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10 黑色之梦
    危险尚未远去,我不打算睡得很沉,但是**和精神的双重疲劳以压倒性优势战胜了警惕心。我堕入感知的深渊,**仿佛无垠大海,灵魂被冰冷的海水包裹,推攘着,一**冲向某个岸边。

    我睡着了――

    我知道自己睡着了,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无论怎么努力想要醒来都办不到,堕落的灵魂身不由己,就像嵌在琥珀里的虫子,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作,唯一能够控制的只有思维,而思维也正被源于更深沉的本质处的恐惧所侵蚀。

    这是一个梦,但又不像一个梦。

    我似乎听到一个声音:

    来……的真名……西……

    是谁?在呼唤我?

    我用力睁开眼睛,弹起腰肢坐起来。黑暗的帷幕遮在眼前,让我一时分不出是在梦中还是现实。

    如此静谧,呼吸声和心跳声就在耳边鼓动,出了一身汗,背后湿凉。我沉重地呼吸,静静地坐在那里,外边隐约传来低沉的嚎叫声。

    眼睛逐渐习惯黑暗的时候,富江不知何时也醒过来。她没有起身,睁开的眼睛在黑影中像猫的眼睛一样明亮,有一种妖异的美感。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她的手,温软的触感好似电流一样钻进手心。我反射性挣了一下。

    没有挣脱。

    “几点了?”我问。

    她放开我的手,将旁边的闹钟取来。我打开手电筒,将光线调到最弱,凑上去。光在闹钟玻璃面上扩散,我们好似缩在一只淡淡的光茧中,感到安心。

    凌晨一点多。看似过了很久,实际上才睡了不到四个小时。

    我揉脸,手指插进头发理顺,终于让懵懂的脑袋清醒了点。想让富江继续睡,可是她已经坐起来,看上去也没有睡意了。我觉得是自己做噩梦吵醒了她,心中有些愧欠。

    她只是摇头。

    “很可怕的噩梦?”

    “……大概吧。”

    我还记得梦境和梦境中的呼唤,可是那到底是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在梦中陪伴自己的只有黑暗、禁锢和侵蚀,就像被困在地狱的刑台上。这个梦是有意义的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太糟糕了。

    处在同样的环境里,富江的情绪看起来比我稳定得多,当我问她做梦没有,她说做了。于是我出于隐忧,提出交换梦境内容,然而她拒绝了。

    在手电筒的微光中,富江捏着下巴自顾自笑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既然如此,我没有强求。对于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的梦,我也做了几个推测。除了正统的梦解析学说,也有更为贴近幻想的理由,涉及地狱、末日和灰石。

    也许吃掉灰石的我们正发生变异,谁知道呢?

    庭院里忽然传出一阵激烈的枝叶摩擦声和折断声,听起来像是有重物压断了树梢。如此突兀,以至于我们都在第一时间明白有事情发生了。

    意料之中。我俩没有天真到以为自己可以安然度过这个晚上。

    我第一时间将手电筒关掉,和富江对视一眼,默契地放轻手脚来到窗边。富江小心翼翼地掀开窗帘一角,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庭院里的物体在夜影中浮现轮廓,靠近左侧的一处和印象中有些不符。风不大,可是一颗靠近围墙的树木如同醉汉般摇晃,精心剪裁过的树梢像是被狗啃了一块,变得有些狰狞。

    有东西进来了。我从富江的眼神中看到相同的答案。

    除了第一声,它就没再发出其它声音,诡秘得仿佛黑暗中的妖精。

    这是一只习惯于在黑暗中狩猎的怪物。就算没有智慧,它那潜伏性的本能也比幽灵犬更狡猾。

    富江放下窗帘,我们坐回原来的位置。

    我重新检查箭支和子弹,将手枪收好,拿起弓弩。富江的手指在斧刃上摩挲,锋锐的触感似乎沿着手臂直抵眼神。

    头顶响起碰撞声,我们立刻压低了呼吸。

    根据声音判断是在四楼,它在走廊上触动了我们设下的警示陷阱。被牵扯的空罐发出沉闷空洞的响声,还有一些置物推开碰撞的响声,唯独没有听到它的脚步声。

    我和富江根本没有看到它长得什么模样,但是响彻在走廊和梯道上的空洞声好似连锁一样,证实它的逼近。一声,两声,步过走廊,沿着楼梯爬下,轻巧地越过我们设置的障碍。

    停下来,又走动。像只徜徉在草原上,眯着眼睛觅食的狮子。它发现我们了吗?

    当习惯了黑暗,夜影已经不足以阻挡我的视线,只像是隔了一层朦胧的纱。

    我和富江对视一眼,发现她同样有些紧张,指节紧紧扣住斧柄,又稍微松开,如此反复。

    富江忽然朝门口走去,我连忙拉住她。她回头看我一眼,充满斗志和杀气的眼神似乎在说:

    出去干掉它!

    为什么?我同样用眼神表明自己的疑惑。我们没必要招惹它,只要躲在房间里,它不一定能找到,就算被找到了,也能依托地理的优势取得胜机。

    我不敢出声,生怕被它发觉。能在黑夜里灵敏地行动,它的感官肯定十分敏锐,而且它看上去像是从外边跳进来的,运动机能十分优异。幽灵犬可以借助墙壁四处跳跃,甚至攀附到天花板上,现在这个不知是什么的怪物肯定做得更好。

    走廊上遍布障碍,对于只能在地面上奔跑的我们,反而是一种劣势。

    当时的策略,就是死守这间据点。

    出去迎敌?开什么玩笑?我蠕动嘴唇,无声地告诉她,在外面的胜算更低。

    富江偏头盯着我,面无表情,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什么,眼神中闪烁的东西让我感到不安。

    她咧嘴一笑,并非嘲讽,而是某种更强力更倔强的冲动。

    “我去干掉它,你留在这儿。”她贴近我耳边轻声说。

    语气里流露出来的意志十分坚决。

    “别做蠢事!”尽管这么说,但我知道阻止不了她。

    “我必须去,否则等下会有大麻烦。”

    “你怎么知道?”

    “直觉。”

    直觉!?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哑口无言。

    富江轻轻拉开房门,夜光宛如流水泼洒在她矫健的身影上。我一点也不想出去,可是不能放任她一个人面对那只恐怖的怪物。在她关门的时候,我健步上去按住大门。

    迎向富江询问的目光,我说,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