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不堪一击
    杨轩便是青袍人的本名,沈炼当然已经从凌冲霄口中知道。

    而这人能一口道出青袍人的真实名字,足见朝廷的玄明司情报消息,着实做得不差。

    “这位大人我是犯人么,还是你的下属?”沈炼紧紧盯着这位玄明司的令使孟寒,虽然他年纪小了许多,还很面嫩,可是这目光竟然让孟寒有些受不了。

    不自觉退了一步。

    他这一步退了,倒是让硕知州吃了一惊。

    忍不住低呼一声。

    这房间安静,此时有声,不亚于静室落针,有耳皆闻。

    孟寒听到这惊呼,才反应过啦,燥红了脸,好似铁烙过一般。

    他入玄明司之前,乃是江湖中赤阳门中的弟子,一等一的大门派。

    赤阳门乃是在本朝太祖未发迹之前,便追随了,可谓有从龙之功,故而门中受了不少敕封。

    在江湖和朝堂中,皆有超然地位。

    孟寒在其中学艺,也是佼佼者,再入玄明司,也很快受到重用,心气何等高傲。

    若是这事给传了出去,叫江湖同道,司中同僚知晓,可如何见得人。

    沈炼以前也是开过诊所的人,见惯了各种人物,孟寒此时的心理,他如何不知。

    只是这种人你越是软弱,人越加觉得你可欺,又不似硕知州可以晓以利害。

    故而他有意展示自己强横的一面。

    毕竟青袍人遗留的功法,在江湖中足以掀开腥风血雨。

    莫说是他得到了,便是没得到灭神剑和神足功,外人也不会相信。

    孟寒只是第一个人,绝不是最后一个。

    沈炼搬出沈家,也存在不要给沈家带太多麻烦的缘故。

    毕竟威德未立,人无所惧,找麻烦的人,绝不会少。

    孟寒退这一步,便把自己逼上了一个极端,他怎么能对一个小孩子露怯。

    孟寒眼中厉色一闪而过,声音却极度平静道:“你把青袍人的事情说清楚,我不为难你。”

    任谁也听得出,他是在极度压抑愤怒。

    沈炼一无所惧,说道:“不说又如何?”

    “你倒是不否认,黄口小儿,不吃点苦头,看来是不肯说了。”

    “沈炼又不是什么大事,说说有什么,大人不会刁难你的。”硕知州劝道。

    “玄明司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地方官指手画脚。”孟寒横了硕知州一眼。

    硕知州按住怒气,大家同殿为臣,他还是科举出身,也就玄明司这些人,自高自大,将他们这些地方官当做猪狗一般。

    沈炼笑着说道:“我的事也用不着孟大人你来指手画脚。”

    “好小子。”

    孟寒心中如何震怒,本也不会真跟个小儿计较,只是沈炼一而再再而三激怒他,怒火再也忍不住。

    抽~出身上佩剑,真力注入其中,那百炼钢打造的铁剑,好似烧红了一般,隐隐有赤红之色。

    赤阳门内功至刚至阳,故而门中弟子,名字中多带有寒、冰、阴、冷等字样,让门人时时想起自己名字的意义,戒骄戒躁。

    只是孟寒此刻名字中那点寒气,如何镇得住心中的怒火,真气含怒而发,一定要给沈炼教训。

    他猛然出剑,人在近处,身与剑合,往前一送。

    这一招本叫‘有口难开’,试图让沈炼闭嘴,一剑点喉而去。

    到底孟寒还存有一点理智,想到这一剑他虽然留了力,沈炼也免不了几月难以进食开口。

    他闭了嘴,又如何好询问青袍人的事情。

    故而剑尖往下一递。

    沈炼好似全无反应,可是孟寒的剑却已然停住,只见到一道青光闪过,沈炼手上不知何时多了把青木做的剑,点在孟寒的列缺穴上。

    此穴在人体前臂桡侧缘,桡骨茎突上方,腕横纹上一寸五分,当肱桡肌与拇长展肌腱之间,直接关联任脉。

    沈炼这一剑倒是不快,可是角度和时机却极准,后发而先至。

    以沈炼微薄的内气,本事制不住孟寒,只是这一剑又不是内气的功劳,而是蕴含沈炼神魂培育的灭神剑意,送入孟寒体内。

    自来都是神与气合,沈炼这一剑,攻在列缺穴,顺势而入,伤了孟寒神意,那内气登时错乱,又因列缺穴一时闭住,更发不调。

    孟寒心中惊怒交加,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沈炼还能胜过他。

    他心神错乱,兀自不知,停顿一下,又往前撞去。

    只是却没发现,自己连面前景物都看不清。

    沈炼那剑顺势而下,轻轻一拨,孟寒好似高速运行中,被拨了一下。

    沈炼毫不费力,竟然让孟寒飞了起来,撞开窗户,从三楼掉下去。

    那二楼恰好有木制阳台,孟寒砸到护栏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好在这护栏质量还不错,没给孟寒一下子砸碎,只是断了。

    沈炼伸出头看着孟寒挂在窗户上,淡不可察挥了一剑,阴风拂过,孟寒好似当头被浇了一盆冰水,阴寒刺骨,立即靠在护栏上晕了过去。

    不片刻,硕知州和沈炼到了二楼,驱走看热闹的食客。

    沈炼看着歪歪斜斜的护栏,叹了一句,道:“府尊大人,孟大人损坏小店的东西,赔偿你们官府给报销不?”

    硕知州看着孟寒下场分外觉得解气,又听了沈炼的话,忍不住笑起来,最后才道:“你说你,干的都是什么事,玄明司的人,是那么好惹?”

    沈炼悠悠道:“不好惹,这不也惹了,且就当一场风雨而已。”

    “你学了江湖异术,自是想走就走,就不考虑下沈家?”硕知州哪里还不知晓,沈炼怕是学了厉害本事,多半还是跟青袍人有关。

    他虽知江湖,却不知武学和道术的细节,因此没觉得沈炼击败了孟寒,是何等骇人。

    而沈炼年岁又那么小,传出去,也不知会让多少江湖高手,面皮扫地,感叹白活几十年。

    “事到临头,哪里能计较那么多,我和大人不同,你计较利害,我却只懂舍取。”

    ‘舍’在前,‘取’在后。

    有舍有取,方为天道。

    有舍无取,有取无舍,皆非天道。

    “沈家有你,不知幸或是不幸,我也算读过多年书,记得圣贤说过‘世上无不忠不孝的神仙’,料来也不是全无道理,希望你能听下一点。”

    ps感谢殊彦的1888赏、飞少的1888赏、剑鸣九霄的588赏、比尔20073058的588赏、浩浩荡荡滔滔不绝的588赏以及小猫、七葫芦、书友151122220328724、销落湮沉、夜色下的初恋、↘κiζsヤ誰、倒计时369zjj、四不象之首、书迷jia、yhdban、半月JM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