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15 长夜尽头
    某种生命掠过草丛和树叶,沙沙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渗进黑暗的房间里。我将弓弩和斧头抱在怀里,汲取它们的坚硬和血腥味所带来的安全感。我都变成这样了,不由得想到手无缚鸡之力的富江是不是更害怕呢?我坐在富江身边,紧紧抓住她的手,就像前半夜富江主动伸出手来那样。

    沙沙声好似涨潮般移动着,很快就包围了整栋建筑,然后涌进走廊、楼梯和敞开的房间。就好像整栋建筑灌了水,除了我们所在的这间,其余地方都开始进水,又从各处缝隙中溢出去。

    我想撩开窗帘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刚想移动手却被富江抓住,她的力气不大,不过明显表示出不想让我离开的意思,于是我又坐下来。

    外界仿佛无止尽的声音更显得房间的静谧,在黑暗中可以听到富江的呼吸。她就像在做噩梦般,不断扭动身体,呼吸也渐渐变得沉重。我很着急,但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她的身体重度灼伤,不是一般的急救措施可以应付的,而且手头也没有医疗用品。

    自己能做的事情只有祈祷,我第一次碰到如此痛苦的事情。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每一秒在我的感觉里都变得漫长。好几次,沙沙声流淌到这个房间的大门上和窗户上。四壁、地板和天花板仿佛随时会被腐蚀掉一样。让人觉得这个看似坚固的据点就像满是窟窿的奶酪。

    然而它们始终没有进来,或许是封死了它们进入的缝隙,或许它们没有感知到这个房间里还有两个大活人。

    就这么战战兢兢地渡过了难挨的一晚,我整晚都没合眼,既要留心那些未知生物的动向,又要照顾辗转反侧的富江。

    虽然黑暗中看不清富江的伤势恢复得怎样,但从逐渐平稳的声音和动作可以猜出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有一段时间她的身体散发出非同寻常的高热,不住喊渴,我不得不捂住她的嘴巴,用另一只手倒水,险些就弄到瓶子发出声音。

    这一切都过去了,沙沙声在建筑中冲刷好几遍,倒带般从各个房间和走廊上撤出,下了楼梯,向四面八方退去。直到声音完全熄灭,我又等了几分钟,这才放下陷入熟睡的富江,轻手蹑足揭起窗帘一角。

    依稀的晨光涂抹在天空和大地上,黑夜的影子正逐渐淡去。一丝光从玻璃外射进来,在地板上留下白色的印子,我的心情也好似掀开了笼罩许久的阴云。

    天空还是一样蔚蓝,白云舒卷,庭院变得清晰。除了崩塌的假山,崩坏的水池,坑坑洼洼的草地还记载着夜晚的残酷,那些残肢断臂全都不见了。

    干净的色彩,却没有丝毫人气,就像荒废的鬼屋。目睹这一切,生出一股复杂的劫后余生的情绪。

    我拉开窗帘,让新生的阳光彻底驱散房间的阴霾。

    躺在地上的富江朝窗户这边翻过身来,随时都会醒来的样子。那颗核桃大的灰石发挥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效用,富江原本焦黑的肌肤如同蜕皮般龟裂,不少地方旧皮脱落,露出白皙红润的色泽。倒是头发也大片大片地脱落。

    我怀抱着满心的喜悦走到她身边,在昨晚煮面的地方架起锅子,点燃煤气炉开始烧水。

    香烟包装被压得干瘪,只剩下一半,我将扁形的香烟取出来搓圆,就着煤气炉的火点燃。

    我吸着香烟,夹烟的手颤抖起来,怎么也压抑不住,心情却前所未有的平静。

    大概是被烟雾熏到了,水还没烧开,富江已经睁开眼睛。

    醒过来的富江迟钝地盯着火苗,两三秒后,猛然坐起来,然后按住额头呼痛,就像喝醉酒一般不怎么清醒。

    “什么时候了?”

    “太阳刚出来。”

    “你打赢了?”她求证般凝望我。

    “你不记得了?”

    “模模糊糊有些印象……我好像睡了很久。”她梦呓般自言自语。

    “伤得那么重,现在还能爬起来就够惊人的了!”

    “该不是睡了一个星期吧?”

    富江挠挠头,结果脱落的头发大片大片缠在她手上,似乎并不是很疼,但是足够让她张口结舌地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她开始歇斯底里地将旧皮和头发都搓下来,甚至不顾我还在一边,将破烂的衣服都脱了下来。

    只穿内衣的富江完全展露出峰峦起伏的身段,毫不羞怯地将视线转过来。呆在一旁大饱眼福的我反而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脸上火辣辣的。

    “咦,竟然脸红了?”富江发出故作惊叹的声音。

    “该不会第一次看到只穿内衣的女人吧?”

    “哈哈,没想到阿川这么纯洁呢,是处男吧?连那种杂志和网站都没看过?”

    “我很有自信哦,比任何平面模特儿都不逊色,全天然。

    “对了,要不要摸摸胸部?就当是谢礼了,优惠大酬宾。”

    诸如此类的话语像机关枪一样发射,还摆出各式各样撩人的姿势,活力十足,根本看不出昨晚那副病恹恹的模样。

    尽管如此,我还是挺佩服的,她似乎没有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如果是我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想必这个时候想要活跃也没那个心思吧。

    “什么啊,我可是久经阵战了。”我嘴硬着,被她这么说当然会觉得有些丢脸。我将自己的衬衫脱下递过去。男人赤膊没什么,但是女性的话,明明穿着内衣也会被当作伤风败俗。

    说到内衣,富江的是紫色的,并非那种轻飘飘的蕾丝,更偏向性感泳衣的感觉。

    富江用一整瓶的水来清洗头部、脸蛋和身体,披上衬衣后,布料黏在湿哒哒的地方,那种成熟撩人的感觉反而加重了许多。

    她在我身边坐下来。

    “来一支。”

    我将香烟递给她。

    “真惨。”她捏着又扁又折的香烟在眼前转了转,叹了口气,点燃了。

    我拿来杯面,顺便用菱形印记查看她的资料。

    姓名:富江

    年龄:二十三岁

    职业:研究生

    评价:d+

    在评价上升了一个位阶,但是从外表上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话又说回来,昨晚她和角怪战斗时表现出来的运动能力真有些吓人。她说过自己能轻易解决幽灵犬,的确不是夸夸其谈。

    对比起来,我此时的资料并没有多大改变。

    姓名:高川

    年龄:十七岁

    职业:学生

    武器:消防斧,左轮

    评价:e+

    令人疑惑的是,富江制作的弓弩并没有算在武器一栏上。这其中肯定也有些说道。

    我将这些想法也写入日记中。虽然经过了昨晚惊心动魄的战斗,描述战斗的文字反而更少了,更侧重于对怪物和自身一系列变化的分析和猜测。

    富江静静在一旁看着我写完,然后将泡好的杯面递过来。

    “谢谢。”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我模糊应了一声,低下头呼哧呼哧地吃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