安全要紧!”

    “兆铭,我们赶紧走吧,太危险了……”陈璧君拉着汪兆铭就往出口而去。

    “我倒是觉得巫处长说得对,这个时候,您要是躲开了,事后再澄清,效果完全不一样。”周副部长上前道,“蒋先生若是害怕,我可以站在你的面前。”

    “不用,我蒋中正还不怕死,现在处心积虑要我死的人,也就是日·本人了!”老蒋站起来,推开侍卫道,“我的演讲还没有完成,我得把话说完。”

    “好,我建议,我们大家围成一个圈儿,就站在这麦克风前面,你们大家意下如何?”周副部长建议道。

    “周公这个建议好,小日本在战场上打不过我们,玩刺杀这种小人行径,企图恐吓中国人不怕他这种小人伎俩!”

    “说得对!”

    “汪副总裁呢?”

    “刚才还在这儿呢,怎么一眨眼不见了?”

    “就是,他夫人也不在……”

    “我是蒋中正,我还活着,还活的好好的,刚才那一枪,不用我说,世人都知道,那是什么人干的,想想你都干的那些事情,灭绝人伦,违逆天理,还有什么是你们干不出来的?”老蒋好不容易硬气一回,那一枪要真没有人替他挡一下的话,就算不死恐怕也得重伤。

    他内心是极度愤怒的,生这样的事情,他知道,责任不在今天的安保人员,若非他突然决定过来,又没有让人清场。

    清场的话,他怎么当着公众的面表这番慷慨激昂的演说宣言?

    风险本来就存在,何况他也没有留给安保人员对展馆的参观人员甄别时间,这样的展览,混进几个日·本特工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老蒋恢复自己的即兴演说,并且坚持将他愤怒的情绪泄完,前后在至少又说了五分钟。

    如果一个受伤的人,绝对没有能力做到的,何况老蒋的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愤怒的情绪更是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中国人以及外面收听到广播的人。

    至于让老蒋意想不到的是,他的这一次临时参观和即兴演讲日后居然被评为本世纪最伟大的演讲之一。(杜撰哈哈,没有讨好的意思)

    虽然他的口才一般,演讲稿也不是很生动,但那一枪后,他还能继续站在台上把话说完,将无坚不摧的抗日意志传递至每一个中国人,这足以让这一次演讲载入史册了。

    “戴局长,现在可以护送蒋委员长离开了,从后门走。”

    “哦,好,好……”戴雨农马上安排,与侍从室的侍卫一道,护送老蒋从展馆的后门迅的蹬车离去。

    老蒋没有马上过江,他在汉口也有一栋临时官邸,再说马上就要天黑了,过江也不太安全,因此还不如留在汉口过一宿,明日一早再走。

    委员长和国府的要员们可以走,可展馆中的参观者却不能,刚才的枪声就是从人群中传出来的。

    杀手就藏在这人群之中,但是没有被立即找到,那说明这个人隐藏的本事十分高明,巫小云及时下令封闭展览馆,所有人不得进出。

    即便是跟随老蒋一起来的国府要员以及随从,离开的时候,也是被登记和搜查的。

    当然,有些人是不需要的。

    枪声响的时候,展馆中参观的百姓大概还有两千人,这其中大概还有两百多名军统和其督察处的便衣。

    除去便衣,所有人都必须接受登记和搜身检查。

    “替蒋委员长挡枪的兄弟呢?”巫小云问道。

    “挡枪的是麻队,在医务室包扎呢?”旁边人道。

    “麻五?”巫小云小小惊讶了一下,他以为挡枪的是老蒋身边的侍卫,没想到居然是自己手下。

    “梦雨,盯着点儿,检查仔细,不可漏掉任何一个线索。”

    “是!”

    麻五的伤不重,子弹从他的右肩胛骨穿了过去,贯通伤,止血,包扎,休息一段时间就没有问题了。

    “巫处!”

    “你受了伤,别抽烟了。”巫小云看麻五嘴里还叼着一根烟,微微一皱眉道,“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况?”

