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夜草
    战馆之行很顺利,下午的时候战馆的一级服务区基本没有什么客人,张铁就一个人在战馆的训练区玩着那些在学校里见都见不到的训练器械,一边慢慢恢复着体力,有好几次,张铁都想在那些测试身体指标的器械上看看自己现在的水平,看看和格力斯到底还有多大的差距,但都强忍了下来,因为他不知道现在就暴露自己一级战兵的实力,让自己太显眼会不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意外的麻烦,特别是昨晚自己还杀了人,被卷进一个超级大的麻烦之中。这个时候,能低调一点就低调一点,老爸告诉自己的那句充满哲理的东方谚语是怎么说的——出头的椽子先烂。格力斯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张铁可不想步入格力斯的后尘,而且张铁举得自己身上的秘密太多,关于自己的实力,能多隐藏一阵就多隐藏一阵,这对自己有好处!

    上帝创造橄榄树用了一万年,而一颗豆芽菜一个星期就走完了它的一生。

    我要做橄榄树——张铁对自己说道。

    而因为整个下午都在战馆的缘故,张铁晚上的时候居然在战馆里混了一顿员工的工作餐,像铁荆棘战馆这样的地方,即使是普通的员工工作餐,那对张铁来说也实在太丰盛了一点,简直比中午在学校吃的还好。

    一不小心,张铁就发现——一天三顿都有肉吃——这个自己小时候的关于生活的卑微理想,居然在自己离开学校的最后一天全部实现了。今天从早到晚的三顿饭,真的差不多都算有肉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张铁觉得似乎是自己转运的时候来了。

    在战馆里吃完员工的工作餐,张铁感觉自己又恢复了一点体力,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贝内塔那个臭屁小子终于来了……

    同样是挨揍,可以经历过昨晚那种生死恐怖的张铁发现自己面对贝内塔攻击的时候心态更加的平和起来,以前还有的一点紧张感彻底没有了,无论是大脑还是身体的反应,都更加的灵敏和快速起来,动静之间有了一种更加游刃有余的感觉,这种心灵上的优势,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张铁今天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的劣势,让张铁坚持到了最后仍然没有被揍得昏迷过去。

    又是一番筋疲力尽的搏斗之后,最后无论是作为沙包的张铁还是作为打沙包的贝内塔,最后都累得只能坐在地上喘气了,看着贝内塔的那个臭屁样,张铁不由微微有点佩服起来,先不说这小子的家境和人品如何,只凭这份百折不挠的毅力,张铁就对他这个十二岁的臭屁小子有了些好感,也许,那些富人们的家教并不像自己这些小老百姓想的那样,一个个都穷奢极欲自大愚蠢。在这个时代能成为富人的人,一定有过人的地方。

    “你很不错?”坐在地上,喝着这个臭屁小子丢过来的水,一身大汗的头发完全湿透的张铁诚心夸了他一句,经过几次后,张铁已经知道自己如何把那个该死的头套解开了,他和这个臭屁小子之间,也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点默契。

    “你别想着用几句话讨好我就能让我后面放你一马!”同样满身大汗的贝内塔用大人的神情冷笑了起来,不屑的看了张铁一眼,“这么幼稚的招数,我很早的时候就免疫了,为了让玛丽有一天成为我的女人,我一定会把你踩在脚下的,你只是我人生路上的一块踏脚石,你悲惨的结局早已经注定!”

    妈的!听着这些臭屁的话,张铁瞬间就有一种想暴扁这个小子的冲动,最后张铁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小子一眼,“我下周一就要去参加生存试炼,你会有两个月见不到我了,希望两个月后你的实力可以像你的口才这么犀利!”

    “你可千万不要挂了,你要是挂了我就没法完成与玛丽的约定了!”臭屁小子立刻反唇相讥。

    最后两个人互相狠狠瞪了一眼,就此别过,一直到张铁离开训练室,贝内塔才突然反应过来,想起一件事,咦,怎么这个家伙恢复得比我还要快!

