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1824 暴走的战争形态
    高川认为如今自己所在的地方哪怕不是末日真理教的圣地,也定然是一个被末日真理教经营许久的地方。哥特少女却绕过了末日真理教在自己的地盘所必然拥有的先天优势,埋设了一个惊人的陷阱,至少在开局的时候就让末日真理教吃了一个大亏,这可不是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要说搜索到这个古怪的城市,其中或许有敌人的放纵在内,但瞬间从人类集体潜意识中跳跃到这个不知道是物质态还是意识态,就连三仙岛也无法确认具体坐标的地点,若非是哥特少女能力惊人,就只能用新世纪福音和末日真理教达成了某些幕后协议,故意在高川的眼前演戏来解释了。

    高川不觉得眼前末日真理教的损失是在演戏毋宁说,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机突入占据,结果转眼间就因剧烈的环境动荡直接折损了大部分,这样巧合的情况,要说是演戏也未免损失过大了。

    高川不清楚女巫vv究竟做了哪些布置,但是,要将敌人算计得如此巧妙,其过程绝非是单纯用“精细”就可以形容的。搜索到圣地,跳跃到圣地,并以一种相对独立的方式存在于圣地的范围内,引导末日真理教对局势的判断,让其做出他们自认为正确而实际错误的评估,在一个最合适的时机,以最省力也最自然的方式,将整个圣地变成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一个道标,引诱迷途中的五十一区中继器降临,继而配合中继器降临圣地时所定然产生的剧烈冲击,以某种神秘的方式,去引导冲击的方式、程度、规模、范围和性质等等细节要素,并且,在时机上恰好就是末日真理教巫师们入场的时刻。

    这个过程在高川的观测中充满了种种变数,几乎可以说是很难想象能够实际完成的行动计划。在场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势力,每一种想法和准备,仿佛都变成了汇聚成一个戏剧性桥段的必要因素。没有多余的,也没有不足的,精巧到了只要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无法促成眼前的事态。

    高川自认没有这样的目光和执行能力,也因此更加深刻地感受到了女巫vv的恐怖:新世纪福音很强,并不是因为它本身是一个拥有底蕴和活力的组织,而是因为它是女巫vv建立的这样的认知很清晰地就出现在了高川地脑海中。

    陡然出现的大量灰雾漩涡,一侧的地平线蔓延到另一侧的地平线,无以计数的巫师本应该宛如势不可当的洪流般席卷这个古怪的城市,它们就像是一直埋伏在这里,而未曾被他人观测到。然而,巨大的空间扭曲和物质裂缝,以及意识态层面上的震荡,让那些同样神秘的灰雾无法维持形状,一个个漩涡的崩溃,让巫师们的也随之瓦解。那些宛如人类肢体和内脏的肉块和血液从每一个高川可以目视到的地方喷洒飞溅,即便是拥有身经百战的经验,高川也无法从印象和记忆中找到任何似曾相识的痕迹。

    巫师还未露面,仅从目视到的死亡数量来计算,已经远超任何一个高川所知的战场:一万?十万?百万?还是更多?可以说,眼前灰雾漩涡传送阵的大溃灭所造成的腥风血雨,已经远远超出高川下意识对末日真理教所拥有的巫师数量的判断。直到眼前这一幕发生之前,他一直不觉得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有这么多是的,虽然末日真理教一直被默认为整个末日幻境中最庞大也最强大的神秘组织,但其内部构成,其成员数量等等细节部分,对大多数的神秘专家来说,都是十分隐秘而模糊的,哪怕是能够读取仅次之的神秘组织网络球的内部资料,高川也从未对“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有多少”这样的问题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虽然从感觉上,认为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很“多”,但这个“多”的形容到底还是有不少水分就在此时此刻,这个水分被女巫vv那只无形的巨手拧干了不少。高川十分清楚,眼前正在死亡的巫师数量虽多,但肯定不能说占据了巫师总数的大部分,末日真理教绝对不会仅仅针对女巫vv和自己就将所有的战斗力骨干一次性投放出来,哪怕这个地方是它们的“圣地”。

    如果这一次损失能够让末日真理教伤筋动骨,在高川看来就已经是一个足够好的战果了,反过来说,倘若这种巫师数量上的损失,仍旧无法让末日真理教伤筋动骨,那么,末日真理教真正拥有的巫师数量,硬性的综合统战能力,又到底是何等深不可测呢?

    天空在扭曲,大地产生龟裂,可怖的创伤横跨空间上的遥远和辽阔,在古怪的城市中烙印下无法目视到边界的痕迹,从目力可及之处抛洒出来的血肉持续了足足十多秒,溃散的灰雾漩涡变成了狂暴的乱流,宛如从四面八方吹来的飓风,卷起漫天的物质碎片在风力可以抵达的地方抽打,那些拥有古怪形状和曲折过道的城市风景在第一时间就宛如沙堡般被打散了轮廓。半截的建筑被卷上天空,随后被扔向每一个角落,无论站在什么地方都是不安全的。

    可以说,身处于这个“圣地”之中,要在如此狂躁的冲击中找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处所,就高川目前所见,就只有自己和哥特少女所站立的地方这里在整个圣地范围内既不是中心,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所有可以观测到的冲击现象都会在抵达自己两人身边的时候,就已经减弱到了宛如微风的程度。

    哥特少女的洋伞搭在肩膀上,虽然伞是张开的,却没有半点不稳的迹象。高川可以清晰看到自己两人脚下的五芒星,在这次冲击的末尾,还在散发处古怪的红光,就像是有岩浆在这些裂缝中涌动,随时都有可能喷发出来。

