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一十九章:黄金24小时
    巫小云从汉口市政府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

    南京大屠杀摄影展,蒋委员长莅临参观,随行还有众多党国的要员,演讲中突发枪击案……

    各大报社的记者闻风而动,汉口市政府,万国展览馆,甚至是汉口警备司令部的门口都有人蹲守。

    武汉三镇情绪似乎变得躁动起来。

    搅动风云的大屠杀影展不仅仅在武汉三镇掀起对日·本侵略者的控诉,中国老百姓的愤怒的情绪已经被点燃了。

    在华的使领馆也纷纷的给国内发出消息,日·本军队这种反人道的做法,应该是被国际社会谴责的,而很多国家现在还跟日·本做着贸易,钢铁,石油还有橡胶等等战略物资源源不断的运送到日·本。

    支持这样一个邪恶的国家,这是对全人类的普世价值观的一个挑战。

    可以想象,接下来日·本政府将会面临多么巨大的外交压力,日军肆无忌惮的屠杀,滥杀,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麻烦了。

    毫无疑问,这一次有人要倒霉了。

    “巫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能够完全对的上号的。”巫小云从市政府后门离开的,大门前已经被记者的长枪短炮给堵死了。

    案件还在侦破阶段,巫小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应付记者提问这种无聊的事情中。

    “嗯。”巫小云点了点头,这件案子不是单纯的刺杀,背后有着复杂的动机,只能说,策划者和实施者正好撞上这么一个“天赐良机”。

    “冷长官从新乡发来急电,您看一下。”

    巫小云从丁梦雨手中接过电文,在灯光下,仔细的浏览了一遍,脸上的那一丝焦虑迅速的消失了。

    这个时候,她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刚才在市政府,市长吴国祯已经给她下了死命令了,三天之内破案。

    虽然是不是上面有人给他施加压力,这个案子要是不破的话,她巫小云在武汉三镇打下来的“威名”就彻底的丧失了。

    大名鼎鼎的“母夜叉”(也有人称之为:玉罗刹)就成了一个笑话了。

    “巫处,万国展览馆馆长比德弗先生求见。”

    “请他进来!”

    一个四十多岁,典型欧洲面孔的男子被带到巫小云面前。

    “巫处长,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们的蒋委员长差一点儿中枪,展览明天还继续吗?”比德弗问道。

    “当然,我们已经包下整个万国展览馆一个星期,一定会展出到最后一分钟的。”巫小云道。

    “好吧,可来看展览的人太多了,展馆的公共服务设施根本跟不上,我想巫小姐你明白我的意思……”

    “比德弗馆长想要趁火打劫?”

    “不,不,巫小姐不要说的这么难听,你们中国人在南京的遭遇我是非常同情的,可我们展览馆是一个盈利的机构,所以……”

    “你想加多少?”

    “三成,时间不变,租金涨三成!”

    “好,比德弗先生是个痛快人,租金降低三成,就这么定了!”巫小云露出一个冷冷的微笑。

    “巫小姐,是涨不是降?”

    “以我们这个展览现在的轰动效应,我就是从你们展览馆撤出去,有的是展馆愿意给我们腾出场地来,价钱至少比你这里便宜一半儿。”

    “不,不,你这是威胁我,可只有我们有足够的场地,还有优质的服务……”

    “我差点儿忘了,我关顾着检查枪击案是在场的参观人员,却忘记展馆内的工作人员了,枪手能够如此迅速的隐匿自己,肯定熟悉展馆内的情况,否则,他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躲过我们的甄别呢?”巫小云道。

    “巫小姐,你什么意思?”比德弗一丝惊慌道。

    “我现在怀疑,枪击案的枪手跟即便不是你们展馆内的工作人员,也一定跟你们有一定关系,如此熟悉展馆内部构造的,也只有你们的人了。”

    “荒谬,诬陷,你们这纯属诬陷……”

    “查一下,当初建造万国展览馆有没有日·本人掺和其中?”

    “有。”丁梦雨几乎没有想,就脱口回答了这个问题。

    “顺着这条线查下去。”

    “是!”

