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18 黑白
    中午一点钟左右,我和富江不约而同停下手头的活。午餐分食了最后一碗杯面和几块巧克力,饭后吸着香烟将自己觉得有用的东西装进自制背包里,把所有的武器和两套防护服并排列在地上。

    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面对这些用具坐在地上用力吸着香烟,吐出的烟雾在明媚的阳光中静静弥漫。面对这样的沉默,我也不能肯定去探索防空洞的决定是否正确,可是不做的话,就只能困守在这栋建筑中。

    我是优等生,天生是惯于计算优劣后再采取行动的那种人,而富江似乎是受情绪和直觉驱使而行动的人。主动出击是我反复计算后的结果,富江没有反对这个决定,是因为她直觉如此,还是迁就于我?

    说完全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当然是谎言,不过若是自己的决定,我的确不会为自己的结局感到纠葛。抉择决定人生,这是我十七年来总结出的人生道理。

    但是一旦抉择涉及到同伴时,抉择本身已经开始变质。

    我读过许多书,无数次在人类制造的困境幻想中徜徉,在充满逻辑的结局中,并没有皆大欢喜的大结局。因此,在经历诸多想象的洗礼后,我决定只为自己而活,让生或死的抉择只局限于自我。

    然而,此时此刻,我切身感受到一个人生命的重量。它并不虚幻,也不局限于自我。我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行动,都在每一秒对彼此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

    如果在未来的某一刻,富江死了,因为受到我的干扰,所以在防空洞的探索中死去。如果她留下来,和我困地自守,或许就能活下来。这样的想法在沉默中,以凶猛的姿态涌入我的脑海,让我不由得嘲笑自己的多愁善感。

    这是第一次为自己的抉择而烦恼。

    我局促不安地坐在地上,手掌十指交握,拇指彼此紧紧按在一起,像鹌鹑一样想要将头埋在手臂里。就在这个时候,富江将烟头在地上拧熄,站起来。她脸上没半点烦恼的表情,她自然而然的态度看上去和平时没半点区别。

    “开始吧。”她说。

    “唔……嗯。”我模糊地应着,也站起来,顿了顿又说:“其实我自己去就行了。”

    富江惊讶地看我一眼,自顾拾起自己身前的防护服。

    “你想吃独食?没门。”

    “这样……”我沉吟着,也拿起防护服:“到防空洞里面去,这是你的决定?”

    “当然。”她毫不犹豫地回答。

    “可能会死。”

    她投来微秒的视线,轻飘飘的,却让我感到某种压迫,不禁解释道:“我是说,如果不是因为我要下去,所以你才下去……”

    她立刻打断我的话,几乎失笑起来。

    “你这话可一点都不男人。”

    “是啊……”我只能苦笑:“我……我只是不太习惯。”

    “这很好。”

    “什么?”

    “好的头儿都会为属下切身着想。”

    “我可不是头儿。”

    “你是学生会的成员,不是吗?”富江的话让我哑口无言:“学生会干部就是学生的头儿。”

    “那,那不太一样,毕竟学生会的工作不会要人命。”

    “现在会了。”

    富江的语气生硬,态度毫无婉转余地,但并不是生气。我觉得她在激励我,这也许就是大人和孩子不同的地方,和我自以为的成熟是不一样的。

    我无以为报,只能点头微笑,有些僵硬,但心情忽然好了许多。也许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勇气和气度都需要经历类似的考验。也许早点了,但自己不可能永远不长大,或者永远自以为长大。

    不想成为没有担当的男人,就必须在这个时候挺下去。

    我将装灰石的袋子调换过来。

    “我四颗,你五颗。”我强调着。

    富江盯着我一阵,失笑着摇头,没有反对。

    “你知道吗?我是心理学硕士。”她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我和富江穿上防护服,从脚底到脖子全都包得如冬装一样厚,不过尚未到难以活动的地步。手腕、脚腕和腰际都用绷带扎牢,然后戴上铁锅制成的头盔,泳镜扣在额头上,口罩吊在脖子上。生怕不够保险,又在外面套了一层雨披状的塑料膜。这天温度不低,密不透风的装扮很快就让我们出了一身汗。