    “我当时就在人群中,没看清楚对方的脸,只看到了枪口瞄准了蒋委员长,当时想都没想,就把我边上的人撞开了,然后一枪打中了,还好,没打中要害,不然我这条小命就交代了。”麻五悻悻的说道。

    “看来,我让梦雨打电话把你叫过来,还是非常正确的。”巫小云点了点头,麻五是他一手训出来的,能力自然是最清楚了。

    “找到弹头了吗?”

    “现场当时太乱了,但那个杀手应该没有机会带走弹头,应该还在现场。”麻五的右臂被固定起来,这样才能让伤口愈合的更快。

    “马上派人找!”

    “是!”

    “虽然你没有看清那个人的长相,但应该还有印象,人在一瞬间思维高度集中,触觉和视觉都是极为敏锐的,你再仔细回忆一下,看能不能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巫小云问道。

    “那个人手指特别细,皮肤很白,很像是一个女人的手。”

    “女人,你看清她使用的武器了吗?”

    “听枪声,有点儿像盒子炮,但我也不能肯定,说不上来。”麻五仔细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道。

    “个子呢?穿什么衣服?”

    “跟巫处您差不多身高,穿灰色的长袖,裤子没注意到。”

    “查,手指特别细,皮肤白皙,身高165公分左右,灰色长袖,疑似女性。”巫小云雷厉风行的劲儿,立刻下令。

    “是!”

    “麻五,你这一次立下大功了,等着升职授勋吧。”巫道。

    “巫处,您放心,我对您还有冷长官是忠心不二的。”麻五一个激灵,他怎么能不明白巫小云这是敲打他呢。

    “行了,好好养伤,你那条美人鱼暂时不要管了,夏天到了,鱼总是喜欢到水面上吸氧的。”巫小云道。

    “是。”麻五点了点头,论行动,他能力很强,可论指挥布局,他可就比不上巫小云了。

    “巫处,在展馆二楼的卫生间现了这个……”督察处一名外勤提着一包东西走了进来。

    巫小云一看,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灰色的长袖外套,一双布鞋,看鞋子的大小,明显是一双男人穿的,半旧不新,从磨损程度看,应该不是那种长时间体力劳动者所有。

    戴上手套,巫小云抓了衣服放到自己鼻端嗅了一下,除了汗臭味儿,还有一股轻微的香味。

    女人的用的香皂,还是茉莉花的味道。

    “巫处,应该就是这把枪,弹夹十,里面只有九子弹,没用提取到任何指纹,枪是好枪,德国原厂造的,但是被磨掉了枪号,也就是说这是一把黑枪。”麻五走过去,抓起跟衣服一起找到的毛瑟手枪。

    “这么热的天,带一把毛瑟手枪行刺,你不觉的这个杀手很愚蠢吗?”

    “巫处的意思是,这不是那把枪?”

    “这么大的一把枪,你藏在身上试试?”巫小云反问道,毛瑟手枪体型不小,而且不容易隐藏,如果是冬季,衣服穿得比较多,还容易些,这武汉现在天气已经很热了,大家都穿的很清凉,这么一把枪,藏在哪儿合适?

    “会不会杀手随身携带了皮包之内的?”

    “这倒是有可能,女人嘛,总喜欢手里拿上一个包包的。”巫小云点了点头,她一般没有带包的习惯,除非是公文包。

    “既然杀手把这些东西都留下来,那就说明他有信心我们不能从这上面找到有用的线索,看来我们的对手很自负嘛。”巫小云撇了诱.惑的红.唇,冷冷的一笑。

    “巫处,你说,杀手会不会不是女人,他只是伪装成一个女人?”麻五突然说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

    “先排查吧,做好所有人的登记,不到两千人而已,总比大海捞针强多了。”巫小云想了一下,吩咐一声。

    “是!”

    “巫处,吴市长请你过去一趟。”

    “知道了,这件事明天肯定会见报,不要给我再捅娄子。”巫小云伸手轻轻的揉了一下右边的太阳穴,答应一声。

    “汉口警备师侦察营营长张铎向巫处长报到!”

    “你暂时归麻队长指挥,听他调度。”

    “是!”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