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八章:借人
    李德邻惊着了!

    他知道冷锋接下来肯定在豫北动作不断,但是没想到,他一上来就把这一火烧到“减租减息”身上。

    这可是一个相当大的命题,gd不是没搞过,但从来就没有成功过,过去在浙江强行推行过“二五”减租的政策,但是后来被一些人联合起来,抵制这项政策,很快就不了了之了。

    之后,从gd中央层面上,虽然也有提及,根本都是纸面上,下面根本就没有任何实施的欲.望。

    只有gd方面,不论是之前的“打土豪分田地”,还是现在的“减租减息”政策,都实施的非常不错,这让他们在农村获得广大的民意支持。

    gd方面在农村方面的力量太薄弱了,得不到这个中国最大人群的支持。

    年轻人,胆子大,有想法,还愿意干,李德邻感觉自己好像忽然间老了,如果在这个年纪有这么一支精锐部队,还有这样一块地盘儿,也许,他也得跟冷锋一样,初生的牛犊不怕虎,大干一场,哪怕是输的一无所有,只要人年轻,也可以重头再来。

    但是现在,他都五十的人了,恐怕再有这个雄心壮志,也是没这个精力了,而且考虑的得失越多,越是难下决心。

    “豫北王,李叔,您这是埋汰我呢。”

    “李叔可不是埋汰你,已经有人在这么叫你了。”李德邻郑重的提醒你。

    “谁?”冷锋对这种对自己的评价或者言论还是非常在意的,有些评价是泥沙俱下,好的名声能把一个人捧上天,可有的时候未必就不是捧杀。

    “刚从我这儿走,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长晏勋莆。”

    “是他?”

    “晏勋莆这个人对你应该是没什么恶意,他过来也就是代表程颂公来看看我,看我在你这里疗养的情况,顺便说了些话,就提到了你在新乡的军政改革,说你是豫北之王,新乡之虎。”

    “宴参谋长还真看的起我。”冷锋微微苦笑。

    “你处在这位置,自然会成为别人议论的对象,豫北王也没什么,都民国了,还能在搞过去的那一套吗,我看你也反感那些东西。”

    “李叔,武汉出事儿了,您知道吗?”

    “你是说蒋先生在万国展览馆遭遇枪击的事情?”李德邻微微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茶道。

    “李叔的消息够快的?”

    “我可是第一时间就听到了,那一声枪声,很清楚,你那位红颜知己真是厉害,处置果断,最短的时间控制现场,能力,手腕,上上之选呀。”李德邻慨叹一声。

    “您这么说,她该骄傲了。”

    “蒋先生遭遇刺杀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能化险为夷,这一次也不例外,但这一次刺杀,似乎是临时起意,杀手也不是什么死士,依我的经验,倒像是有意的制造混乱。”李德邻道。

    冷锋心中对李德邻竖起了大拇指,这姜还是老的辣,这次刺杀的感觉,他跟李德邻是一样的。

    所以,他才让郭卫权分别给巫小云和七哥电报,重点都在提醒他们,有人可能要搞事儿上面。

    日·本人不是没搞过刺杀,甚至是暗杀,弄了那么多回了,不知道老蒋不是那么容易杀的,指望这一次临时起意的计划成功,怕是幕后的策划者也没有这个信心。

    但是,利用“刺杀”来搞事儿,杀没杀掉老蒋只是其次。

    “国光,这件事你怎么看?”

    “幸亏蒋委员长有惊无险,不然咱们自己就先乱起来了。”冷锋道,他说的是实话,老蒋出事儿,以gd高层的尿性,肯定的争权夺利,到时候谁做那第一把交椅,就难说了,这个时候日·本人乘虚而入的话,那抗战的大局就惨了。

    这个时候,谁都没能力替代老蒋,这个你还真不得不承认,谁上去都有人不服气,就他现在能勉强把反对派压下去。

    “是呀,想一想这都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李德邻听到那一声枪声的时候,脑子也是一片空白,可隔离几分钟后,又听到广播里传来老蒋的声音,他才算一口气顺了下来。

    那几分钟简直就有一种生死门关走了一遭感觉。

    “你这豫北有煤矿,咱们不是从枣庄运出来不少采矿设备还有工人,你是不是看着安排一下?”