    富江将三根标枪插在背部和背包之间,手电筒系在肩膀上,腰间系着一捆绳索和两头系着重物的抛索。一手提着消防斧,一手提着用煤气炉改装的便携式喷火器。

    我也是类似的装备,只是抛索换成加长柄的菜刀,手中拿的是上好箭矢的弓弩,还多背了一个箭囊。箭矢大部分是普通箭头,还有五只嵌上磨得锋利的刀尖,两只将箭头换成勾爪,以备遇到特殊的需要攀爬的情况。

    在防空洞入口停下脚步,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富江时她也正把视线投来,眼神中充满不可动摇的色彩。于是我拉下泳镜,系上口罩。富江已经沿着台阶一步步踏进下方的阴暗中。

    第一层台阶在大概五米深的地方止住,分成左右两方的岔道。富江没有停留直接朝左侧行去,光线在折角处被阻挡,随着深入层次分明地变暗,凉意拍打暴露在空气中的面部肌肤。

    我和富江开启手电筒,锥形的光束能够照亮的距离逐渐缩短,最后固定在十米的地方。超过这个距离,一切都笼罩在悚人的朦胧中。

    大量的微粒在光束中游荡。黑白的世界。

    墙顶上有灯座,但是没有灯泡。墙壁上爬着青绿色的苔藓,空气浑浊,充斥一种一嗅到就觉得肮脏的气味,它们来自墙缝上的斑渍,来自一粒粒黑色的类似动物粪便的固体。有不少地方因为挖掘和年久失修产生裂痕,在荒废前人们彻底搬空了这块地方。

    偶尔可以听到一些细琐的声音,影子嗖的一下从前方或脚边窜过,不经意就会吓人一跳。都是些擅长在脏污昏暗的环境中求存的生物,人类所厌恶的阴湿的恶劣环境对它们而言就如天堂一般。它们以同样生存在这类环境中的同伴为食,或者将从外界获取的食物拖进这样的黑暗中,在食用前后任凭它们慢慢腐烂。

    洞内的结构由大小不同的甬道、七转八折的阶梯,大小不一的房间和空旷的大厅组成,一直延伸到足有几十米深的地下,如同一座庞大的迷宫。我能确信自己头顶上不再是那片庭院。

    这种复杂的情况早有预料。我的弓弩已经收起来,取而代之的是纸和笔。每经过一个转角,我都要在墙上做记号,并且在日记本上画下地图。我们走得不快,仔细地搜索每个角落,以期发现什么不同的地方。之前应该没有人进来过这里,我们没有找到任何人形的生物或尸体。

    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第一次走到尽头后,我们返回最近的折角处朝没有走过的方向前进。在这个寂静而黑暗的世界里,时间成为模糊的概念,我只顾跟着富江,不久后,她将我带到一个似乎是粮仓的地方。门口上方的墙壁刻有模糊的字迹,已经不能分辨,仓室内找到一些种子。

    “竟然没有被吃掉?”我有些愕然。

    “也许是它们进不来。”富江取下手电筒,在四壁和角落中扫过。这个地方是完全密封的,连蜘蛛网也很稀少。

    “大门没有锁。”

    “从积灰和门轴来看不像是开启过的样子。”

    我上前拾起种子。这些种子是紫红色的,米粒大小,看不出是来自何种作物,问富江,她也不清楚。总之不是麦谷和稻子。

    我一边思索,一边沿着前方的墙壁看向壁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两米高地方的灯座有些怪异。

    “阿川,这里。”富江在背后叫我。

    我跟上去,她站在另一处灯座前打量。

    “我上去看看,你架我?”她问。

    我耸耸肩,蹲下来,让富江如骑马般跨在肩膀上。她的身体前倾,我的头不得不低下,看不清她在上方摆弄些什么。当她下来时,手里捏着一根木刺,上面缠绕着白色的丝线。

    “你觉得是什么?”她问。

    “蜘蛛网?”

    “我想不是。”她很确定地说。

    可是问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令她在意的是另一件事情。

    “这些线是从墙壁对面延伸进来的。”

    “墙上有裂缝?”

    “没错。”她说:“而且很平整,像是人工造成的一样。”

    我想,自己觉得灯座那片地方不对劲,或许也是同样的缘故。

    “墙壁对面是什么?”

    “去看看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