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七章:“豫北王”
    新闻发布会结束了,梁栋的表现很好,要是没有那个叫日高的记者故意的“捣乱”的话,就更好了。

    当然,要是没有一点儿波澜的话,也显现不出梁栋的临场掌控的能力,很多事情,四平八稳未必会让人觉得有多好,反而是发生突发事件,即便是处理的有些瑕疵,反而会让人印象深刻。

    梁栋这位新闻发言人和第一次这样的新闻发布会就是这样令人印象深刻。

    甚至梁栋自己都不知道,这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会对他以后的人生产生多么大的影响,恐怕是选择梁栋的冷锋也没有想到的。

    在众多的记者中,梁栋居然有了一名忠实的粉丝,这名粉丝后来还成了他的女朋友,更重要的是,她还是一外国妞!

    参加发布会的记者还意犹未尽,不过制定的规矩得遵守,何况这不是就结束了,以后,每个星期都有这样的新闻发布会,平均下来,三四天至少又一次。

    所以新闻发布会结束后,记者们纷纷的回到住的地方,写稿子的写稿子,洗印照片的洗印照片,他们都需要在第一时间内将自己掌握的新闻通过电波发回去。

    这个时候,新乡的电报局可就忙了,至少他们固定的得有一批客户了,就是这些记者们。

    回到豫北行署。

    “军座,我没给您丢脸吧?”

    “不错,以后发言人这个位置就交给你了,你什么时候培养出两名可以顶替你的新人,就可以自动退位。”冷锋微微一笑,十分满意道。

    “我培养新人顶替我?”

    “对,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我是很相信你的。”冷锋拍了拍梁栋的肩膀道。

    “军座,我能拒绝吗?”

    “这个好像不能。”

    “就是带两个新人跟着你学习,难道这还有什么难处?”冷锋道,“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的能力?”

    “好吧,军座,我试试,不行的话,您得帮我?”

    “训练我可以指点一下,剩下的我可不会代替你。”冷锋笑道,“不会让你白干的,我给你专门设了一个新闻发言人津贴,每个月是二十块钱。”

    “真的?”

    “说到钱,你就来劲了,看来还是钱比命令好使。”

    “军座,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可我原来在中央军校警卫营牺牲的那些弟兄家里生活困难,这要是能多出一点儿钱来,我也能多帮他们点儿。”梁栋解释道。

    “你能帮他们多久,一辈子吗?”

    “这个倒不用,要是他们能够找到自食其力的出路,我也就不用再接济他们了。”梁栋解释道。

    “授人鱼不予授人以渔,这个道理你懂的,自己掌握分寸。”冷锋点了点头,有些事情不能尽如人意的。

    他知道很多人牺牲的官兵的家属过的很难,国家又拿不出更多的钱来抚恤,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剩下的孤寡老弱怎么活?

    他就算把新一军的家底儿都拿出来也不够的,只能先顾着自己人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明白!”

    “军座,汉口急电!”郭卫权从门口一闪而过,拿着一张盖着“机密”二字的电文走了进来。

    “说什么?”

    “出事儿了,蒋委员长临时决定参观大屠杀影展,在发表演讲的时候,遭遇枪击,因为演说时对外直接广播,枪声全世界都听到了。”

    “什么,蒋委员长人没事吧?”冷锋一惊,这可是了不得的政治事件,一旦闹得全世界尽知的话,那负面影响可就大了。

    一国领袖在演讲的时候,被刺杀,那一次不都是轰动全世界的新闻?

    “委员长没事儿,多亏了麻五及时发现,在杀手开枪的一瞬间,挡下了这颗子弹,不然后果真不堪设想。”郭卫权解释道。

    “嗯,麻五的情况如何?”冷锋闻言,松了一口气,只要现在老蒋没事儿就好。

    “巫处已经封锁现场,对当时在场的人进行逐一排查,杀手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离开,斩关内外布满了我们的军警,人群中还有军统的便衣,但是,难度非常大。”郭卫权道。

    “枪击之后,蒋委员长有没有马上离开?”

    “没有,枪击之后,蒋委员长继续未完全的演讲,抨击日·本的无耻行径,完成演讲之后才在侍卫护送下离开。”

    “嗯,发生这样的事情,蒋委员长在人无大碍的之下,继续把自己的演讲说完,这才是一国领袖的风范。”冷锋赞了一句。

    冷锋并不知道,老蒋当时也是被吓的不轻,准备在众人劝说下离开的,被巫小云一声断喝给拦了下来,正是巫小云的阻拦,老蒋脑子也才瞬间清醒过来,在这个时候,自己就这么离开,太失分了。

    杀手刺杀一次失败,绝不会出手第二次,除非他自己找死,而他如果这个时候站出来,继续完成演讲,那对提高他的个人形象和威望是作用是巨大的。

    树立他不畏生死,向世人展示他苟利生死为国家这种高大的形象,这不正是领袖所需要的吗?这可比包装和宣传厉害多了。

    这个“势”要不抓住的话,老蒋至少会在冷锋的心里降一个等级,现在看来,老蒋能当上国民d的总裁,手底下能弄那么多的人,不是没有道理的。

    “卫权,你记录一下,给巫小云回电。”

    “是!”

