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盗圣白玉飞
    神足经的真气本不分阴阳,可是经过一些特别经脉和穴位后,便可以转换为极阴或者极阳。

    这是沈炼自己尝试出来的,他的精神实在太过强大,体内真气远未到他不能掌控的数量,可以操控一丝丝真气,做出一些他承受范围内的尝试。

    当然这也是他在没有前人经验指引下,不是办法的办法。

    他现在的情况,就好比生在现代社会,还不得不去自己推导一些初中高中的数学知识。虽说也有些效果,但比起那些身在名校的同年人,并没有任何优势,更多的是浪费时间。

    问题是他确实至今为止仍旧没有接触到那些真正致力于修行的宗门或者说世外仙流。

    或许凌冲霄了解一点,但两人间未必有那么深厚的情谊,况且沈炼也不知道凌冲霄现在在哪。

    如果不出意外,沈炼一年内不管能否贯通任督二脉,也会走上寻仙访道的路,毕竟他已经有了一些能够自保的手段。

    现在沈炼的医术,固然未到生死人肉白骨的地步,但在这世界称上一声神医都不为过。

    毕竟他接受过现代的医学教育,又练过内气,感知敏锐,一般的凡医,太难与他相提并论。

    亦唯有他以入微级的内气操控,方能将转换后的极阴内气,度入这人体内,冻住那股邪气,再以迅捷的手法,将其催逼出体外。

    男子先是醒来,随后又晕了过去。

    因为沈炼点住了他的昏睡穴,令其好生休养。

    ******

    白玉飞睁开眼睛,发现他躺在舒适的床上,他一生中绝没睡过比这更柔软的床。

    他仔细回忆了下,自己好像到了有间客栈门口,模模糊糊间,被人抬了进去,似乎有人为他治了伤。

    他试着运行了下内气,虽然还有些滞涩,天池、期门、巨阙三处被金针刺入的穴位,已然能够畅通。

    然后气归丹田,他摸了摸这些地方,金针已经被取出。

    外面传来幽幽的琴声,于这风雪天气中,好似一道清冽的泉水,款款而来,固然清冷,却有生机。

    白玉飞起床,推门而出,琴声在走廊上飘荡,似有似无。

    他耳力惊人,还是听出了源头。

    说实话琴声意境固然高妙,可指法算不上难得,白玉飞曾有一次机会,在京城醉香阁听过里面清倌人的一首曲子,与那位清倌人相比,这琴声可谓粗糙。

    但说现在他更愿意听这里的琴声,却说不上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这琴声更自在一点,没有那位清倌人的幽怨。

    终于找到了琴声出自哪个房间,这里离其余房间都远一些,更加独立,说明此处的不同寻常。

    门是开着的,周围没什么人。

    白玉飞到了门口,琴声戛然而止。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首诗全是很通俗的文字,白玉飞听见了却觉得极妙。

    就像有人用最普通的基础剑招,组成了一套精妙绝俗的剑法。

    更何况这首诗跟那琴声一样,都有种说不出的快活。

    “既然来了,为何又裹足不前”传到白玉飞耳中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声音,甚至有些稚嫩,声音算不上动听,好似主人正处于变声期。

    他听了这话,岂有不进的道理,房间之内还有房间,却被竹帘隔着。

    拨开竹帘,本以为里面会有精致素雅的装饰,却什么都没有,只是把墙粉刷了下,中间有一方茶几,旁边不远处搁着一面古琴。

    茶几前,有一位清秀少年盘膝而坐。

    大约十五岁的年纪,仿佛画中人。

    茶几上不是茶,而是酒。

    酒面上有酒渣浮起,好似绿色的蚂蚁。

    一只酒壶,两个杯子。

    加上那句‘能饮一杯无’,白玉飞岂会闻弦歌而不知雅意。

    等他学着少年的样子,坐在对面,却发现自己也并没有比少年高多少,而且对方有一种贵气,令他不自觉矮了一分,更想起一个人——伤他的那个人!

    “在下白玉飞,多谢玉公子相救。”

    “你倒是个实诚人,看来你是知道我能救你,故而特意往我这逃来。”沈炼轻笑一声,外面暮雪已经又下起来了。

    他开着窗子,即使旁边有小火炉,房间还是有些寒意。

    只是沈炼却似乎没感到多冷,衣服没有多厚。

    白玉飞本不怕冷,只是他现在伤势未愈,又之前连日奔波,被冷风一吹,忍不住发抖,咳了几声。

    沈炼摇了摇头,会了一掌,就把窗子关上。

    白玉飞心中暗赞,江湖上能用出劈空掌力的不是没有,他若是伤势痊愈也可以做到,可能如此轻描淡写用来关两丈外的窗户的人,屈指可数。

    更何况沈炼的年纪这么轻,却有如此修为,那当真是练武的奇才。

    难怪以金刀王的自负,都甘拜下风。

    “让公子见笑了,这次逃到公子这里来,确实给你添了麻烦,如果公子介怀,我立刻就走,如若侥幸不死,必然回来报恩。”白玉飞拱手道。

    “听你的口音乃是数千里外的燕州人士,却不知这寒冬腊月,怎么逃到青州来。”

    “公子可能对江湖事了解不多,在下于江湖中还是有些名头,平日里手头紧了,也会在你这样的人家,借点好东西当花销,在下为不失礼,通常会提前告知主人家,却也从未失过手。承蒙江湖同道抬爱送了在下‘盗圣’二字,实是愧不敢当。”白玉飞大概介绍了下自己。

    “原来是‘盗圣’当面,你的真名居然是白玉飞,我此前却不知道,如果我没猜错,白兄不但轻功了得,刀法也是一流,冒昧问一句,不知何人却能将你迫到如此狼狈。”沈炼对江湖事确实不太清楚,但这两年还算有些耳闻,盗圣乃是近些年江湖最有名的侠盗。

    本以为是为翩然佳公子,如楚留香那般人物。

    却没想到更像是乡下青年,长得普通,也就白玉飞三个字,还算和盗圣的形象相配。

    其实自来飞贼,大都形貌平凡,才不易被人注意,如小说中楚留香那般人物,几乎是没有的。

    ps感谢潜虚子和独孤醉眠、飞得更高L的打赏

    <a href=http://>

    ,!</a><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