    现在的巫小云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尤其是跟日·本人有关的线索,冷锋的命令中已经说的非常明确,不管是什么人干的,这事儿的幕后指使只能是日·本人。

    当然,就表面证据看,也是日·本人的嫌疑是最大的。

    “比德弗馆长,这里是枪击案的第一现场,按照警察办案的规矩,一天不破案,现场就不允许破坏,我可以下令撤走所有展览,但也可以封了展览馆,你选择哪一个?”

    “你,你不能这么做。”

    “可这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力,你们西方人不是非常**律的吗?”

    “好,我可以不涨价,但你不能够封展览馆,还有不能够撤走展览。”比德弗妥协道。

    巫小云摇了摇头。

    “好,我给你们降一成!”

    巫小云不为所动。

    “两成,两成总可以吧?”比德弗脸很难看道,“再多就超出我的权限范围了?”

    “梦雨,收拾一下,联系别的展馆,我们连夜搬家……”

    “三成,三成就三成!”比德弗急了,早知道就不贪心了,这下好了,价没涨成,还降了三成,这委屈找谁说去?

    “今天展馆上班所有的人都给我叫来,还有他们的履历资料。”巫小云命令道。

    “巫小姐,这不妥吧,枪击案跟我们展馆没有任何关系?”

    “那比德弗馆长解释一下,枪手的衣服、鞋子还有武器怎么会出现在展馆的二楼的卫生间内,我们的展览只在一楼,二楼以上除了我们的人之外,就只有展馆的工作人员,你说该不该查?”

    “那就没有可能是你们的人?”

    “我们的人我们会查的,但展馆的人也必须要查,如果你不配合的话,那就只有带回警察局了,到了那里可就不一样了。”

    “好吧,可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我的员工已经下班了。”

    “下班,谁让他们离开的?”巫小云脸色一寒。

    “巫处,一个都没走,都让麻队下令扣下来了。”丁梦雨连忙解释道。

    比德弗脸色一黑。

    “查,不管是谁,一查到底。”巫小云命令道,“人手不够,找军统借人,戴雨农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是。”

    军统的人不但借来了,连戴雨农自给儿也过来了。

    “老先生没过江,估计是打算等咱们这边的消息呢。”戴雨农带了有关老蒋的最新的消息。

    “发脾气了?”

    “这到没有,这事儿已经闹到国际上了,现在各国都发来电报,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戴雨农道,“夫人和宋部长也都从美国发来慰问电报。”

    巫小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这事儿,你给冷国光去电了没有,他怎么说?”

    “他说,这事儿只有日·本人能干得出来,而且也是有先例的。”巫小云当然不可能对戴雨农实话实说了。

    “有道理,可怎么才能坐实呢?”戴雨农点了点头,直接问道。

    巫小云微微露出一丝惊讶,戴雨农这话里是什么意思,他似乎并没有找到真正元凶的意思,反而是想把这件案子直接往日·本人身上套。

    这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老蒋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这是老蒋的意思,这事儿就好办多了。

    “我怀疑有人内外勾结。”

    “什么,我们内部的人?”戴雨农现在被内鬼弄怕了,简直有一种风声鹤唳的感觉,日·本人在国府核心部门安插间谍,这已经是人所皆知的事情了,虽然挖出一批来,可还有没有隐藏的更深的,那谁都说不准。

    “不是,我怀疑是展馆中有人跟杀手勾结,甚至有可能杀手就是展馆内的工作人员。”巫小云道。

    听到这个,戴雨农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就好办多了,集中起来搞甄别,我们有的是手段。”戴雨农很随意的说道,这种工作军统方面经验多,非常擅长。

    “戴老板,这件案子我希望你们军统不要插手。”巫小云道,“当然,我知道我人手不够,从你那儿借调一些人手,只当是我欠你一个人情?”

    “好。”戴雨农考虑了一下,答应下来,且不说巫小云自己的背景,就是看在冷锋的面子上,他也不能不答应巫小云的条件。

    这个人情不论是巫小云日后亲自还,还是冷锋给他一个交代,他都不吃亏,这件案子背景复杂,他不插手,倒还轻松了。

    “我给你调些预审的高手过来,怎么样?”