    “行,这个没有问题,这下我们可以扩大产能了。”冷锋知道李德邻这是帮他,豫北的煤矿都是优质的无烟煤,市面上都是抢手货,只要挖出来就有人要。

    “别亏待了人家。”

    “放心吧,奉公守法,照章纳税,这样的企业在我豫北绝对是一路绿灯。”

    “嗯,我相信你。”李德邻点了点头,冷锋不是那种目光短浅的年轻人,相反他有远大的志向,这一点他看人还是很准的。

    若是为了一点儿蝇头小利而放弃未来更大的利益,那他也就不会看中这个年轻人了。

    “自古就有无商不活的道理,豫北虽然地方不大,可交通便利,地下还有老祖宗给咱们留下的矿藏,还有土地肥沃,是一块膏腴之地,只要认真经营,不出半年,一定会是另外一个景象。”

    “你能在豫北待多久?”

    “李叔,做人不能紧盯着眼前利益,咱们老话不是说的好,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人生匆匆也不过百年而已,总得留下点儿什么吧?”

    “你这小子,说起大道理来还一套一套的,我这个老头子都说不过你。”李德邻笑了起来。

    “我这可不是唱高调,我是真想好好的干点儿事情。”

    “你有这个志气,很好,李叔没别的帮你,但多年带兵从政的经验,都可以教给你。”李德邻道。

    “那可太好了,我正缺有人给我把把关呢。”冷锋欢喜异常,这也是他想要的。

    “对,你吃饭没有?”

    “吃过了。”冷锋呵呵一笑,“对了,还有件事,小夏,把药拿过来。”

    “是!”

    小夏从外面提着一个盒子进来,冷锋接过来,放到茶几上,打开盒子,里面都是药品,而且还都是进口药。

    “李叔,您看一下,是您需要的药吗?”

    “哟,这才三天,你是怎么弄到的,这些药起码够我吃半年的?”李德邻翻了一下,吃惊的问道。

    “我有我的门路,李叔就不必多问了。”冷锋嘿嘿一笑,方晓阳跟·大阪第四师团那条线越少人知道越好,就算信得过李德邻,可李德邻身边的人呢?

    李德邻笑了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自己也有,何必苛求别人一定要将秘密都告诉他呢?

    “这药您的按照过去的量减半吃,这是唐院长吩咐的,这药虽然好,但吃多了也不好,等您的身体彻底康复了,这些药其实就可以不吃了。”

    “我知道了,你这是要走吗?”看到冷锋站起来,李德邻问道。

    “嗯,我要走了,改天再来看您。”冷锋拿起桌上的军帽,戴上之后,“李叔,您早点儿休息。”

    “雪村,替我送一下国光。”李德邻吩咐一声。

    “冷长官,您请!”黄雪村闻声进来。

    “雪村兄客气了。”

    车上。

    “军座,咱们现在回去吗?”豹子将车发动,问道。

    “去一趟野战医院。”冷锋吩咐道。

    “是。”

    “哥,你来了?”

    “我来看看,你们唐院长呢?”冷锋直接去了病房,看到冷月还在护士站忙着呢,上千招呼一声。

    “静姐在手术室,今天有个危重的伤员,刚转过来的,正在手术。”冷月道。

    “你怎么没跟她一起?”

    “我昨天值夜班,白天休息,这个星期我都不跟手术。”冷月解释道。

    “辛苦了,我去特护病房,你给我弄一套白大褂过来。”冷锋吩咐一声。

    “哥,这特护病房的病人到底什么来头,您还的穿白大褂去见他?”冷月好奇的问道。

    “好奇心害死猫,哥的事儿,你不要多管,保密知道吗?”

    “知道,你妹妹我这点儿觉悟还是有的。”冷月拍着胸.脯保证道,“哥,你跟我来吧,去我的休息室。”

    “你们两个去实验室门口候着,我一会儿过去。”冷锋吩咐豹子和小夏一声。

    “王先生,今天的气色好多了,晚饭还合您口味吧?”

    “我怕这医院住下去,就不想走了。”王重穿着病号服,一只脚支起来,斜躺在病床上,手里翻看着一张报纸说道。

    不用说,听脚步声他就知道是谁来了。

    “不想走,就不走呗,你就屈就一下,我给你一个旅长当当?”冷锋笑呵呵的走了过去道。

    “不干。”

    “嫌官儿太小?”

