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1829 安德的自救
    安德医生试图从这些高川复制体的行动规律中,揪出那些定然还在监控病院内部变化的隐藏者,不仅仅是为了向他们找一个说法,更是为了以此为机,尝试和他们进行合作,找到在万一的情况下,脱离这个孤岛病院的方法。

    过去的对抗,是政治上的必要,也是学术上的必然,但是,如今的合作,却是为了彼此的生存。安德医生不觉得自己胜算很低,在生存危机面前让步和妥协,也从来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毋宁说,只要双方都明白当前孤岛病院所面临的困境,那么,合作就是势在必行。距离预想中最坏的结果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间,他可不觉得,只有自己有这样的紧迫感。

    整个孤岛大体呈半月形,面积不算大,只有三分之一的土地被改造成建筑用地,建筑用地又只有三分之二的面积用作病院运营,而病院面积使用最多的地方,就是安置和研究病人的场所。包括病人和工作人员在内,在最近的数据记录中大概是千人上下,若以一周的时间长度进行计算,人员靠近病院边缘的时间只有四十多个小时左右,从病院边缘向外扩散,距离越远就越是鲜有人涉足。哪怕是警卫队也不是每一天都会沿着病院外墙进行巡逻,大致每周有两三天会去转一圈,大多数人的精力都放在人员活动最为频繁的中心区域。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病院的安防薄弱,只要能够控制病院人员的行动范围,就能够及时在危险出现时抵达事当场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没错,但安德医生十分清楚,非人为的意外和人为的阴谋一直都存在于这个病院,让警卫队疲于奔命的事件,最终放弃调查的事情总有生。

    说到底,这个病院虽然拥有各方支持,但换个角是各方妥协的结果。一些不想让岛屿上太多人知晓的人事,需要一个掩人耳目的场所,这才是这个面积不算大的孤岛没有被全面开的原因。背后支撑这个非营利性研究性质病院的资金,足够挖空整个岛屿,如果真的想要更高的安全性,完全可以做到将常见和非常见的监控系统布置到整个岛屿上。

    安德医生已经是病院表面上说一不二的大人物,但是,哪怕借助现有的工具,他的视野也仅仅能扩展到病院边缘,想要越过那堵看似防御外侧危险的高墙,根本就无法做到。从这个角度来说,病院的围墙更像是为了防止人们太过容易逃离病院。

    也许,对于那些一直借助某些手段,暗中监控病院的人来说,倘若有什么人尝试逃离病院,并付之行动,那么,这个人也是有“价值”的他的行为本身并不重要,也不认为构成了什么威胁,让人感兴趣的是,究竟是什么促使他产生“逃离病院”这样的念头。这座病院只有签下协议的工作人员和无法自主的病人,两者显然都不会在“正常情况”下产生这等念头。

    狭窄的已知,和庞大的未知,岛屿上人们活动面积和视野面积的分布,也正是病院内研究者对“病毒”的研究结果的真实写照。

    走到眼下这一步,眼睁睁看着整个病院沿着无可挽回的深渊坠落,哪怕是曾经雄心勃勃的安德医生,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处于失败的边缘,腿脚稍稍一松,就会摔个粉身碎骨。他重新审视病院的现况,做出了和当初签约工作时同等重量的决定:接下来的时间,如何脱身要比研究“病毒”更加重要,哪怕从现有的资料来看,“病毒”对人类社会结构有着如此恐怖的破坏性。但是,研究已经无以为继,无论时间和人手都已经到了极限,所以放弃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哪怕这时的放弃会让自己从前的努力前功尽弃,说不定会从“人类社会”这个层面上产生更大的恶果,也同样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放在其他任何时候,他都不会相信自己给出的这些个理由,但他在认真思考后,认为自己必须接受这个理由,为此对自己使用了心理学方面的手段。这些对自我内心进行干涉的行为,让他哪怕在困境重重的情况下,仍旧可以保持一个冷静的心智。

    安德医生不时从百叶窗窥视房间外的情况,那些活动的阴影并没有保持一致性的行动,从个体的角度来说,时而暴躁,时而安静,时而活跃,时而沉寂,并不因为他们是不是“高川”的样子,就有所不同。这些病人有的会说话,但是,恐怕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出的声音,已经过了正常人类的声线范围,而嘀咕的语言也绝非是常见的语言哪怕是熟悉五国语言的安德医生,也无法分辨那到底是哪个国家的语言,更确切地说,他不觉得这是地球上的人类有史以来出现过的语言。

    夜晚的气氛因为这些人影的活动和无法理解的语声变得愈诡异,让人只要稍微感受一下就会遍体生寒,完全不想要到外面去,只想着在更黑暗的地方躲藏起来,直到白天降临。不过,安德医生认为,只有这样的夜晚,才拥有找出转机的可能性。

    在他的地位可以得到的情报中,有太多的线索显示,如今病院的状况有一半是人为推动,而并非完全是“病毒”急剧感染的结果。那些不受到病院各个机构直接控制的隐藏病毒”变得活跃起来的时候,顺水推舟地导致了这一切,而对方也暂时还没有撤离的想法,似乎还想要更进一步地做些什么。

    安德医生在这些天已经确认过,包括自己在内,只剩下三十人左右还能全天候维持正常的心智和行动,对比起有记录的千人数据,想要维持正常的活动,也已经是勉为其难了。可以说,就算他们藏得再好,只要大环境没有好转,减员就会持续下去。要想活命,就必须对病院进行深度挖掘。

