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一报还一报
    “天下间能让在下束手无策的人,还是有很多的,比方说公子若要对付我,在下也是反抗不了。”白玉飞喝了一口緑蚁酒,入口甘甜,丝丝酒味,缠绕舌尖。

    他又笑道:“这原来是米酒,用的不知是哪一口老泉。”

    “山中随处一口清泉而已,哪说得出来龙,白兄莫要避开话题,是谁伤的你?”沈炼不断旋转酒杯,里面的绿蚁新醅酒,没半分洒出来。

    “在下武功不济,却如公子所言,刀法还算过得去,轻功亦颇有些天分,自得了这‘盗圣’名头,其实没多少自得,毕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世上无名无姓,胜我者多不胜数。只是名声累人,那名剑山庄失了忘尘香,却说是我偷的,在下是一路被名剑山庄的剑奴,从燕州追杀到青州,后来名剑山庄的少主人也到了,在下连面目都未曾看清楚,既丢了刀,更中了其独门暗器,险些伤命,想到江湖传闻公子武功盖世,医术过人,人,我又在青州,便只得往你这逃生,希望公子收留。”

    “一入江湖,本是生死有命,你逃这来,不怕我见死不救。”沈炼缓缓道。

    “穷途末路,哪能想那么多,好在公子似乎也不是那种人。”白玉飞其实心有余悸,这次无妄之灾,着实是生平最险恶的一次。

    其实他也没有多大把握,沈炼会救他,毕竟江湖人莫说见死不救,就是趁人之危,也多了去了。

    “一报还一报,我救了你,你这条命就是我的,你可同意,若不愿意,现在就可以走,当然你的买命钱,将来须得还上。”沈炼不是坏人,也不会滥发好心,施恩莫忘报,在他看来,并非什么好事。

    世上大公无私的贤者终是少数,更多是施恩望报,同样正合天数。

    白玉飞苦笑道:“在下孑然一身,公子觉得有用,这条命拿去便是。”

    “那你就留下来当个跑堂的,工钱和其他人一样,管饭管住不管酒,以你的体质,现在想必也可以干点粗活了,就明天开工。”

    “直到现在,我才确信,公子却是是开客栈的老板。”白玉飞洒然一笑,到他这地步岂会在意什么钱财,更不会在乎有无美酒,真正令他感兴趣的是沈炼这个人。

    世人相交,尤以交心最为难得,两人纵未交心,也不在蝇营狗苟之间。

    等白玉飞离去,沈炼才缓缓打开了窗子,此楼最高,能见城外青山,青山业已白头,那明月又上中天,不知不觉来到这世界已经快三年了。

    他也没有对白玉飞身上留下什么手段,并非相信白玉飞乃是一诺千金的侠客,而是不在乎对方是否会反悔。

    人生之中,来来去去者多也,纵使看走眼几个人又当如何。

    倒是选什么礼物,送给辛十四娘,却还需要费点心思,既然对方乃是异类,自不会在意俗物,见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物,不然那还有什么劲。

    ******

    月光铺在雪上,道路皆白,不逊白日多少。

    雪上有一道长长的影子,仔细看去,却又是一顶轿子。

    素青色的轿子,前后两人,皆是青色劲装,年岁不大,轻功却不错。

    那雪上足印,一样深浅,每次轿夫同时飞纵,同时落地,皆有五六丈之遥。

    不到一刻钟,便飞出十里地。

    轿子突然停了下来,停在伽蓝山下,翻过伽蓝山,便是青州城。

    “公子这里就是伽蓝山,凌冲霄诛杨轩的地方,这里上山一条路,下山也是一条路。绕过这座山,却要走很远的路。”前面的轿夫沉声说到,他的声音铿锵有力,好似金铁砸在石头上。

    身板也很直,腰上挂着一青钢剑。

    在这雪夜天气,丝毫没有打寒颤,后面的轿夫亦复如是。

    “凌冲霄听说几近入道,他师弟杨轩亦是强绝一时的高手,在漠北连始毕可汗都敢得罪。凌冲霄能杀杨轩,我却连白玉飞都杀不了,看来要胜过他,只有等我入了仙门之后,可那时候凌冲霄大约也不会被我放在眼中了。”

    轿中发声的显然是个男子,言语间总有一种深深的寂寞缠绕。

    “白玉飞那厮武功不高,轻功却乃天授,公子没能杀他,却非武力的缘故,凌冲霄在公子这般年纪,定然是远不如公子的,更何况公子你迟早是要长生问道,又胜过他不知多少。”

    “剑十三你倒是会说话,剑十四你觉得剑十三说的怎么样?”那公子却是问道,显然剑十三是前面的人,剑十四是后面的轿夫。

    “不知道。”好像是从石头里挤出来的三个字,说完三个字,似乎就把他一天的话都说完了,再不肯多出口一个字。

    “剑十四你啊,老是这么闷,难怪娶不到媳妇。”轿中人似乎觉得逗弄两个下人挺有趣,欢快了些许。

    “公子我们是上山,明日再进城么?”

    “那就在山上歇一晚上,明日里去把青竹帮的那件东西给取了,顺道解决了白玉飞。”

    “青州城里青竹帮算不上什么,可那沈家的公子沈炼,据说年纪虽轻,却极为厉害,武功得自杨轩,却已经胜过他,公子要不要去见一见这位少年奇才。”

    “那沈炼我也听过,据传风神秀彻,令人见之忘俗,既然来了,岂有不见的道理。”轿中人轻笑一声。

    那山路陡滑,剑十三和剑十四抬着轿子,如履平地。

    不多时就看到了一座庙,那是伽蓝寺。

    石阶上布满细密白雪,月光莹莹,令人赏玩不尽。

    里面隐隐有灯火传来,青灯如豆,古庙幽深。

    “公子里面似乎有人,等剑十三亲自进去打探一下,剑十四你留在原地。”

    那剑十四嗯了一声,轿中人自无不可。

    剑十三沿着白雪石阶,入了古庙,却见到一个身披红色丝巾的美貌女子走了出来。

    正是辛十四娘。

    “你们是来借宿的么,可以去后院。”

    剑十三答道:“正是来借宿的,多谢姑娘。”

    他嘴上回敬,眼角注意到,辛十四娘从大殿走出,居然一分足印都没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