    “第一,尽快破案,这个案子如果能够在24小时内破案,那是最好不过了,最晚不要拖过48小时,这是黄金时间,时间拖的越久,破案的成功率就越低,第二,注意谣言,一定要第一时间对外公布案情,不要等谣言都起来,才出来辟谣,最快十二个小时之后公布一次案情进展,然后一天至少公布一次,直到案子侦破,第三,要注意别让人借题发挥,煽风点火,虽然这极有可能是日谍杀手的一次失败的刺杀行动,但肯定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件事做文章,不管这件事是不是日·本人做的,我们只需要让外界知道,这就是日·本人干的,没有其他人,明白吗?”

    “明白!”郭卫权郑重的点了点头。

    郭卫权刚要收起笔记本要玩外走,冷锋又把他叫了回来:“给七哥发电报,绝密……”

    一听绝密,郭卫权马上严肃起来,拿笔就要记录。

    “不要记录,用心记就可以了。”

    郭卫权知道,这份电报也许将来就是不存在的。

    冷锋说了几句话,郭卫权听了,寒毛到竖,掌心出了一层的细汗,赶紧急匆匆的朝电讯室去了。

    “小夏,叫一下豹子,去一趟养心堂!”

    “军座,我们三个人吗?”

    “嗯,就我们三个。”冷锋点了点头,他去养心堂看李德邻,总不能前呼后拥的吧,那样也不合适。

    从豫北行署到养心堂也就是十来分钟的车程,这个时候天还没完全黑,不过新乡相对武汉、南京那样的大城市而言,规模小了很多,马路上也没有路灯。

    大街上的人不是很多,汽车走在上面,感觉十分的空旷。

    中午天气还有些热,到了晚上,气温降低不少,尤其是坐在敞篷的吉普车上,风一吹,倒是十分的凉爽。

    “李叔。”

    “来了,正好,吃饭没有?”李德邻看到冷锋,那叫一个高兴,热情的招呼道。

    “怎么样,看你的脸颊消肿了,右眼能看见了吗?”

    “嗯,小唐医生的医术没的说,我以为怎么的也得要一个星期,没想到这才两天的功夫,就消肿了。”李德邻感慨的说道。

    “您这个是老伤,没除根儿,光靠药物抑制是没有用的,得从根儿上解决。”冷锋笑呵呵道。

    “你也懂医术?”

    “我也就是能给人开个膛,破个肚什么的,要说治病,那就是个二把刀。”冷锋谦虚的一笑。

    “你还能给人开膛破肚?”李德邻吓的不轻。

    “没办法,战场上,你得救命不是,不学,不会的话,那是要死人的,只能随便练几手,当防身了。”

    李德邻只当冷锋吹牛呢,也没太在意:“今天的新乡很热闹吧?”

    “是挺热闹的,接下来会更加热闹。”冷锋岂能听不出来李德邻的话外之音。

    “我基本上都听说了,你打算整个豫北的军事力量,将所有武装力量都置于行署的领导之下,甚至包括那些私人看家护院的队伍?”李德邻问道。

    “是的。”

    “这么做,这些人能答应吗?”

    “虽然说我不反对游击战在敌后作战的作用,但豫北现在不是敌后,这些零零散散的队伍显然用处不是很大,反而会成为地方不安定的因素,如果他们去日战区,我也会欢迎,甚至可以提供他们临时基地,甚至还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支援他们,但在我的治下,不得有除了政府之外额外的军事力量,这是我冷锋的规矩。”

    “你冷国光的规矩好大,这样的现象可可不是一天两天形成,根源复杂,地方势力盘根错节,比比皆是,你能把豫北收拾的干净吗?”李德邻严肃的问道。

    “只要敢想,就能。”冷锋道,“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未必就做不到,有些事情,只有你去做了,才知道,这其实不难。”

    “国光,须知刚过易折的道理,中国的问题是积重难返,如果非要用猛药的话,也不是现在,起码要等国家民族统一之后。”

    “李叔,这你就错了,有些事情可以等,可以缓,但有些事情不能等,不能缓,日·本经历这一次惨痛的教训后,他们接下来会对我们用什么策略,谁都不知道,而我们的百姓很多还愚昧未开化,如果日·本人稍微给他们一点儿甜头,会有什么后果,为什么日军每到一处,如此残暴不仁,可愿意当汉奸,出卖祖宗的人还有那么多?”冷锋反问道。

    “这个……”

    “我们总不能那太高的道德水准来要求所有人,汉奸固然可耻,可汉奸不见得人人该死,死在我冷锋手里的汉奸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他们都是有取死之道,我不会滥杀无辜,就算你给日本人做事,只要手上没有人命,我是不会杀人的。”

    “传言果然不可信。”李德邻唏嘘一声道。

    “我这么做首先是掌握豫北的军事力量,只有这股力量完全的掌握在我的手中,我才能将我的新政推行下去!”

    李德邻眸子一亮,精光四射:“我果然没有猜错,你强行收拢豫北境内的军事力量,肯定不仅仅是为了做一个豫北王这么简单。”

    “我也在豫北推行‘二五减租’,只有这样,就算日军再占一次豫北,他们就是再多的花样,也蒙不了我们的老百姓了,民心在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