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章:大海捞针
    “云姐,潘晓雨的身份……”

    “真的是那边的?”巫小云蹙了一下眉毛,很显然,刚才宋云峰给她使眼色,她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一颗闲子儿,谁也没想到会暴露了。”宋云峰嘿嘿一笑。

    “这事儿可非同小可,到底怎么回事儿?”巫小云严肃的问道。

    “这个潘晓雨……”

    “那边的人真是厉害,这都能见缝插针,不用说,这又是那位的手笔吧?”巫小云撇了一下嘴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那边把这个消息一给我,我马上就赶过来了。”宋云峰解释道。

    “看来这件案子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那个孟旭看上去虽然有嫌疑,但嫌疑不是最大的,可这个潘晓雨,诸多证据都指向了她,你去见一下这个女孩子,观察一下她的反应。”巫小云道。

    “云姐打算怎么做?”

    “先观察一下她的反应,然后找人保释,让她先回去。”巫小云道。

    “找谁保释,我们调查过她的社会关系,除了房东之外,仅有几个同学还都相继离开武汉去了云南、重庆等地。”宋云峰道,“她父母都在老家,在武汉可以说是举目无亲。”

    “让她的房东来保释!”巫小云想了一下,缓缓道。

    “好吧,我来联系。”

    “你最好向胡公确认一下,这个潘晓雨有没有涉案,如果确实没有,那这里面问题就大了。”巫小云道。

    “我知道,放心吧。”宋云峰领了任务去了。

    巫小云从未感觉到一件枪击案会如此的棘手,当然了,刺杀领袖,这样的案子肯定小不了,其中必定非常难破,这是肯定的。

    “巫处,戴局长电话。”

    “接过来!”

    “巫处,我戴雨农,听说你们已经有怀疑对象了,需要我派刑讯专家吗?”戴雨农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戴局长信不过我巫小云?”

    “不,不,巫处长别误会,这么大的案子,上下都盯着呢,限时破案,我这不是怕你人手不够?”戴雨农道。

    “我的人手够了,甄别工作也快结束了,借你的人也可以回去了,另外,我给他们了借调津贴,每个人二十块大洋!”巫道。

    “巫处,这不是钱的事儿……”

    “戴局长,我没时间跟你讲电话,破案的黄金时间是案后24小时,你有时间还是琢磨如何加强委员长的安全防卫工作吧。”

    电话那头“嘟嘟……”的声音传来,显然巫小云已经将他的电话挂了。

    “戴老板,这巫?”秘书主任毛齐五小声的问道。

    “什么都没说,直接就给我挂了。”戴雨农有些郁闷的说道。

    “她敢挂您的电话?”

    “她是夫人的干女儿,又是冷国光的女人,你觉得她没有这个资本?”戴雨农哼哼一声道。

    毛齐五不吱声了,凡是跟夫人扯上关系,那都得慎重,委员长有时候也得听夫人的。

    “把咱们的人撤回来吧,这案子咱们不掺和了。”戴雨农坐下来,闭上眼睛微微一抬手吩咐道。

    “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找到的有用线索越来越少,虽然有怀疑对象,可都没有直接的指向性。

    即便是潘晓雨,也只能说她符合杀手的特征,但符合特征不等于就是杀手,至少,现在没有一条完整的证据链。

    就凭她的身上的某些特征,还有她的保管室距离二楼的公共卫生间近,就有作案的时间吗?

    那个公共卫生间是谁都可以去的,而潘晓雨都是把自己关在保管室内,根本不管外面的事情。

    而在枪声响起之后,她第一反应居然是锁紧了保管室的门,没有跑出去看一下,因此,她自己都不知道,距离她不远的公共卫生间有没有人出入。

    如果她能看见人,或许还能提供线索,可现在她什么都帮不了。

    如果她跟这件事无关,那真是无辜了,有人陷害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到没什么,关键她居然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真不知道是凶手蓄意谋划,还是瞎猫撞了死耗子。

    “衣服和鞋子的来源查到了吗?”

    “衣服很普通,没有任何标识,布料也是最便宜的那种,颜色也很大众化,基本上属于便宜货,大街上遍地都是,鞋子是42码,也是很普通的布鞋,没什么特征。”

    “这不是一次有预谋的刺杀,或者说这只是临时策划,那么杀手想要伪装的话,一定是在展馆附近弄到这些东西,从我们接到电话,委员长要来参观大屠杀影展就开始控制人流进出,街上也开始加强管制和戒严,这其中不过一个小时左右,正常人参观完大概需要一刻钟左右,而委员长他们进入展馆后,我们便直接封了进口,这么说来,杀手要么早就在展馆内,要么就是前十五分钟自半个小时内进入的。”

    “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也许人家早就在等待这个机会,机会来了,就付诸实施,之前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了呢?”

    “这也太巧合了吧?”

