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有无相相生剑气
    千言万语,也没有耳闻目睹,更令人觉得真切。

    苏先生纵然说剑道独尊,有千万个理由,沈炼心中不相信,亦无可奈何。

    苏先生说这番话,不是要改变沈炼的认知,只是叙述他平生对‘剑道’的态度,你若不相信这条路能登临绝顶,那又何必走它。

    千般法术,万般神通,最后求得却只是一个‘得道’。

    月光如水,缓缓在苏先生手中凝聚。

    这不仅仅是月光凝聚,苏先生手中多了一把长剑,通体淡黄,如若和田玉石。

    剑长二尺七,从头到尾,浑然天成。

    连剑鄂、剑柄,都栩栩如生,跟实物打造没有区别。

    只见到他拿着剑往前一刺,当真难以形容。

    一道剑气,细若游丝,在虚空泠然咋现。

    剑芒朝着沈炼而来,速度十分迅疾,但还在沈炼反应范围之内,他掏出自己的檀木剑,准确无误,向剑芒点去。

    从拔剑,到出剑,整个过程,皆一气呵成,如高山流水,自然无比。

    可是那剑芒,还没到沈炼的檀木剑剑尖上,便突兀消失了。

    好似刚好到了这细若游丝剑气的威力尽头,亦如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

    沈炼格外奇怪,突然听到哧哧的响声,回头一望,却是一道深刻的剑痕,就在自己身后五尺。

    显然是刚才那道剑芒的杰作。

    “这叫做‘有无相相生剑气’,以你现在的修为,倒也勉强能学,出其不意下,还是能在将来,说不准救你一条小命。”苏先生淡淡说道。

    刚才这道会消失的剑气,若是对方没有提前知晓,绝对教人难以防备。

    ******

    江湖中能练成剑气的,已经是一流人物,更何况要练成这种会消失的剑气,当真是难上加难。

    不过沈炼奉信一个道理,实践出真知。

    练一千遍不能学会的东西,他可以练一万遍,只要没有发现,是自己走上相反的路就成。

    苏先生随手一刺,便可以用出这‘有无相生剑气’。

    沈炼光是体会这随手一刺的韵味,便得下一番苦功。

    天下剑法,无论有多么高妙,归根到底都脱不出:劈,斩,截,撩,挑,钩,刺,穿,抹,扫,点,崩,挂,云。

    这十四种用剑技巧,便是剑法千变万化的基础。

    即便是练成千里取人头的飞剑,在对敌时,依旧脱不开这十四种变化。

    ‘有无相相生剑气’的雏形,形成在体内经脉。

    是丹田的内气,经由体内特定的经脉,最后通过剑未媒介,方使成型。

    内气行走,凝聚剑气,乃是最简单的一步。

    可是这‘有无相相生剑气’也由内气一共经过了共计三十五个穴道,方成雏形。

    而最难的一点,便在于那一刺。

    凛凛绝刺,就如画龙点睛之笔,无比重要。

    ‘有无相相生剑气’看似是突兀消失,其实根源在那一刺的玄妙轨迹。

    以沈炼的眼界尚且无法明白这玄妙轨迹的根本道理,亦无法做出解释。

    只是知道掌握那一刺的神韵后,剑气就会在半途进入另外一个空间,从另外一个地方出来。

    空间的玄奥是神秘不可测度,这门‘剑气’其实已经涉及到了空间的奥秘,而沈炼如今的修为,只需要依样画葫芦,就可以施展。

    若是给世间其余修行者知道,不会惊叹这门剑气的厉害,只会畏惧这位神秘苏先生的深不可测。

    正如原子核聚变的公式,中学生都可以学会,但是推导出这个公式的学者,其本身在学术的成就,只能教人高山仰止。

    沈炼没到那个高度,亦不能明白‘有无相相生剑气’的重要意义。

    一次又一次的出剑绝刺,沈炼的剑式愈发简洁。

    他跟苏先生出剑的姿势如出一辙,可最开始的时候,依旧能看出两人的差别。

    尽管出剑的角度和速度,都相差无几。

    沈炼按照这个轨迹出剑,同时不断调动体内内气。

    可是剑气不断发出,总是找不到能够发出后,令它消失的节奏。

    他很耐心,每一次出剑不只是完全模仿,而是用神魂的敏锐,深刻体会每一剑的差别,以及剑气的变化。

    这是很枯燥的过程,却不能偷懒省去。

    正如再伟大的科学成果,也需要一次又一次的计算,一而再再而三的实验。

    完全沉浸一件事,时间就会不够用。

    沈炼出了吃饭、喝水,连睡觉的功夫都省去了。

    他精神力,足够支撑,他许久不用睡觉。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沈炼挥出自己的檀木剑,而这把剑上面更是坑坑洼洼,不但破旧,更显得破烂。

    沈炼蓬头垢面,见不到过去的清秀,双眼也不再神采夺人。

    却是自然而然间,他用力对着虚空一刺,没有剑啸连连,没有半分气息。

    沈炼突然感觉到剑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也有经脉,似乎同为他的血肉。

    那种感觉,极为特殊。

    血肉可以滋养神魂,神魂亦可以反哺血肉。

    他和自己的檀木剑,生出一种难言的联系,并非一人一剑,亦非人剑合一,而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这一刺岂非行云流水可以尽情描述。

    细若游丝的剑气,从剑尖冒出来,突然咋现,随后消失,最后远处的黄土,扬起尘沙,清晰可见一缕深刻的剑痕。

    更重要的是,沈炼体内奇经八脉尽皆贯通,内气开始迅速的循环往复,没有任何阻碍。

    他可以听到自己体内血液奔腾,如若一条长河,哗啦啦的,酣畅淋漓。

    正如久已淤积的河道,一朝疏通,那种快意,难以言喻。

    清脆的掌声,传到沈炼耳中,

    “没想到你不但在半月之内练成这门剑气,更领悟了炼器之道。”苏先生总是如此神出鬼没。

    沈炼贯通任督二脉,内气生生不息,在他眼中实是算不了什么,他还见过生下来就百脉俱通的天才。

    甚至练成‘有无相相生剑气’都在他意料之中,因为他已经给出了练法,只要不是猪,勤修不坠,总能成功。

    唯独沈炼无意中炼得法器,倒教他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