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13 斗牛士
    怪物喷出一口气,血口张开露出半截弩箭的残枝。当我走到距离它只有五米的地方时,立刻像头蛮牛一样冲过来。

    初速度极快。

    连眨眼的时间也没有,我朝旁滚开。一蓬草芥从原地炸开,劲风刮得呼呼作响,我稳住身体,只看到两行深深的犁壑,尽头是巨大的脚印,而那具庞大的身躯已经不见踪影。

    藏在夜光中的景物忽然暗淡下来,我的视线朝上抬,乌云般的身影遮住月亮,如山峦重压下来。此时我还没来得及站起身,连忙手足并用朝一边躲开,匆忙之间打了好几个滚。

    怪物沉重的身躯就落在距离我一米多的地方,地面明显在摇晃,仿佛在它的脚下有一颗地雷被引爆,草皮和泥石铺头盖脸打了我一身。我的心脏剧烈跳动,说不上是害怕还是兴奋,只是有一种刺激的感觉,胃部泛酸,肾脏也提了起来。

    我吐出草屑,举枪朝怪物转过来的脸扣下扳机。怪物的另一只眼睛也被射瞎了。剧烈的枪声回荡在夜空中,震得耳鸣,还没息落,大铁门的摇晃声像是涨潮般激烈,丧尸们挤在一块仿佛要将铁门推倒。

    怪物再一次尖叫起来,我想它一定又痛又恼火吧。身上多处的伤口,突如其来的失明以及被猎物戏弄的刺激,都让它快要发疯了。

    在它发疯之前,我爬起身绕着弧线朝它身后跑。同时祈祷它的听觉和嗅觉没有敏锐到可以代替视觉。

    怪物开始左冲右撞,完全不辨方向,也根本没有发觉屏住呼吸,努力在阴影中藏起身体的我。这时我总算松了一口气,取得先手就可以慢慢炮制这家伙了。

    没有龟缩在据点里,也没有将走廊变成战场,面对这只怪物超然的**和破坏力,宽阔的草坪让游击战术拥有了发挥的余地。富江的用意证明了其价值。不知道她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大概是猜的,然而即便是运气使然,也能证明我们天命在身。

    唯一的瑕疵在于富江还是受了重伤。她的勇猛让我一直心惊肉跳,使我以为这次是她的舞台,结果她还是吃了苦头。

    话说回来,如果这次由我担任前锋,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怪物换了几个方向,一头撞在水池上,石块崩落,池水从缺口涌出,打了它一身。受到这股刺激,它的动作立刻变缓不少。我抓紧斧头,它要醒来了。

    这并非很坏的结果,就算想要乱中取胜,我也赶不上它的速度,抓不住疯狂的变向。

    有多少人敢于接近疯牛,又有不被误伤的技巧呢?

    它安静下来,我才有机会靠近它。

    怪物靠在池边缺口上,要不是看到它呼吸时腹部轻微地鼓动,还真以为它快不行了。

    它的确虚弱,但肯定没有到油尽灯枯的时候。

    不少狡猾的野兽会诈死,也许它也在试图引诱我。

    枪膛里还剩下最后一颗子弹,我有些头疼,区区一发子弹能够在它头上造成多大伤害?我读过的一些课外书籍里提起过,狩猎体形巨大的野兽,需要大口径的枪械。

    普通人仅用一把猎枪的话,连野猪也没办法打赢。

    面前这个大家伙明显不是野猪能够比较的。

    冰凉的夜风带不走身体的热量。我往口中塞了几块灰石,它们很快在体内分解。也许是身体疲劳,精神却格外集中的缘故,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分解时产生无数丝线般的热流,这些热流一部分钻进肌肤和内脏,整个人好似包裹在不明显的温水里,另一部分则流进左手腕消失了。