    安德医生作为头脑最清醒的人,为其他人都布置了任务,各人彼此之间或许在过去有矛盾,但在这个时候,也决定精诚合作,这个结果已经是近些时间来难得的好消息了。众人利用白天的时间搜索了病院系统的方方面面,从前作为机密的区域,也被安德医生强行开启了权限,但是,他们并没有找到明确的线索。

    最初大家就猜想,那些躲藏起来的人也许在病院布局上另建了密室,而最经典的密室,不是隐藏在已知房间的隔间中,就是挖掘到地下深处。而病院建筑蓝图上,并没有标出这些密室的空间结构和可以进行推理计算的数据。一开始安德医生就是这么想的,在过去也多次对建筑内部进行详细的检查,可是,对方的隐藏手段无疑更高一筹,在安德医生尚有自制力的搜寻下,没有露出太大的马脚。

    如今,幸存者的易见和安德医生的想法达成一致,将安德医生过去做过的事情又做了一遍,却仍旧没能找到更多的线索,这就不禁让人深思,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要说猜测,大致有两种被多数人认可的理由:之一,藏身所和病院建筑并没有直接的结合点,并将出入口设置在病院边缘或以外的地方,己方需要扩大搜索面积;之二,藏身所和病院建筑有明确的结合点,但却利用了某些乎众人能力的技术隐藏起来,想要找到它们,最有效的方法,恐怕就是用挖掘机在可疑的地方朝地下打动,强行破坏地下结构,亦或者是以这样的方式,逼迫对方现身。

    安德医生在这两种方法之外,给出了自己的想法:高川复制体和病人们的异常,倘若真有人力推动的成份在内,那么,对方定然会一直对高川复制体保持关注,并在一定条件下,对高川复制体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检测。按照过去这些人的行动,他们显然也在研究“病毒”,也做过盗取病院研究资料,干涉病院研究对象的行为,但似乎从来都不打算走病院走过的路线。这些迹象让安德医生有这样的猜测:这些隐藏者不仅有金主的监控者,有商业性质和非商业性质的间谍,但同时也是和病院研究并行的另一套研究系统,他们做的工作,实际扩大了“病毒”研究的效率和可行性。

    采取一明一暗的研究系统进行工作,在许多研究中都是浪费资金,遭人诟病的多余行为,但也并非没有好处。先不说竞争带来的好处,从“病毒”已经表现出来的威胁来说,将苹果放在不同的篮子里,也是必须的。

    也许多开几个研究所,对“病毒”进行研究,将研究成果进行共享,是一个不错的主意,但反过来说,在同一个研究所中安置一明一暗,一主一副的研究系统,并在一定程度上禁止双方交流,以期待在隐约的竞争和有限度的交流中,孕育出不同的成果,也颇为让人期待更进一步说,也许背后支持“病毒”研究的人,有着比常人更高的前瞻目光,觉得必须想方设法保证研究方式的多样性,从形式和行为上,确保能够在一个限定的时间内取得可观的成果。

    眼下这个孤岛病院看似被放弃了,但实际上,被放弃的只是久久无法拿出成果的表面上的研究系统,在众人所无法注视到的地方,或许已经有人拿出了更进一步的成果。如此一来,既然隐藏在病院阴影中的那些人如此大张旗鼓地活动,是不是可以认为,他们的确获得了更大的成果,在这场研究竞赛中,完全逆转了先期的劣势,反而将安德医生自己等人逼入了绝境呢?

    从这个角度出,那些已经取得了优势的人,也想要切实地更进一步吧,假设如今病人们的表现,都是他们的研究,那么,他们必然保持一定强度的观测,并想方设法控制病人的活动。如此一来,他们的活动痕迹,就会从病人身上表现出来,不再是无迹可寻。

    病人最活跃的时间,也是高川复制体这一明显特异性的群体最为活跃的时间,就是在夜晚,那么,即便这些病人的活跃,让黑夜变得极其危险,众人也只能从这个时间段下手了。

    这样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其他人的认可,而安德医生也十分清楚,这是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可想了,只能遵从还能够找到办法的人。

    在夜晚观测病人的行为已经持续三天,因为可选人数只有三十人,又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这个固定的时间段参与到这个行动中,所以,能够同时观测的地域范围其实很狭窄,迫使他们必须进行优先选择。哪怕依赖病院现成的监控体系,三天的时间,也只能对病人主要活动区域的三分之一轮流进行监视。因为,这个监控体系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割裂的,并不存在一个统一的控制中心安德医生在刚知晓这一情况时,就觉得是多方博弈的妥协结果,是一种明知不便却又必须坚持己方利益所产生的畸形。他对此并不反感,也觉得是当前人类社会行为中的必然结果,但是,如今这个必然结果的坏处,却迫使他不得不苦笑起来。

    今晚能够找到线索吗?安德医生不确定,心中有些不安,毫无结果的行动拖延越长,人心也会变得愈加散乱,无法在这个时候凝聚起来的人心,反而会在关键时候拖后腿。安德医生已经隐约感觉到,在这三天中,已经有不少人开始质疑这个行动了。

    然后,在某一刻,他腰间的传呼器开始震动起来。

    安德医生的心脏猛然一跳,他意识到,期待已久的线索出现了,自己等人的潜伏并没有做无用功。(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