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巫神纪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噬心、噬骨、噬髓
    “大哥?你配得上这个称呼么?”敖白双眼赤红,盯着噬心恶狠狠的咆哮着:“一头只知道杀戮生灵、吞噬心脏的怪物,你也能算是我龙族之人?”

    噬心瞪大眼睛,吧嗒着嘴‘啧啧’怪笑起来:“哟,哟,我不能算是龙族之人?可别忘了,我和你们这群小杂碎身上的血脉,可是一模一样的……祖龙为父,龙母为母……”

    “闭嘴!”囚牛悍然打断了噬心的话,他放开手中敖白,将他交给了身后一名龙族战士,指着噬心厉声喝道:“你被镇压在极北海眼之中,有祖龙亲手加持的封印,更有盘古三族专司看管封印之人常年轮值,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姬昊眉头又是一挑。

    祖龙亲自加持的封印?还有龙族、凤族、人族的族人专门负责看管,常年轮值看守?这么严密的看管……不说其他,单单祖龙的封印,寻常人根本破坏不得吧?那可是祖龙,洪荒之中最强横的生物之一,单纯依靠力量可以和‘圣人’对抗的恐怖大能啊!

    “逃出来?”噬心‘嘿嘿’怪笑了几声,他昂着头,轻蔑的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逃出来?作为你们的大哥,老子当然是大摇大摆的走出来的!”

    大笑声中,噬心掏出了一根链子流星锤,黑漆漆、三角铁环镶嵌连成的长长铁链,水缸大小、密布着尖锐倒刺的锤子,他随手一抖铁链,硕大的流星锤就急的飞舞起来,瞬间在他身边布成了一条黑色的光幕。

    无数流星锤的虚影在噬心身边若隐若现,噬心一步一步的向囚牛和敖白的方向走了进来:“囚牛、赑屃……啊呸,你们这都是什么破烂名字?听大哥的话,乖一点,带着你们的这群小崽子滚回天庭,不要出门……嘿嘿,这样可保性命无忧!”

    漆黑的、没有半点儿杂色的眼眸里一缕寒光喷射,噬心身上各处关节中长出的黑色尖刺悄无声息的又长长了半截:“若是你们硬要管这次的闲事……啧,俺这做大哥的,也只能好生的管教你们,当年封印俺们的那些海眼、地窟,就轮到你们去享受享受了!”

    囚牛冷哼一声,姬昊听的出来,囚牛根本不想听噬心的话、也不想和他谈条件。

    右手喷吐着青色的、气息逼人的龙炎,囚牛手臂往虚空一抓,一道青色的狂雷从天而降,他的手掌硬生生的撕裂虚空,从中抓住了一柄长达十几丈的青龙缠绕的三亭大刀。双手握住大刀迎风一晃,‘刷刷刷’数百条刀光已经犹如鹅毛大雪一样向噬心劈了下去。

    “和我动手?你忘了当年你是怎么被我教训的?”噬心怪笑一声,手腕一震,流星锤同样带起了数千条宛如流星飞坠的炽烈光芒,狠狠的向囚牛的刀光撞了上去。

    一连串巨响震得人耳膜剧痛,姬昊分身用力的晃了晃脑袋,依旧被震得浑身麻,眼前光影乱闪看不清人影。附近的龙族大军更是不堪,好些龙族战士猛地尖叫着,耳朵里一道鲜血喷出,却是连耳膜都被震碎了,甚至还被巨响伤到了脑子。

    姬昊厉声呵斥,龙族大军犹豫了片刻,迅向后倒退,按照姬昊的命令向天庭撤退。

    虚空中一道道刀光、一条条寒芒随生随灭,刀光寒芒剧烈的撞击在一起,刀光粉碎、寒芒崩解,囚牛和噬心走的都是大开大合猛打猛击的路子,两人身形在半空中纹丝不动,唯有两条手臂犹如风车一样急的晃动,带起的手臂残影将虚空搅得和一锅稀粥一般。

    渐渐地,姬昊都看出了不对劲。

    囚牛的刀光力道没有噬心的流星锤力量大,挥刀的度没有噬心流星锤出击的度快,虚空中崩解的刀光越来越多,流星锤带起的寒光越来越逼近囚牛的身体。

    囚牛也看出了势头不对,他咬牙冷笑道:“想不到被囚禁这么多年,你的修为一点没拉下?”

    噬心阴沉沉的笑着,双眸死死的盯着囚牛冷声道:“我可是你们的大哥,就算被‘陷害打击’了这么些年,你们想要强过我,怎么可能呢?”

    姬昊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囚牛说噬心是被‘囚禁’,而噬心却说自己是被‘陷害打击’!看得出来,这一对儿‘兄弟’之间,或者说祖龙的这些儿子之间,有着极其让人好奇的故事!

    同为祖龙之子,囚牛等九子威名响彻天下,而噬心却默默无人知晓,祖龙为何要封印他?甚至连他的名字都被抹去了?

    骤然天地间有狂风声传来,一条条青色的飓风从四面八方向囚牛汇聚而来,囚牛的大刀上一条条凛冽的狂风不断飞出,他挥刀的度和力量骤然暴涨数倍!

    纯粹的力量囚牛显然比不过噬心,他又不是纯粹以力量著称的赑屃,囚牛眼看自己落了下风,立刻施展出了天赋神通。青色的飓风凛冽如刀、寒气森森,附着在刀光上,一刀无声无息的轻松穿透虚空,破开了无数流星锤虚影,径直到了噬心面前。

    “打不过,又开始耍赖?”噬心讥嘲的笑着,一块造型奇异的三角盾牌凭空出现在他面前,刀光狠狠的打在盾牌上,立刻炸碎成了无数细小的流风消散。黑漆漆密布着龙鳞的三角盾牌纹丝不动,任凭数百条、数千道刀光不断落下,盾牌上却连一丝最细小的划痕都没有。

    噬心不断的‘桀桀’怪笑,他干脆停下了手,将流星锤缠在了腰间,任凭囚牛一通乱劈乱砍,他面前那只有三尺见方的小小盾牌,却硬是将囚牛的所有攻击挡了下来。

    囚牛越是攻击越是心惊,他看着那三角小盾厉声喝道:“这是什么……”

    话没说完,斜刺里两条巨大的黑色人影突然窜了出来,一人手中的三棱锏狠狠的抽在了囚牛的胸膛上,将他打得满口喷血身体不断向后踉跄。

    另外一人则是拔出一柄黑色长刀,刀光如风,迅猛无比的向着囚牛连砍上百刀。

    姬昊及时反应过来,盘古钟放出一道混沌气息护住囚牛,挡住了绵绵而来的刀光。

    敖白则是瞪大了眼睛,震怒异常却又仓皇无比的咆哮起来:“噬骨、噬髓,你们……也逃了出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