    “要进来了!”哥特少女一直注视着上方最扭曲的空间。五十一区中继器的突入,将那部分空间变成了一张弹性的薄膜,这张薄膜的凸起部分已经扩大到了让人觉得随时都有可能破裂的程度。它就像是紧贴着五十一区中继器的外壳,勾勒出一个具体的可以用人的脑袋理解的形状。当然,那并非是一个规则的形状,但却能让高川分辨出弧形和直线形的轮廓线。要让高川去描述,那总体上是怎样一种印象,他自认是做不到的,但与此同时,对“五十一区的中继器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却下意识觉得已经有了远超过去的认识。

    “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有什么多吗?”高川问到。

    “比你想象的更多……据我所知,玛尔琼斯家用素体生命方面的收获和纳粹交换了一部分造物方面的神秘。”哥特少女坦然说:“既然纳粹可以源源不绝地扩大兵力数量,现在的玛尔琼斯家也可以做到了。”

    高川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宇宙中蜉蝣废墟和纳粹月球舰队的异动。倘若哥特少女所说是确有其事,那也就意味着,如今伦敦置换事件的后继发展,已经不再是由末日真理教主导了。纳粹月球舰队看似坠落地球的移动路线,果然一如宇宙联合舰队众人的推断,其真正的目标,仍旧是月球轨道,是如今占据了原月球位置的蜉蝣废墟。而蜉蝣废墟之中由素体生命引发的动荡,其事态背后所代表的,其实是纳粹和素体生命的合作,而并非是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的合作。

    蜉蝣废墟深处的事态变化,关系到统治局遗址这个长久以来都未曾被彻底探索过的神秘之处,一旦产生连锁反应,也定然是全局攸关的剧变。素体生命当然是这个事态变化的主角之一,但是,另一主角到底是末日真理教还是纳粹,所产生的改变也定然是惊人的。

    三仙岛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个重要资讯传播到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每一艘船舰中,然而,落入意识陷阱的人们正处于一个狂躁狂热的状态,从传递信息后所观测到的结果来说,其思维方式中根本没有这份情报的一席之地。纳粹的月球舰队越是接近地球,那种疯狂到了绝望的情绪,就越是可以从通讯的字里行间感受出来,所有人的情绪就像是一根即将崩溃的线,仿佛任何一个平日里看起来普通的言辞,都有可能引发他们的意识崩溃。

    如今这些意识层面已经变得歇斯底里的成员之所以没有让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自爆,完全是因为三仙岛已经彻底接管了所有船舰,具体到船舰内部的每一扇门,都会从人流控制上进行调节。可以说,到了这个时候,整个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能够用相对正常的意识去指导相对正常的行动的人,除了高川之外,已经不存在第二个了。

    高川还在等待末日真理教圣地的冲击穿过茫茫的人类集体潜意识,抵达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各个成员所在的位置。这个过程需要一定的时间,三仙岛已经做好了引导的准备,但与此同时,纳粹月球舰队的移动也未曾停止,它们在穿过了距离地面一万米的高度后,就像是被地球自转产生的离心力给抛开了一般,速度再一次增加。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所有攻击在不动用三仙岛的“柴薪”储备的前提下,都无法在撕裂纳粹月球舰队的不规则多面体舰队群后,进一步扩大战果,哪怕在角度和时机上,由三仙岛对所有预判性质的神秘力量进行整合,可以打开一条看似可以直通月球的道路。但是,即便用上速掠的高速移动,也无法保证在穿越这条道路后,剩余的力量能够对月球造成足够的威胁。

    在和纳粹对峙了如此长的时间后,高川已经完全确认了,月球已经从里到外,从可以观测到和不可观测到的范围,都已经被纳粹改造。就如同科幻小说中,一些星际文明会结合行星的构成形态,将其改造成武器一样,被纳粹改造的月球虽然只是一颗卫星,其体积放在宇宙中一点都不起眼,但纳粹所使用的改造手段,拥有超乎人们想象力的神秘,让整个月球的本质变成了在任何科幻、奇幻、玄幻等等富有想象力的作品都无法触及的东西。它既不符合现有认知,也不符合未来的期许和想象,用“诡异”和“古怪”这样的词汇,也无法形容其“诡异”和“古怪”之处。

    明明在视野中,大体轮廓从未改变的月球,明明是对月球十分清晰的认知,在三仙岛的观测中,已经完全变成了不可描述的样子。这颗月球,无论外形上如何像是原来的月球,都不能用“固体物质”去描述。

    已经如此面目全非的月球上,还存在一个中继器,这正是让高川不敢妄作举动的根本原因。他真切地知道,自己所面对的不是一个熟悉的东西,而是一个看似熟悉的未知事物,而这个未知事物的目标却是已经明确了。

    在三仙岛的控制下,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从另一个高空轨道穿过地球表面,和纳粹月球舰队的轨道形成一个新的夹角,愈加接近蜉蝣废墟。

    与此同时,五十一区中继器纵终于撕裂了薄膜般的空间,一只撞角形状的结构呈现在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仅仅是露出的部分,就已经相当于一栋百米高的摩天大楼,而这部分相对于整个中继器的体积,也未曾占据百分之一。高川拥有对美利坚拉斯维加斯机密区域“五十一区”的整体印象,这样巨大的中继器外形,几乎是不可能在那个地区,于短时间内成形并遮掩过去的。可以说,眼前五十一区中继器的形态,和他对五十一区中继器的最初印象完全不相符。

    即便如此,五十一区中继器的体积,也无法让这块“圣地”的面积变得拘束。若要形容,那就只能说,无论五十一区中继器的体积有多大,脚下的这片土地的面积,也会因此在视觉上放大千百倍,从而让中继器变成一个醒目却不拥挤的景观。(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