    左手腕内侧是那块神秘的菱形纹身。

    也许富江表现出来的匪夷所思的能力,并不单单因为她自身资质斐然,以及服用灰石较多的缘故。她没有菱形纹身,所以灰石产生的力量全被身体吸收了。

    这些想法只如燕子掠过脑海。

    我注意到一株十公尺外的大树,树干连成年人也无法环抱。木板和铁索制成的秋千系在粗壮的树枝上,在风中微微摇晃。我轻手蹑足地朝那边退走,一直走到树干旁,拾起地上的石块用力扔到怪物身上。

    怪物还是一动不动,我又拾起更大的石块,还没来得及掷出,怪物一个翻身,长角再一次闪烁起蓝色的火花和电弧。

    它转向我的时候,我赶紧躲到树干后。电光火石的一闪,躲在树干阴影后的我只感到一股焦热从前方传来,一股轻烟夹杂草木烧焦的味道钻入鼻孔。我不由得又倒退了两三步。

    闪电没能点燃大树。我跳出阴影,再一次掷出石块。这一下狠狠地砸中怪物的鼻子。它没再放电,挺身朝这边冲来,因为看不见的缘故,狠狠地撞在树干上。

    秋千好似要脱落般随着树枝剧烈晃动,无数落叶和残枝从树冠上洒落,还有好几个拇指大的青果,全都砸在怪物身上。

    怪物的角深深插进树干里。我从树后跑出来,斧头狠狠在它的长角上砍了一记,想要砸断它。

    好似砍在铁棍上,真是坚硬。

    怪物反射要扭头,可是长角一时半会拔不出来,像个小丑般和树干较劲。

    我见状鼓起勇气再一次砍下,这次目标换为长角和额头交接的地方,如同要将长角从它的额头里挖出来一样。

    怪物吃了一记重击,不由得倒退几步,长角从树干里拔了出来,额头却鲜血淋漓,皮肉翻滚,身体踉踉跄跄地坠了一下。它看上去脑袋不怎么清醒,拼命摇晃,痛嗷也显得有气无力。

    我冲上去,像是处刑的刽子手般,朝富江在它脖子开出来的伤口砍去。手中传来的感觉,显然是斧子砍进了颈骨,但是因为骨头坚硬所以没能砍断,反而嵌在里面,被怪物用力一挣,连带斧头一起脱手。

    似乎察觉死神的阴影笼罩在头顶,怪物再一次疯狂起来,朝受到攻击的方向横冲直撞,又人立起来,前肢胡乱挥舞。我差一点就被扇中,连忙远远跑开。

    现在手里只剩下仅剩一发子弹的手枪了,我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双方比较起来,怪物吃的亏更大一些。问题在于,我的手中没有能够造成致命伤害的武器。

    我只好放弃继续进攻的机会,任由怪物自顾狂乱,跑回富江身边查看她的伤势。

    吃下灰石后,严重的外伤没有明显的好转,但是她的精神比之前好了许多,虽然吃力,但能够开口说话了。

    “真……真是……狼狈。”

    “别说话。”

    我掏出灰石塞住她的嘴巴,她自己的灰石早在休憩时就吃完了,但我手中还剩下十颗。

    不过就算这十颗绿豆大的灰石全给她服下,对这么严重的伤势来说大概也只是杯水车薪吧。

    使用菱形印记应该可以得知怪物的一些资料,但我呼唤了几次,一点作用也没有。

    尽管如此,我仍旧觉得这只能够放电的怪物比幽灵犬更强大。

    必须杀死它才行。如果将它制成灰石给富江服用,她一定能够迅速好转起来。

    这么想着,我取回弓弩,上弦后再一次朝怪物走去。

    怪物在水池和秋千之间打转一阵,没有取得丝毫战果,只好爬在地上沉重喘息。

    它的嗅觉和听觉似乎并没有预料中那么好,也许是受到重创和精神刺激的缘故,而且风向并不合适,丧尸群的哀嚎和它们撞击铁门声更是不胜其扰。

    斧头仍旧嵌在它的脖子上。

    我有了个主意,避开风头绕向水池的另一边,那儿有一块用来装饰的光滑岩石,大约有两米高。在公园里经常可以见到类似的石头,孩子们可以在这些石头身上找到足够的乐趣。

    它可以助我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