    “那就多谢了。”

    参观的民众,留下资料,甄别完了,自然就放回去了,就算有疑点的,没有直接证据,也只能先扣押。

    “巫处,您吃点儿东西吧,从中午到现在,您可是一点儿东西都没吃。”

    “我不饿,放那儿吧,等我饿了再吃。”巫小云没有半点儿食欲,对丁梦雨亲自出去买回来的吃食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案情分析会。

    “巫处,根据我们在现场找到的弹头和弹壳比对,证实了,就是我们在二楼洗手间内找到的那把毛瑟手枪开的,做了火药残留比对,是同一颗子弹,弹头的上的血迹血型也跟麻队长一样。”宋云峰也加入了案件调查小组,负责法医这一块儿。

    “看来行凶的手枪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巫小云点了点头。

    “从我右肩伤口的位置和角度,我们做了一次案件重演,除了,我看到的有关杀手的特征之外,我们通过弹道模型分析,得出一个结论,开枪的人是在麻五队长的右后侧五米左右,身高在一米六左右。”

    “现场周围的人群走访了吗?”

    “问过几个目击者,但都说当时只顾着听委员长的演讲,没有留意到,只有听到枪声响了之后才惊觉了。”

    “没有一个人看到杀手吗?”巫小云微微皱眉。

    “现场人很多,场面一时间失控,就算有人看到了,估计也不会说出来的。”负责甄别的预审员段武铭解释道。

    “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线索,可有怀疑对象?”

    “有七八个!”

    “七八个,这么多?”

    “这只是我们粗略甄别得出来的,如果有更多的线索的话,可以缩小范围。”麻五是带伤参加的案情分析会,这个时候,也只有自己人才能够信任。

    “展馆工作人员可有怀疑的对象?”

    “有两个人,一个是馆长助理,叫孟旭,今年二十八岁,曾经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三五年回国,现在武汉的一所中学教化学,今年年初才到展馆应聘当上了馆长助理,事发的时候,没有人看到他,他自己解释说,那个时候肚子疼,就在卫生间内。”

    “二楼有几个卫生间?”

    “两个,确切的说三个!”一名调查员站起来道,“一个是员工的卫生间,一个是参观者的公共卫生间,还有一个就是馆长的办公室内有一个小卫生间,他说他是在馆长办公室的小卫生间。”

    “发现衣服和枪的是那个卫生间?”

    “公共卫生间。”

    巫小云点了点头,问道:“还有一个是谁?”

    “潘晓雨,22岁,河北人,喜欢用茉莉花花香的香皂,皮肤白皙,身高162公分,这些特征都十分符合我们要找杀手的特征。”

    “这个潘晓雨是做什么的?”

    “展览馆的档案室保管员。”

    “一个年轻的姑娘怎么会愿意窝在档案室那种地方,这可有点儿不太正常。”宋云峰道。

    “这个潘晓雨长的并不算漂亮,就是皮肤白了点儿,还有她不善跟人交往,总是一个人待在档案室,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每天上班,下班,除了吃饭的时候去食堂,其他时间都在她的档案室。”

    “档案室搜查了吗?”

    “已经搜过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潘晓雨管理的档案室井井有条,无一错漏。”

    “你们怎么看这两个人?”

    “我认为孟旭身上的怀疑更大一些,没有人证明那段时间他在馆长办公室的卫生间内,这就是最大的疑点。”麻五道。

    “这个潘晓雨倒是十分符合我们要找的杀手特征,几乎是全部对上了。”宋云峰说道。

    “档案室是不是离公共卫生间更近一些?”巫小云突然问道。

    “巫处这个也知道?”负责调查潘晓雨的调查员惊讶道。

    “巫处,潘晓雨嫌疑重大,我建议马上提审潘晓雨!”一名从军统那边借调过来的得力干将建议道。

    “那个孟旭的嫌疑似乎更大……”

    “不,我们办案要讲究证据,潘晓雨虽然符合我们的怀疑对象,但现在也只是怀疑,我们还有其他怀疑对象,把人都放了,暗中监视。”巫小云摇了摇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