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青玄道主 > 章节目录 第六章终乘白鹤去
    卢生正步而前,他身材高大,一步胜常人两步,呼吸间就到了两个老者近前,抱拳拱手,瓮声道:“两位前辈,可是青玄中的上仙?”

    朱袍老者看了看卢生,面容含笑,道:“成仙哪有那么容易,你们三个跟上来吧。”

    他从袖中掏出三个纸鸢,迎风而涨,便有半人高,落在地上,迎风展翅,两只脚稳稳抓住地上泥土,若不看其面目,当真是栩栩如生,以为是真的白鹤。

    沈炼和卢生都是胆大之人,见了也不怯。径自骑上纸鹤背,两人相视一笑。萍水相逢,看来今后却是同门了。

    一人孔武,却是书生;

    一人清秀,却出江湖。

    唯有那文弱少年,看着纸鹤,有些心怯,不敢上来。

    也不知他是如何过得问心路,更不知他如何度过开山门之前那段险恶时光,难道仅仅凭借,他存在感较弱?

    沈炼观察他很久,到现在都很笃定,他确实没练过武功,更无道法根基。

    那份对纸鹤的畏惧,的确不是装出来的。

    朱袍老者笑吟吟道:“小娃娃,你怕了么?”

    “我不叫小娃娃,我叫小黑。”文弱少年低声道,反驳的语气,很弱。

    低着头,不敢瞧朱袍老者。

    “哈哈,小娃娃,你连这个都不敢坐,怎么赶来青玄的?”

    “我要学仙术,一定要拜入青玄。”说到这,少年露出一种坚定地目光,与他怯弱的外表,极为不符合。

    “你只想学仙术,不想求长生?”灰袍老者忽然发问,目光如电,语气森森对着少年道。

    少年被他目光一盯,吓得差点摔倒,可还是认真道:“我只想学仙术,最厉害的仙术。”

    “为什么?”灰袍老者漠然道。

    “我要报仇。”

    “如果你将来学了仙术,报了仇,又当如何?”灰袍老者继续迫问。

    “我不知道。”少年摇了摇头。

    灰袍老者一挥衣袖,道:“小子向我磕三个头。”他忽地如此,却不说缘由,教人惊诧。

    “葛师兄你这是何意,没见掌门之前,经过‘天地鉴’察看,证明来历清白,不可擅自收徒。”朱袍老者眉头一皱。

    ‘天地鉴’乃是青玄宗门重宝,若是法力足够,便是九天十地,无所不窥,厉害之极。

    灰袍老者深深看了朱袍老者一眼,淡淡道:“那有人擅自给未入门的人,传授玄极功,又当如何?”

    说话间,灰袍老者淡淡瞥了沈炼一眼。

    沈炼泰然而对,他已经回过神来,适才棋局的功法,乃是故意传授。毕竟仙流中人,怎么会随意将蕴含功法的棋局摆出来。

    同时他更佩服两人,随手对棋,居然能将一门玄妙道功藏于其中,不带刻意,实在是可畏可怖、可敬可叹。

    只是有些不解,朱袍老者为何如此做。

    “我哪里有私自传授。”朱袍老者打个哈哈,欲要掩盖过去。

    “你叫小黑,那我就这么称呼你了,你磕了三响头,我就传你仙术。”灰袍老者虽然严肃,口气却缓了下来,更是不理朱袍老者。

    这次朱袍老者也没有阻拦。

    自来徒择良师,良师亦择徒,三人能来此,皆是有缘之人。

    虽然还需经历天地鉴一关,但大都是走个过场。

    青玄虽然衰微,但还不至于有不长眼的人,敢来玩这套。

    其实青玄以前的规矩,都是不用经历‘天地鉴’这关。

    只因百多年前出了一件事,方才有了这规矩。

    想到那件事,即使以朱袍老者多年的修行,都心有余悸,不愿再回忆下去。

    少年老老实实磕了三个头,跟在灰袍老者身边。

    一阵风起,纸鹤随风展翅,飘飘遥遥,卢生体型高大,不得不抓紧纸鹤。

    虽然有两位仙家人物护佑,还是面色发白。

    毕竟事到临头,从高空望下去,足有几千丈,天风习习,吹动卢生,令他半点都不敢马虎。

    沈炼凝神定性,虽然抛开恐惧,望着前面的云舟,也不禁感叹人与人的待遇,差别真大。

    灰袍老者虽然看着严厉,对那文弱少年简直关怀备至,若失散多年的私生子般,不但没让他上纸鹤,而是另外取出一件云舟形状的法器,三人坐于其中,遨游高空,安稳泰然。

    就算这样,少年都紧紧抓着灰袍老者的衣服,不肯撒开。

    也不知道灰袍老者看重了这小子哪一点,竟然如此厚爱。

    青玄留给外界的景象,其实只是幻术,登山之后,方见得这里实是天高地阔,分明就是一块新的大陆,望不见海洋。

    过了一盏茶时光,云舟摆尾,扫出劲风,差点没把沈炼和卢生乘坐的纸鹤掀翻。

    那云舟俯冲而下,落在一座山峰中。

    沈炼和卢生的纸鹤,摇晃一阵,亦随之下去。

    落地之后,扑面而来的清新空气,令沈炼忍不住深呼吸一口,缓解刚才在高空中产生的眩晕,卢生更是立刻下了鹤背,撑在一块石头上,大口喘气。

    到底血肉凡躯,刚才更是生死一线,不在掌握,才有现在的反应。

    这周围天地元气浓厚无比,若是凡人生活在此中,至少能延寿二十载,且百病不生。

    灰袍老者收了云舟,纸鹤飞入朱袍老者袖中。

    在两位老者带领下,沿着一条山路上去,左拐右拐,豁然开朗,面前却是座大殿。

    沈炼抬头,殿上牌匾分明是‘青玄’二字,殿门缓缓打开,出现个道童,扎着总角,脆生生道:“两位师叔,掌门叫我替你们来开门。”

    “每次都来这套,掌门师兄也是不腻。”朱红老者嘀咕道。

    实是这位掌门师兄,每次有人到大殿找他,便提前叫道童开门。一次还能让大家惊讶佩服他的道行高深,次数一多,他们都见怪不怪了,也只有掌门自己还乐此不疲。

    灰袍老者咳嗽一声,拍拍少年的头,示意他不要怕。

    大殿极为开阔,共有两列梁柱,一边七根,纯青之色,上面雕着古朴的纹路。

    再无其余,唯有殿中有一石塌,道人盘坐其上,白须白发,面容红润,只是眉角有着深深的皱纹,有了些许老态。

    论其风姿,正如画中神仙,超然物外。

    两个老者行礼参拜,道:“掌门这三人如你所料,先到了。”

    道人身着八卦紫金道袍,睁开眼睛,打量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