    “哼!”

    “也是,你要是过来的话,就算胡寿山也得让位。”冷锋点了点头,凭他的身份和地位,计算把胡寿山的军团长给他干,那真是没什么说的。

    “你来看我,准没好事。”

    “这一回你可猜错了,我是来向你请教的。”冷锋认真的道。

    “说吧,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别说的那么难听好不好,好歹我们现在也是老朋友了。”冷锋讪讪一笑道。

    “我不知道你给胡公灌了什么迷魂汤,他居然如此相信你,哼。”王重重重的哼了一声。

    “我人品好。”

    “切!”王重不屑的笑了一声。

    “行了,你吃我,用我的,还跟我这儿来劲了,我敬你是老学长,才不跟你一般计较。”

    “有你这么尊敬人的吗?”

    “跟我说说你们那边减租减息的事儿?”冷锋抛出一个话题。

    “你胆子不小嘛!”王重放下手中的报纸,郑重的朝冷锋望去。

    “这个你们最有经验,得向你们学习。”

    “什么你们,我们的,这话我不爱听。”王重哼哼一声。

    “你说不说?”

    “就你这求人的态度?”

    “行,本来我还想找你借点儿人手的,看你这态度,肯定是不愿意借了?”冷锋站起来道。

    “借人,你借人想干什么?”王重一脸严肃的问道。

    “在豫北推行土改,不现实,但减租减息还是能够做到的,我想推行二五减租,减低工商税负,取消不合理的税收,我手下的兵做打手可以,可这经济改革可没有人,你们不时有工作队什么的,借我几个。”冷锋道。

    “你还不还?”

    “这人又不是货物,我还能把他们咋的?”冷锋道。

    “这事儿不小,你就不能消停点儿?”

    “我走,你们的人留下,干不干?”冷锋认真的盯着王重说道。

    “你这个人,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无耻呢?”

    “你不喜欢我的无耻吗?”

    “你真敢这么干,不怕老蒋扒了你的皮?”王重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开口问道。

    “你在背后这么说校长的坏话,万一传到他耳朵里,那可就不好了。”冷锋嘿嘿一笑道。

    “你得让我出去,我在医院可干不了事儿?”

    “出去可以,小心点儿,军统方面的人我还能控制,中统方面就难说了,过两天,党部就要挂牌成立了,这事儿我插手不了。”冷锋提醒道。

    “没事儿,我跟他们也不是一天打交道,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你也别担心,这里还是我的地盘儿,党部的那些人我这里是龙都得给我盘着,要是惹急了我,我也是会杀人的。”冷锋道。

    “走吧,走吧,看见你就心烦。”王重开始往外撵人。

    “还有,那个姜平……”

    “知道了,这都什么破事儿,我给你解决,回头找个由头让他去抗大学习去。”王重迫不及待的冲冷锋挥手。

    冷锋满意的点了点头。

    实验室内,唐静带的几个年轻的学生还在做实验,观测培养皿里的菌种的情况,冷锋进来后,随意的看了一下。

    他就是来了解进度的,这些学生都不认识他,只是知道他是唐静请来的专家教授,每次进来都是戴着口罩的。

    青霉素菌种培养的进展还是令人满意的,下一步就可以加快工作进度了。

    “唐老师,您来了……”

    “几点了,你们都没吃饭吧,赶紧去吃饭去。”唐静带着浓浓疲倦的声音出现在实验室内。

    学生们一个个都收拾东西出去了。

    “来之前也不说一声,我今天刚好有一个手术,一个下午都在手术台上了。”唐静脸色很不好,手术台上站了七八个小时,( .)手术完了后,人几乎都脱力了。

    “什么手术,这么长时间?”

    “子弹击中肝脏,引发腔内大出血,器官衰竭,差点儿就死在手术台上了,现在手术虽然完成了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的意志力了。”

    “你已经做到了你能做的,喝杯水吧,我加点儿葡萄糖。”冷锋递过了一杯温水。

    “谢谢!”唐静喝了两大口之后,脸色稍微的好了一些。

    “你也没吃饭吧?”

    “嗯。”

    “我让小夏去食堂打点儿饭菜过来,我也没吃。”冷锋道。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