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二十三章:大特务顾锡朋
    “云姐,这个人背景很复杂,传说他除了背靠徐恩曾之外,还深的二陈的欢喜,连蒋委员长都对他十分信任。”

    “巫处,他会不会是来接手咱们这个案子的?”

    “接手我们的案子,凭什么?”麻五怒道。

    “这个人看上去沉默寡言,实际心狠手辣,民国24年刺汪案中,他仅仅用了一个星期就破了案,提蒋委员长洗刷了嫌疑,从此平步青云,深的器重,这个人离开过中统一阵子,后来徐恩曾荣升交通部政治次长之后,将其调回中统,应该是还想遥控中统,秘书长朱家骅兼任中统局长后,这两人一直争权夺利,朱家骅几乎不去中统上班,基本上现在的中统就是这位顾秘书在当家。”

    “请他去我的办公室,你们继续做你们的事情,注意保密纪律。”巫小云交代了一声,从会议室起身离开。

    “是!”

    “顾秘书,请进。”

    这一声“顾秘书”令顾锡朋嘴角微微的抽动了一下,在中统,只有朱家骅敢用“秘书”称唿他,其他的人都得恭敬的叫一声“顾老板”或者“顾副局长”。

    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当着他的面,直接叫自己“秘书”,这要是再中统内,早就不知道被弄到那个犄角旮旯去了。

    “怎么,你们巫处长不会连规矩都不懂吧?”

    丁梦雨一下子愣在当场,不明白顾锡朋为何站在门口不走了,而她此时此刻已经推开巫小云的办公室的门。

    “顾秘书,我巫小云的门,不是你想进就可以进的,梦雨,送客!”巫小云毫不客气的直接下达逐客令。

    顾锡朋脸色微微一变,他没想到巫小云会对自己的态度如此的强硬,简直就是半点儿面皮都不给。

    “巫小云,我奉命来接管枪击案,从现在起,所有参与办案的人员都归我管,卷宗我也要带走!”

    顾锡朋愣了一下,但还是抬脚走了进去,面对巫小云,冷冷的命令道。

    巫小云一伸手,道:“拿来?”

    “什么?”

    “委员长的手令呀?”巫小云冷冷的道,“什么都没有,就凭你一张嘴就想要接管我手里的案子,你是谁呀?”

    “巫小云,你大胆,我是奉了陈部长的命令来接管枪击案的。”

    “哪个陈部长,是军政部的陈辞修部长,还是中央党部的陈部长?”

    “当然是中央党部的陈部长了,巫小云,你明知故问。”顾锡朋严厉的指着巫小云呵斥道。

    “我这是汉口警备司令部督察处,我的直属上级应该是武汉卫戍司令部,陈辞修部长兼任武汉卫戍司令部司令长官,他的命令我还得遵循,至于中央党部,好像管不到吧?”巫小云冷蔑的道。

    “巫小云,你敢违抗上峰指令?”

    “顾锡朋,别再这里跟我指手画脚的,比资,我巫小云十三岁就进军统,论辈分,你在我面前还得叫一声前辈,比军衔,你不过也是实授的上校,我也是,在我的地方,吆五喝六的,你算什么东西!”

    顾锡朋这辈子被人指着鼻子骂的次数可不多,尤其是被一个小女子,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掏出一封陈祖焘亲笔签署的命令,一巴掌拍在巫小云面前的办公桌上。

    “看清楚了,这是陈部长亲笔签署的命令,枪击案从现在开始,由我中统接手调查!”顾锡朋雷霆怒火道。

    巫小云拿起桌上的命令,瞄了一眼,慢条斯理的折叠起来,放到自己的口袋里:“你们中统的手伸的也太长了,正好找不到证据,证据就送上门来了。”

    顾锡朋脸色微微一变,忽然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可那封陈祖焘亲笔签署的命令已经被巫小云收走了。

    “巫小云,你想干什么?”

    “枪击案由我调查,是蒋委员长亲口下的命令,你们中统想干什么,抢班夺权?”巫小云冷笑一声。

    中统想要干什么,巫小云也能猜到三分,但是她没想到这些人会这么不要脸,以为抬上陈祖焘的牌子,自己就会乖乖屈服?

    之前她就没怕过,只是势孤力单,无力抗衡,只能选择逃避的方式,可骨子里她并不是就这样认命的。

    现在不同了,天塌下来有人顶着,就算没有蒋夫人的关系,谁又敢动她试试?

    “巫小云,你这是污蔑,胡说八道。”

    “顾锡朋,你干的那些下三滥的事儿,我巫小云都在心里记着呢,这些年你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每天晚上你都能睡得着觉吗?”