    ……

    离开铁荆棘战馆的时候,张铁没有立刻回家,而是来到了火车站唐德的杂货店,张铁来的时候,唐德正要准备打烊,看到张铁,唐德冷着脸哼了一声,看样子还是对昨天张铁对他的打击耿耿于怀。

    难道老男人特别在意这个!唐德的反应让张铁暗暗有些好笑。

    张铁也没说话,只是帮着唐德推上店铺的门板,和他一起收拾着店里的东西。

    两个人一起把店铺里的门板全部装好,绷着脸绷了半天的唐德正要开口,没想到张铁突然一个拥抱把他紧紧的抱住,一下子让唐德有些措手不及。

    “臭小子,干什么,赶快放开,我对男人可没兴趣!”唐德叫了起来。

    张铁松开了手,认真的看着唐德,诚恳的道,“谢谢你……”

    昨天,要没有唐德送给他的那两样东西,他现在可能早就死了,所以张铁的这声感谢完全真心实意发自肺腑。

    “谢什么,你昨天不是玩得挺高兴么,女人的滋味怎么样啊?”唐德的脸已经有些绷不住,可还是故作冷淡的说道。

    张铁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我现在还是处男呢?”

    “你没去找女人?”唐德好奇的问道,冷漠的面具瞬间崩塌,显出老男人的八卦本色。

    “去了!”张贴老实回答到。

    “没上!”

    “上了一半!”

    “软了?”

    “很硬,非常硬!”

    “那为什么……”

    张铁很不好意思的小声的把自己的问题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唐德这个无良的死胖子就笑得差点在地上打滚,心情彻底好转,最后笑了半天,唐德抹着笑出来的眼泪,拍着张铁的肩膀,“小子,怎么样,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千万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了,怎么样,遭报应了吧!你要是平时能向我请教一下的话,这个问题是可以提早发现的,不至于弄得像现在这样,搞得要参加生存试炼的时候还是一个处男,你要是挂了,那就真正可耻了!”

    “我不会那么容易挂的!”张铁很肯定的说道,张铁这句话透露出来的信心让唐德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这次来就是向你道别,后面两个月你这里我就来不了了!”

    唐德笑了笑,摆了摆手,“其实后面你可以不用来了,生存试炼后,你差不多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你要忙的事情会很多,你在这里能学的东西我已经教给你了,再来的话对你的成长已经没有多少益处了,如果你以后有时间的话,可以来这里坐坐,和我聊聊天就行!”

    ……

    离开唐德的杂货店,张铁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现自己好像长大了不少,那小小的杂货店和第七中学一下子似乎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了,而自己即将要面对的,就是黑炎城高大城墙后面的那个神秘而未知的世界……

    先看看哈克和斯内德这两个家伙到底给自己留下些什么东西吧!

    想到这里,张铁加快了步伐,向着家里跑去……

    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同样有些晚了,推开家门的一瞬间,张铁就闻到了一股鸡汤的香味。

    老妈估计还在生气中,或者也不知道该和张铁说些什么,张铁回来的时候,老妈在房里,只有老爸愁眉苦脸的等着自己。

    “鸡汤在锅里热着,吃完赶快睡觉!”老爸硬邦邦的丢下一句话,自己也消失了。

    家里的气氛似乎有些冷,而张铁的心中却温暖一片。张铁自然知道这鸡汤老妈是为谁才炖的。

    吃的东西都放在锅里热着,稍微喝了一小碗鸡汤,洗漱之后,张铁就回到了小屋。

    回到了小屋的张铁没有耽搁一秒钟,就直接来到黑铁之堡。

    ——英俊伟岸的堡主大人,欢迎你降临黑铁之堡!

    熟悉的字迹慢慢淡去,从张铁眼前消失,张铁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向旁边的那两具尸体,从昨天晚上把这两具尸体弄进来,张铁还没认真检查过呢,时间只过了一天,尸体还没有变质,这让张铁放心了不少。

    先来到斯内德的尸体旁边,张铁一把就把还插在斯内德身上的匕首拔了出来,昨天因为担心一下子把匕首拔出来的话可能会把血洒得到处都是,让自己不好打理,而经过一天时间,一个死人身上自然不会再喷出什么鲜血了。

    斯内德和哈克的脸色都有些乌黑,不过不算吓人,强力老鼠药的药效发作得太快,在让人感到不对劲的时候,那剧毒已经瞬间抹杀了一个人体内的生机,所以没有在脸上留下什么狰狞的表情。

    哈克的眼睛已经闭起,斯内德的双眼仍然睁着,似乎死不瞑目,也有太多的想不明白。

    “是你们先想要了我的命,所以你们此刻也不要怪我,我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心里有些发毛的张铁默默的祷告了一番,然后就开始搜起两个人的身体来,最先搜的自然是斯内德,张铁记得这个家伙身上好像有一个钱袋,里面有不少金币,昨晚惊鸿一瞥之下,斯内德的那个钱袋就再也没有从张铁的脑海里消失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