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16 追踪
    吃完早餐,大约七点钟左右,我和富江决定重新巡查大楼和庭院。昨晚之前草坪上还狼藉一片,如今却什么都没剩下。那一大群未明生物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将残羹剩饭扫荡得一干二净。联想起那声突兀的金属声,我想探明它们究竟是从哪儿进来的,以及它们的存在究竟引起这片地区怎样的变化。

    铁门外的丧尸依旧拥挤,从昨晚被战斗声吸引过来后就没有散开,不过却安份了许多,只是像迷惘的丧家犬一样四处徘徊。

    因为它们的存在,让我和富江的逃脱计划完全破产了,现在就算翻墙出去也一定会被尸体的海洋淹没吧。

    如果能够找到那群未明生物进入的地方,说不定能够找到新的线索。因为庭院开阔,一眼看去没什么隐藏的,所以昨天我们都忽略了,现在看来必须认真排查。

    “身体怎样?”我一边收拾垃圾一边问。

    虽然收拾干净也没有什么好处,不过我稍微有些洁癖。将垃圾装进塑料袋中放置墙角,走到正在移开堵住门口的重物的富江身边搭手。

    “很好。”她耸耸肩,站起身甩动手臂,“感觉不到痛楚,似乎比之前的状态更好。不过惨痛的经历实在让人记忆犹新。”

    “被烧焦?”

    “不,蜕了一层皮,而且头发掉光。”富江认真地看着我说:“像个化疗的癌症病人,连衣服都没了。”

    “没那么糟糕。你比病人健康美丽多了,而且……内衣不错。”

    “多谢你的恭维。”

    “我只是说了实话。”

    难以想象,这样的话竟然出自我口,我和富江认识不过一个晚上,现在却好得像是闺中密友。不太像我的风格,大概是荷尔蒙和肾上腺素的缘故。不过并不讨厌。

    没错,我不讨厌富江。

    “牢记教训吧,不是每次都有救命稻草。”

    “当然。”她挪开一张椅子,忽然说:“真的不想摸一下?”

    我的视线不由得落在她的胸口上,惊爆的尺寸和形状毫无疑问充满了诱人的魅力。她左手插在腰间等待我的回答,表情看起来十分严肃,反而令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犹豫了一下。

    “现在不……可以赊欠吗?”这么回答到。

    我尴尬地假咳。

    富江嘿笑一声。

    搬完门障后不由得感叹昨晚自己竟然能在短短时间内就将它们堆砌起来,人在危险下的潜力真是不容小窥。

    我将斧头交给富江,背起箭囊,箭矢剩下不多,射完后就手无寸铁了。不过在白天,小心点应该不会碰上什么大麻烦。富江盯着斧头反复看了几遍。

    “这把斧头真的是消防斧?”

    “当然,我从消防用品柜里拿出来的,有什么问题吗?”

    “只是……”富江疑惑地摇摇头:“好像大了一些,而且砍人太顺手了。”

    “你在开玩笑?”我不由得反问道。

    “阿川,看看我现在的资料。”

    如她所愿。

    姓名:富江

    年龄:二十三岁

    职业:研究生

    武器:消防斧

    评价:d+

    “这武器倒是谁都能用。”她自言自语着。看起来仿佛对没有得到菱形印记仍旧耿耿于怀。

    “得了,疑问像山一样多,一个个来。”我带头走出房间:“先把大楼的所有房间都查看一遍吧。”

    富江快步跟上来。

    这次排查行动要比昨天顺利得多。没有敌人,没有意外。走廊、楼梯和房间的布置没有改变,只是没有了变成丧尸的尸体和断肢,只剩下斑驳的血迹证明它们曾经存在。进入四楼被幽灵犬当作“餐厅”的大房间,不由得对着地板和墙壁上的印子面面相觑。

    恶臭和苍蝇并没有消失,充斥着令人作呕的气味,但是那些骨头和肉块同样不见踪影。

    “是吃尸体的虫子。”富江断言道,声音沉闷。

    她和我一样用一只手掩着鼻口。

    “希望它们不吃活人的鲜肉。”

    富江绕着那片痕迹观察了一阵。

    “没有看到呕吐物,你清理干净了?”

    “呕吐物?”我疑惑地问到。

    “当然,第一次见到那种景况的普通人都会呕吐。”富江看向我:“昨天我进来时似乎也没看到。”

    “我没呕吐。”

    面对我的声明,富江只问了一句:

    “你真的只是普通的优等生?”

    当然。

    “我接受能力比较强。”

    “不,你的心理和生理有问题。”

    于是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权当没看到。

    我和富江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可疑的东西,那些吃光尸体的怪物甚至连移动痕迹都没留下。也许留下了,但不用特殊的仪器无法检测出来。我们一边拌嘴,一边走出大楼进入庭院。

    庭院里阳光普照,植物生机勃勃,但就和在楼上俯看到的一样,除开残破的景状,肉类被彻底吃光了,甚至连虫子和鸟儿都没有。死一般的沉默。

    我和富江在水池边驻足,百无聊赖地打量四周,就连铁门外的丧尸也没理会我们。我们就好似遭遇风暴,被海浪冲到荒岛上的无辜游客。

    并非无法生存,却有一种漂泊带来的疑惑和无奈。

    整理好心情,我们继续朝围墙边缘搜索。路过秋千时,富江兴致勃勃地荡了一阵,好似找回童年般欢乐。那棵大树被电击的地方损伤严重,但并没有动摇它的根基。继续往后走,陆续经过令人怀念的石质乒乓球台,跷跷板,沙坑,单双杠,将两根铁管作为滑道的大象滑梯。

    全是给孩子们玩的。让人不得不怀疑这里是不是幼儿园。

    “也许是福利院。”富江猜测。

    “翻翻办公室里的文件就知道是不是了。”

    口里这么说,但我一点去翻看的动力都没有。谁管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绕了一大圈,进入大楼的侧后方时,泥土湿润起来,随着逐渐深入,变得更加泥泞。富江也注意到了,因为她的运动鞋被溅起的泥水沾上许多斑点。她蹲下来,和我一起寻找水流的方向。不一会就找到了漏水的地方。

    那是一个石砌的入口,看起来像是陈旧的防空洞,已经多年没有使用,通体长满青苔。锈迹斑斑的铁门倒在地上,旁边是一截胶管,胶管另一端接在水龙头上,淙淙地淌出水来。

    从外边眺望,只能看到入口处的一截台阶,更深处被昏暗笼罩,模糊不清,连阳光也无法眷顾,散发着阴湿的凉气。

    虽然不知道它通向什么地方,但是那些被暂时命名“食尸虫”的怪物应该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富江吐了口气,和我对视一眼,一同折身返回据点。

    我们决定一探究竟,但是必须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