    “巫小云,你……”顾锡朋脸色一白,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我现在桌上这部电话直接可以要到委员长侍从室,要不要打个电话请示一下委员长?”巫小云手一指桌上的保密电话问道。

    顾锡朋额头上的汗珠滚落下来,虽然有陈祖焘(果夫兄)的手令,可是中统想要接管枪击案,明显不可能是老蒋的意思,而是陈祖焘私下里想利用这件案子搞事情。

    心想着,一个小小的汉口警备司令部督察处,跟他的地位和级别差了十万八千里了,就算巫小云跟蒋夫人有那么一点儿“母女”情分,可毕竟不是亲生的,能有多少都说不清楚。

    而且老蒋跟“冷锋”这个学生的关系,陈祖焘很清楚,很纠结,很矛盾,既重用,但也防备。

    一个年轻冲动的毛头小子,不就是有点儿战功,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陈祖焘并没有将冷锋放在眼里,自然也就没有把巫小云一个小丫头片子放在眼里了,手握中央党部大权,不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

    谁能想到一个小女人如此的不识相,敢跟中统以及中统背后的中央党部扳手腕呢?

    “顾秘书,是我请你走,还是你自己走?”巫小云直接就不客气的下逐客令了,还把“秘书”两个字说的特别的重。

    顾锡朋知道,自己再留下来,那就是自取其辱了,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儿,中统再厉害,他一个人也不敢在人家的老巢里撒野。

    “巫小云,你等着。”

    “我等着呢。”巫小云冷哼一声,对顾锡朋的威胁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儿,这种人,也就是那些拿不上台面的下三滥的东西了。

    没有人相送,顾锡朋志得意满的而来,结果是灰头土脸而去,简直大丢面子。

    回到中统,越想越不甘心的顾锡朋驱车去了中央党部。

    “顾锡朋,不是去接管枪击案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陈祖焘听了秘书的禀告,有些惊讶的放下手中的文件。

    “看样子好像不太顺利。”

    “让他进来吧。”陈祖焘想了一下,人是他派出去的,不见是不行的。

    “是!”

    “陈部长,您得给我做主呀,这巫小云太嚣张跋扈了,我去接管案子,她不但不同意,还把我给臭骂了一顿,我说这是部长您的命令,她是一点儿都不听,根本就没有把您放在眼里。”

    “你提我了?”陈祖焘眼中闪过一丝骇然的光芒。

    “是,我不但提您了,还把您的手令给她看了,这巫小云太没有尊卑了,不但说这件案子咱们中央党部没资格管,还把您的手令给抢走了。”

    “混账,谁给她的胆子这么做的?”陈祖焘无比愤怒的一拍桌子。

    “这巫小云的背后可是那位现在红的发紫的新一军军长冷国光,还有,军统那边跟他们也走的非常近,这件案子,军统都派人参加了,我们凭什么不能参与呢?”顾锡朋在里面拱火。

    “哼,这个巫小云太不像话了,她一个小小的督察处处长,就敢如此违抗上峰的命令,此风绝不可涨!”陈祖焘拿起桌上的电话机,忽然想到,巫小云根本不是他中央党部的下属,再者,他让顾锡朋过去接管案子,只不过是想先造成既定事实,然后顺势的把这个案子弄到自己手里,因此顾锡朋去的时候,也没有大张旗鼓。

    这要是闹得所有人都知道的话,你老蒋也就知道了,老蒋在这个案子上可没有任何表示说要撤换巫小云的调查主体资格。

    这事儿是不能往上面捅的。

    “锡朋,你去人家哪里,有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

    “没有呀,部长,我就是去接管案子的,还能说什么?”顾锡朋一呆,这陈部长的话风怎么突然变了呢?

    “这样,你先回去,这件事我来处理,会局里等我的电话。”

    顾锡朋点了点头,他是了解陈祖焘的,这不是个好好先生,巫小云这是等于落了他的面子,就凭陈祖焘现在的地位和权势,能吞下这口气?

    汉口警备司令部督察处。

    “巫处,这顾锡朋来势汹汹,怕不会善罢甘休,咱们不得不防?”

    “防小人,不防君子,这个顾锡朋就是一个小人,在南京的时候,我就听说过他的不少传言。”麻五恨声说道。

    “给军统方面透个风,把顾锡朋这件事透露给他们,只要你能传到戴雨农的耳朵里就行了。”巫小云吩咐一声。

    “军统和中统是冤家对头,不过,戴雨农能给咱们当枪使吗?”

    “虽然是被我们利用了,可如果戴雨农不傻,就算不是为我们,为他,为军统,他也会把事情捅上去的。”巫小云道,军统和中统那点儿破事儿,其实就是老蒋故意的让两拨人斗呢。

    这老蒋用人,处处都透着平衡之术呢,中统和军统团结成一家了,估计他就听不到下面真实的情况了。

    有时候也不能说两家恶斗就没有坏处,也有积极意义的。

    “明白了!”

    果然,消息才透露出去不到十分钟,戴雨农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当然,这不是他本人打的,是主任秘书毛齐五代他打的。

    问了一下情况后,就挂了电话。

    戴雨农也不是傻蛋,他的搞清楚事情的真假,别没把对手弄臭了,自己却惹了一声骚,还摘不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