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考验
    “确实如此,这琴箫合奏,技艺之高超,可谓登峰造极,只是却少了一点神韵。”沈炼停杯放箸,轻声说道。

    “何为神韵?”主人悠然问道。

    “不见不闻,而心感之。”沈炼转头,对着其中抚琴的那位美婢说道:“这位姑娘,可否借琴一用,让在下将所谓神韵呈现出来。”

    那美婢似乎没有听到沈炼说什么,毫无所动。

    主人微微颔首,目光落在美婢身上,微微清亮些许。

    美婢才将琴递过来。

    沈炼观察的很仔细,从他开始说话,到美婢递过琴来,她一点神情都没有,连眼神都没有变化,好似机器一般。

    琴有七弦,沈炼轻轻一拨,便有清澈琴声,淌淌流水般,滑落出来。

    沈炼的手指越来越快,琴声的音调越来越高,若论技艺,沈炼只占了一个手指灵活的便宜,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亦让人感受不出他所言的神韵。

    ********,当沈炼的调子高到一定程度,无论是萧竹,还是苦慧,突然间就听不到声响了。

    可是沈炼的手指分明在琴弦上,不断波动,快得不可思议,如若生了许多触手一般。

    沈炼面露几分痛苦,手上却不停。

    那一个个美婢,身形开始扭曲,桌上的酒菜开始轻微颤动。

    沈炼说了谎,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神韵要通过琴声表现出来。

    这个世界比地球有许多厉害的地方,但也有不足之处。

    沈炼以前学过物理,当声音频率超过一个极限值后,人反而听不到这个频率的声音。

    这种声波又称之为超声,常见的蝙蝠,便是用此来定位。

    但超声的作用不止这一点,沈炼用尽全力,甚至超出自身肉体负担的方式,来发出这极高频率的声音,当然不是这么简单。

    超声其实也是一种能量的传递,这些美婢绝非真人。

    随着巨大的声波透入她们体内,她们的内部,也开始震动。

    好似气泡被戳破,最后一泼风雨爆开,湿~了凉亭一地。

    这些如花似玉的美人,原来也是以水幻化,以假乱真。

    琴弦恰好崩断,沈炼双手已经~血肉模糊。

    安安静静扯开手,看也不看血肉模糊的双手,轻轻一叹。

    主人神情高渺,淡然道:“小子,你这样不怕我惩罚你?”

    “在下是燕雀,足下是大鹏,你若是要收拾在下,绝不会是生气的缘故,因为不值得。”沈炼的鲜血,染红了自己的下摆,但创口蠕动,总算是不再流血。

    只是狰狞可怖,却令人见到,就心惊胆寒。

    萧竹想不通沈炼为何要这么做,此间主人纵非仙佛,也当是妖魔一流,开罪了他,怕是连来世都没有了。

    “人间污浊,难得出一个修道种子,你叫什么名字?”主人道。

    适才好菜好酒并非是白吃的,从头到尾这主人都是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得做什么,不敢反抗,

    以强权,为真理。

    甚至连伴乐也是由他选择,不给三人选择机会。

    看似王者威严,实则霸道至极。

    同时亦在三人心中种下不可违抗他的意志的暗示。

    道心惟危,却不在于畏惧,而在于警惕。

    若失了心气,无论是习武还是修道,都只能舍本逐末。

    沈炼若无求道纵死心如铁的态度,那又何必离开沈家,谋一世富贵,得一世安然,岂不更好。

    他适才的举动,看似无礼至极,更像是找死一般,却是为了成全自己的心意。

    同时正如他所言,对方乃是云中大鹏,他不过树间燕雀,天差地别,若是真正要为难他,是怎么也躲不过的,还不如做些出场的举措,逼出对方的真实意图。

    “好一个不值得,你们两个都是俗人,先离开吧,小子留下。”

    主人袍袖一挥,萧竹和苦慧如乘清风,飞了出去,不知到了何处,。

    凉亭中,只留下此间主人和沈炼。

    “有人用昔年一件人情,请我教你剑术。可是我的剑,岂是想学就学的,所以才要试试你,至于两个小娃儿,本来相逢是缘,若是你们三中任何一个,通过了我的考验,我都会传授通过考验的人剑术。如果你通不过,其实再好不过,亦能让我好生笑话那家伙,白白浪费人情。”

    主人冷然一笑,好似对那用人情教沈炼剑术的人,有些不对付。

    “那我可以不学么?”沈炼一笑。

    “小子,有些事是由不得你的,想要做自己的主,你还差得远。”主人甚是不屑。

    “那请现在教我,大家也不用浪费时间。”沈炼看着此间主人,神色坦然,没有什么畏惧。

    “你以为我的剑术有那么好学,你得了点皮毛,都足够你在长生之前,安身立命。适才只是试试你的胆魄,若是连勇气都没有,一辈子也就是个守尸鬼。”说到这,他又开始咳嗽。

    “你似乎过得也不算好,看得出你有病。”

    “你懂什么,我这病,天下九成九的修士都想得,人间污浊不堪,只有我这等迈入‘无垢无净’境界的修士,方才会不适应,于呼吸吐纳间,分外难受。

    你小子资质还行,放在哪个仙门,要进去都不难,可是便是等到此生尽头,都未必能摸~到我的脚后跟。”

    主人说这些,其实殊无自得的意思,自然而然。

    沈炼心道:这人口气这么大,在修行界定然极有名头,只是不知能请动此人教我剑术的又是谁?难道是辛十四娘父女。

    他对修行界人物一无所知,却不知面前人物是何等了得,亦不知辛十四娘父女,亦是什么层次。

    “既然没得选,还请阁下继续考验。”沈炼微微笑道。

    ******

    商家堡外三十里地,这里是处小山坡。

    漠北三雄滚在滚在坡底,萧竹和苦慧各在不远处。

    萧竹冷然道:“苦慧大师你见多识广,可知此人什么来历?”

    苦慧道:“萧姑娘你家本是南海飞仙岛的旁支出身,修行界的事,应该比我们这些人,更了解才是。”

    “你连这都能打探出来,看来也真是想求仙访道,其实修仙有什么好的,就是飞仙岛,也没见谁真个得了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