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卷 第四十八章 为我所用
    看着那一根指着自己的小针,张铁开始以为是巧合,他把那个东西拿得离自己远一些,发现那根针还是指着自己,在换了两个方向后,那根针还是指着自己……

    我靠!一万头草泥马如迁徙的羚羊一样从张铁心头奔腾而过。

    张铁脸一下子黑了下来,把手上的那个东西递给了海勒,“这是怎么回事?”

    海勒接过了那个东西,“经过我的分析,我发现这个东西可以在两万五千米的距离内感应到主人你的存在……”

    “你是说我今天离开娲皇城之所以被人发现就是因为这个东西?”张铁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道。

    “不错!”海勒点了点头,“只要堡主大人在离开城门的时候,有人在附近,同时他们手上有这个东西的话,就可以锁定和发现堡主大人的行踪!”

    “怎么可能?”

    “堡主大人忘了你的寻踪之羽的能力了吗?”海勒的一句话让张铁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堡主大人的寻踪之羽在千里距离上都能感应到对方的行踪,何况这个东西,只是在两万米多米的距离上感应到堡主大人的行踪,其实并算不上稀奇!”

    “我是说,这个东西是怎么做到的?”

    “堡主大人你看这片晶石之中的这一点鲜血……”海勒指着那个东西里面的那一滴鲜血,“这滴鲜血,其实就是堡主大人你身上流下的鲜血……”

    “我的鲜血怎么会在这里?”张铁刚刚问出这个问题,还不等海勒回答,他脑袋之中灵光一闪,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定是百面魔皇,自己上次和百面魔皇战斗的时候,在百面魔皇的神皇领域之中,自己流出的鲜血差不多有一桶了,只有百面魔皇,才能得到自己的鲜血。

    而这个东西里面的那些细密的符文,也和金魂符毒风格一致,这就说明,这个东西是出自百面魔皇之手。

    在发现自己前往虎陀山疗伤之后,百面魔皇一定制造了一大堆自己手上的这个东西,然后利用暗皇神殿的网络和关系,发了下去,让人守在娲皇城的各个城门的出口处,只要自己一离开娲皇城,这个东西一感应到自己的存在,那些留守在娲皇城外的人,就可以把消息发出去,然后,得到消息的白面魔皇就可以赶来把自己干掉。

    只有这样,今天发生的一切才能解释得通。

    张铁之前还想给百面魔皇和暗皇神殿挖个坑,而现在发生的事情,才真正让张铁感觉百面魔皇机诈百出,诡秘莫测的手段,想要和这人的强者玩阴谋诡计,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人吞得渣滓都不剩下。

    要是百面魔皇做出来的这个小东西真能可以通过自己的鲜血来感应到自己的存在,那摩天之界以后对自己来说,可真是寸步难行了。

    张铁心头隐隐有了一丝寒意,他吞了一口口水,看着海勒,“你是说,这个东西,完全可以通过我的鲜血来锁定和确定我的所在的位置?”

    “不是这样的!”在张铁的注视下,海勒摇了摇头,“经过我的分析,我发现这个东西里面的这滴鲜血只是一个间接的媒介,这个东西里面最关键的,还是这些符文,堡主大人看到这根红色的小针没有,这根红色的小针的材质非常特殊,是太夏所没有的,它是一种对人体明点之中的能量非常敏感的材质,这个东西的运作原理,并不是直接通过这滴鲜血来锁定堡主大人的行踪,他是间接的,通过这滴鲜血,还有堡主大人脊椎上明点的之中的能量,来感应和锁定堡主大人的行踪!”

    海勒的解释有些拗口,张铁听完,认真想了一遍,才小心的问道,“你是说,这里面的这滴鲜血只是提供了让这个东西发现我的一个条件,让这个东西发现我的另外一个条件,则是我脊椎明点之中的能量并不是先天性质,只有这两个条件都具备之后,这个小东西才能发现和锁定我的行踪?”

    “正是这样!”海勒肯定的点了点头,“从这个东西的构造和设计上来看,以百面魔皇的在符文一道上的手段,如果他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得堡主大人的新鲜血液,那么,他完全可以制造出一个东西,直接通过堡主大人的新鲜血液在几万米甚至更远的距离就能发现和锁定堡主大人的行踪,但可惜的是,百面魔皇无法随时获得堡主大人你的新鲜血液,那样的东西,他就算能制造出来,能使用的时间,也只有一周,因为一周之后,离开堡主大人身体的鲜血就将失去一种宝贵的活性和能量,没有了那种活性和能量,他制造出来的东西就不管用了……”

    张铁眨了眨眼睛,“所以,他就制造出了这么一个东西,这个东西虽然不能直接通过鲜血来发现和锁定我的位置,但我的鲜血,却依然可以作为一个特殊的媒介,让这个东西感应到我脊椎明点之中的能量状态,从而发现我的行踪?”

    “是的!”海勒点了点头,“而且这个东西,没有使用时间的限制,只要里面的那滴鲜血没有被那些符文和这根小针彻底消耗完,用个十多年也不成问题……”

    “那么,我吃完那些洗神丹,这个东西还能发现和感应到我的行踪么?”张铁有些不放心的紧追着问了一句。

    “如果洗神丹真能达到扁衡所说的功效,那么,堡主大人在吃完那些洗神丹之后,这个小东西就不可能再感应到堡主大人的行踪了……”海勒肯定的说道。

    “要是这洗神丹不管用,那我就再回到虎陀山,死气白赖坑蒙拐骗也要让扁衡帮我把管用的洗神丹再炼出来……”听到海勒这么说,彻底弄明白了百面魔皇的手段,张铁悬着的小心肝终于落到了肚里,今天虽然惊险,但这次的冒险却是值得的,“等到我再次出去的时候,就让他们拿着这个东西去满世界的找我好了……”说完,张铁哈哈大笑了起来……

    “的确,这样一来,这个小东西,反而可以为我所用,成为掩护堡主大人行踪的工具了……”海勒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个笑容,“堡主大人的胆色的确令人佩服!”

    “我也没想到百面魔皇能有这样的手段,不过现在既然我们已经知道了,那以后就放心了……”张铁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我丢进来的那几个人怎么样了?”

    “我已经把他们丢到地牢看管了起来,几个重伤的我也做了处理,保准死不了,那些人的嘴非常硬,堡主大人想要口供的话,还要等一段时间……”

    “没事,我不急,慢慢来就好,我估计他们也就是几个被人当做炮灰丢出来的无足轻重的小角色,听人命令行事而已,他们不可能知道我是谁,也不会知道他们发出消息后,最后赶来的是百面魔皇,说到底,他们只是被人利用!”张铁摆了摆手,不介意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就往小树那边走了过去,好不容易等了半个月,又到了吃果果的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