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巫神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帝勖的底气
    看着敖白火冒三丈的冲出天庭,姬昊的分身犹豫了一瞬间,转身带起一道流光向矗立在自家神宫庭院中的扶桑木飞了过去。

    悬浮在扶桑木前,一缕神念传了过去,扶桑木几条硕大的主枝桠晃了晃,一条对他而言微不足道的‘小树枝’无声的齐根脱落,足足有十几丈粗细、通体火光四射的枝条飞到了姬昊的分身前,瞬间炸开成无数火星将姬昊的神念分身包裹在内。

    大片火光冲天而起,姬昊神念分身借助扶桑木的一条树枝凝聚成形,比起刚刚那‘手无缚鸡之力’的一点神念所化的分身却是强大了千万倍不止。

    笑着向扶桑木抱拳行了一礼,姬昊纵起一道金光向天庭外冲去。

    飞出了没多远,扶桑木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姬昊耳边响起:“或许……要当心些。刚刚的事情,吾也看见了。那道人出手使用的法器,似乎……吾当年见过?却是忘了来历。”

    姬昊骤然一惊,下意识的回头向扶桑木望了一眼。能够被扶桑木挂在心头,能够让他刻意开口提醒自己的东西,定然是非同小可的人和事情。而且姬昊隐隐听出,扶桑木似乎……并不是忘了那来历。有什么人或者事情,是能够让这条鸿蒙灵根都有所忌惮的?

    就因为扶桑木的这一声提点,盘坐在神宫中炼化神魂虚空中无数神魂碎片的姬昊突然一抬手,盘古钟出一声低沉的轰鸣,化为一抹灵光骤然飞出,迅没入了自己的分身中。

    姬昊分身点了点头,激盘古钟之力护住全身,身体一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在姬昊身后,蛮蛮不顾少司的招呼,拎着两柄大锤,带着数百名祝融氏的神兵神将,骑着一群满口火星乱喷的双翼火马,火杂杂的冲出了天庭大门。

    敖白不愧是祖龙九子之一,拥有莫测神通,姬昊分身冲出天庭没多久,敖白驾驭着漫天乌云已经来到了蒲阪上空。一声龙吟冲天而起,敖白右手向下方一指,蒲阪周边的数十条大河骤然浊浪翻滚,数千条水柱扭曲着冲天而起,瞬间化为数千条白花花的水龙漫天飞舞。

    “公孙勖小儿,你焉敢杀我龙族众多儿郎?”将所有龙族战士的战死都归咎于帝勖,敖白大吼一声,双手齐齐向下一按,数千条粗达百丈的水龙出低沉的轰鸣声,犹如天河崩塌一般呼啸着向帝勖的行宫砸了下去。

    敖白是祖龙九子之一的赑屃,力量最为强横,他的御水神通并不精妙,反而粗糙得很。但是他的所有神通都有一个绝妙的特点力大绝伦、威能无穷。

    普普通通的水龙冲击从敖白手中施展出来,那气势真个惊人无比,数千条水龙距离地面还有老远距离,激荡起的罡风已经震得帝勖行宫的防御禁制一阵动摇,一重重防御结界不断亮起,在沉闷的波涛呼啸声中,一层层结界刚刚亮起就不断崩溃碎裂,化为无数流萤随风飘散。

    帝勖的行宫建立在一座高达百丈的白玉基台上,随着水龙的迫近,白玉基台上一道道防御禁制崩溃,垒成基台的白玉不断爆裂,无数大大小小的碎玉乱飞,打在了行宫的墙壁、梁柱上溅起了无数的火星,出刺耳的声响。

    帝勖穿着野鸡羽毛编成的战裙,手持金戈站在行宫的露台上,龇牙咧嘴的看着从天而降的敖白‘桀桀’怪笑。他丝毫没有半点儿的畏惧,举止神态中反而充满了挑衅之色。

    带着无边的骄狂和肆虐之色,帝勖手中金戈恶狠狠的向敖白点了过去:“赑屃?传闻你是祖龙九子之一,早已陨落的老鬼,你怎么混上了天帝的宝座?嘿嘿,听说你的本体长得和老乌龟没什么两样,吾今日要挖了你的龟壳做床榻!”

    敖白呆了呆,帝勖怎么知道他的本体是龙之九子之一的赑屃?他怎么知道自己是早已陨落,依靠龙族秘藏的天才地宝才重新凝聚了肉身?

    但是很快,敖白就被帝勖挑衅的话语弄得怒火冲天这厮,居然说要挖了他的龟壳?

    赑屃是乌龟么?

    虽然外形略微有点相似,但是赑屃的甲壳上密密麻麻镶嵌的都是龙鳞,根本不是乌龟的一整块儿龟壳好不好?不对,不对,事情的关键不在于这里帝勖居然敢咒骂他敖白是大乌龟?居然说要取了他的甲壳去做床榻?

    “小子该死!”敖白怒吼,周身法力如山,凶猛澎湃的法力不断注入数千条水龙中,越让水龙变得沉重凝实,眼看着就要冲击到帝勖的行宫上。

    “区区小龙尔,好大的火气!”一个不紧不慢的声音从帝勖身后传来,一名白白须、容貌沧古的道人从帝勖身后走了出来。道人看似慢条斯理的一摇一摆的走了出来,他左手五指张开,每个指头上都有一座小小的山峰虚影若隐若现,分别呈现五种色彩的山峰喷出五色光潮,骤然向天空降落的水龙狠狠顶了上来。

    一声巨响,五彩光潮和数千条水龙撞击在一起。

    敖白的身体微微一晃,骇然看着土崩瓦解化为漫天大雨降落的水龙。

    道人左手五指上的山峰也不知道是法宝还是神通,五彩光潮蕴藏的力量恢弘难当,轻轻一击就将敖白轰下的水龙彻底击溃。

    敖白的水龙冲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玄妙的法术,但是水龙的威力在他的巨力加持下确实厉害,数千条水龙当头砸下,就是一座万丈高山也会瞬间被冲成粉碎。

    白道人如此轻松的化解了他这一击,他的道行、法力都不容小觑。

    “帝勖,这就是你的底气?你的依仗?你就仗着这白小儿,敢和我龙族交恶?”敖白按下云头,悬浮在行宫上空,恶狠狠的盯着帝勖:“就算你公孙氏的老祖宗轩辕黄帝,他也不敢和我龙族翻脸,你就依仗着这白小儿,连你祖宗不敢做的事情,你都敢做?”

    帝勖‘嘿嘿’怪笑,轻蔑的扫了敖白一眼。

    白道人轻描淡写的笑道:“敖白大帝,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去天庭做你的天帝就是,这人间事,你还是不要管的好,否则被打得魂飞魄散的话,后悔也就晚了。”

    听了白道人的话,敖白的脸顿时气得黑。(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