    “我们准备这次大屠杀展览的时间不短了吧,这并不是什么机密,想要知道话,不难。”巫小云道。

    “您这么一说,这就更加如同大海捞针了。”

    “应该还有什么我们没有想漏掉的线索,大家在想想,集思广益。”巫小云给众人打气道。

    “巫处,照片,蒋委员长演讲的时候,不是有记者拍照吗,不仅仅是对蒋委员长拍照,他们也对下面的人拍了照片……”

    “马上把现场的记者名单找出来,将所有现场拍摄的胶卷带回来!”巫小云眼睛一亮,从这里面找人,可比大海捞针容易多了。

    “是!”

    原本陷入僵局的调查一下子有了新的方向,也不管这个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反正今天的晚上,估计那些记者和报社都睡不着觉,白天生这么大的新闻,还不是连夜写稿子,排版,审查,等着印刷。

    不过明天的报纸头版头条不那么容易上的,有关南京大屠杀影展还有枪击案,凡是重要的大报纸,头版内容都是需要审查的,重要的刊头事需要侍从室签字才能够刊的。

    侍从室二处有时候就有这方面的任务,如果拿不准的话,陈布磊会亲自审核,陈布磊拿不准的,那就只有请示老蒋了。

    毫无疑问,明天的报纸头版头条都是围绕南京大屠杀影展和枪击案而来,虽然大屠杀影展影响更大,但枪击案更刺激人的眼球。

    所以,很多报纸都把“枪击案”放在了头版头条。

    而且诸多推论和猜测都出来了。

    就连国府里面的某些人似乎也掺和进来了,谁都有自己的观点,但都一致认为,这不是一起普通的枪击案。

    分明是有预谋的,而且幕后黑手未必就是蒋委员长在演讲中说的“日·本”人所为。

    日·本人虽然很想杀了老蒋,这样国民政府就群龙无了,征服中国就变得容易多了,可在这个时候刺激国民政府,无疑是不理智的行为。

    尤其是揭露了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后,日·本政府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声誉那是断崖式下跌,这个时候再搞刺杀,无疑是雪上加霜。

    除非是日·本政府疯了,才会干这样的事情。

    这听起来有点儿道理,可是也站不住脚,日·本政府要是能有那么大掌控能力,就不会被日·本6军牵着鼻子走了。

    也许日·本政府方面没有这样的想法,可止不住下面的军人胡来呢?

    这事儿生在日军身上太多了。

    不管是不是日·本政府还是日·本6军的单独行为,那还不是“日·本”人干的吗,难道干了之后说这不是我们的本意,就可以不承认吗?

    还有人认为这是一起阴谋,什么人干的呢,gd,这似乎又不好人挺喜欢这个结论的,但这似乎更站不住脚,为了杀一个老蒋,就把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的形象都不要了,是gd傻呢,还是弄出这个推论的人脑子进水了呢?

    老蒋当然把gd当成是心腹大患,可用这件事给gd身上泼脏水,那还真是没有什么说服力。

    其一,案子还没有侦破,没有足够的证据,是不行的,即便是他想这么干,可眼下这个战局,这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谁最希望看到,自然是日·本人了,日军最希望看到中国内乱,那样他们就更容易侵略了。

    其二,gd不搞暗杀,只有再一种情况下,那就是清除叛徒的时候,可能会使一些激烈的手段。

    他认识的gd人都是有理想主义的,他们不屑于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达成目的,他们坚持自己的信念,这一点是许多gmd人做不到的。

    这个时候,如果非要在这件案子上做手脚,那将会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而他枪击生之后的那一番慷慨激昂的话也就沦为笑柄。

    这些人简直就是用心险恶,表面上是“反.共”,实际上还是冲着他来的。

    老蒋想通了这一点,他立刻明白,自己决不能上这个当,否则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形象就会受损。

    “这个时候还有人唯恐天下不乱,这样人是要诛心的,要统一口径,在案件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日·本人是最大的疑凶。”老蒋直接给案子定调了。

    “可现在并无直接证据证明有日·本间谍参与了这次枪击的案件?”何敬之站出来辩解一声。

    “现在没有,以后就没有吗?”老蒋瞪了何敬之一眼,想起一些过往,愤怒道,“有人现在想挑起内斗,包藏祸心,其心可诛!”

    “是,委员长训斥的是。”何敬之脸红一阵,白一阵的,这个有的人,分明是在说他,只不过没有明说而已。

    “这件案子谁在负责调查?”

    “是汉口警备司令部督察处和汉口警察局联合督办的。”

    “是谁领的头?”

    “是汉口警备司令部督察处的巫小云处长,也是大屠杀展览幕后策划人。”林伟小心翼翼的禀告道。

    “嗯,巫小云临危不乱,处置果断,又是在她的管辖区内,由她牵头调查,非常合适,各部门都要予以配合。”老蒋道。

    “是不是成立一个联合专案组,配合和协调各部门的调查工作?”

    “不用,一个小小的枪击案,我又没事,不需要劳师动众,抓紧破案就是了,人多了就能破案吗?”老蒋心情很不好,捎带着看下面人一个个都不太顺眼。

    “总裁,枪击案生之后,汪副总裁和夫人……”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