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120 碰撞
    “你多大了?还不到二十吧。”男人盯着我说。

    “十七,快十八岁了。”我回答他。

    “那就是还没成年。”他的视线落在我的左手腕上,我知道他想看什么,将魔纹亮出来。他眨眨眼,并没有太大的惊异,“三级魔纹使者,干得不错。”

    不过随后话风一转。

    “那位女士看上去比你大不少啊,你不觉得有点不合适吗?”

    “我喜欢比自己大的。”我没有多加思索回答道,“停止吧,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你会有苦头吃的。”

    不过我的劝告,他全然没有听进耳朵中。

    “等你上年纪了,就会喜欢比自己小的了,现在眼光放长远一些比较好。”他一副劝诱的语气,结果立刻被富江揪起衣襟,身体被提起来,只有掂起的脚尖才能接触地面。

    他夸张地发出感叹惊讶的声音,脸上仍旧堆满了笑容。

    “喂喂,开个玩笑而已,别紧张。”

    我第一次看到富江露出冰冷的目光。

    “这可不好笑,俄罗斯猪猡。”富江沉声道,她将目光投向站在一旁看好戏的比利,“可以教训他一顿吧?”

    这个时候,大厅和楼上陆续有人走出来,来自走廊的视线顿时让两人成为焦点。他们也不说话,但也没有丝毫劝阻的意思,黑暗中的一双双眼睛闪闪发光,平静中隐藏着审视的意味,令人感到沉甸甸的压力。

    比利还没回答富江的问题,就有人插口道:“要决斗吗?让我们看看新人的本事嘛,比利。”

    “行动马上就要开始了。”比利说。

    “就算把这里炸塌,末日真理也不会过来的啦。”

    “受伤也没关系,我们这里有医疗好手。”

    “怎样?男孩,你的大女朋友要为你出一口气哟,要不要替她上场?”

    我并未将这些人的怂恿放在心上,只是将视线转向比利,看他怎么说,他暂时是我们的带头人。

    “别看我啊,这是你的私事,乌鸦。”比利说着,摊开手:“你的女朋友要打架,你打算怎么做?”

    “我?我无所谓啊,反正她赢定了。”我看向富江:“你真的想打吗?”

    “还是别这么做比较好,我可是很厉害的哦。”俄罗斯佬并没有试图摆脱富江的钳制,一副看不起人的语气和表情。这么明显的火上浇油,我想富江不可能看不出来,不过她同样没有退让的意思。

    富江将俄罗斯佬一把推开,对方向后踉跄了两步站稳了。

    “力气还不错。”他说:“不过,别在床上太强求你的小男朋友了。”

    他故意朝我看来,可是我天生对这种挑衅免疫,所以他完全找不到理想中的反应,不由得眯了一下眼睛。

    “你的小男朋友一点表示也没有。”俄罗斯佬再次攻击富江:“你们真的是情侣吗?”

    “……真是无聊透顶。”富江将冰冷的表情收起来,“你就只会耍嘴皮子吗?”

    “你可以试试。”

    “比利,就在这里,马上解决,可以吗?”富江说。

    “没问题。”比利说。

    于是我和比利进入廊道,和其他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便看向庭院中对峙的两人。

    富江将电锯扔到一旁。

    “用武器也没关系。”俄罗斯佬故做大方地说。

    “实际上,我比较喜欢拳头打断骨头的声音。”富江活动着胳膊说。

    “我也一样,看来我们的共同点蛮多的,等会私下交流一下经验如何?”俄罗斯佬轻佻地说。

    他的话声刚落,富江已经小跳起来,半空旋转身体,借助旋转的力量,自上而下的踢击轻快有力,如同挥舞鞭子般发出啪的一声。俄罗斯佬只是将手臂举起来挡住踢击,传来沉闷的声音。撞击的力道很大,但是似乎没有多大的效用。

    而且这声音有些奇怪,并不像是单纯的**碰撞声。

    富江踢出去的脚还没收回,身体也没有落地,又是一个旋身,另一只脚也甩了出去,如同剪刀般朝俄罗斯佬的太阳穴切去。俄罗斯佬仍旧站在原地不动,既不闪躲也不阻挡,只是在快被击中的时候,脑袋反而朝那只脚撞去。

    又?一次沉闷的**碰撞声。富江仿佛被反弹回来一般,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头下脚上朝地面落去。俄罗斯佬试图抓住她的脚,但是慢了一步,富江的脚已经缩了回去。她双手撑地,整个身体团在一起,下一刻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如兔子蹬腿,旋转身体,双脚向上飞起,重重撞在俄罗斯佬的下巴上,连带着魁梧的身体也被踹得离开地面足有半尺。

    周围看热闹的人立刻起哄。

    “很厉害嘛。”

    “俄罗斯佬,别趴下啊。”

    在声浪排来时,富江已经用双脚扣住俄罗斯佬的腰部,双手抓住他的脚踝,猛然发力朝身后砸去。俄罗斯佬头上脚下被摔向地面,这一下若砸实了,就算不得脑震荡,脖子也非得断掉不可。不过俄罗斯佬似乎已经从之前下巴被狠击的后遗症中恢复过来,在落地之前双手抓住富江的脚,想要摆脱她的钳制,然而富江的力量比他想像中的更大,只能尽量弯曲身体,用肩部代替头部摔到地上。

    就在这个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撞地的一瞬间,俄罗斯佬如同皮球一样弹起来,与此同时,富江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冲击,擒拿俄罗斯佬的手脚顿时松开,反被对方捉住,狠狠朝杂货房的墙壁砸去。

    不过我丝毫没有担心,这种力度的单调攻击,对富江根本起不到作用。果然富江在半空翻身,稳稳当当地落在墙壁上。俄罗斯佬的脸上明显露出意外的神色,富江在落下之前,主动蹬腿,朝他电射而去。

    这一次俄罗斯佬也不再被动防御了,双臂提起,瞬间摆出拳击的架势,主动朝飞来的身体挥出拳头。但是富江在挨上一记之前,飞行的路线倏然下折,如同早有预料一般,恰到好处地躲开俄罗斯佬的拳头。俄罗斯佬的拳头一落空,立刻冲上一步,将刚落地的富江当成皮球一样踢去。

    就在这时,响起富江宣判般的声音。

    “game-over了,蠢货。”

    富江在宣言的同时,猛然从地上弹起大约一尺高,身躯和踢来的脚交错而过时,如同巨蟒一般缠在那只脚上,左脚如钻头狠狠踹中俄罗斯佬作为支撑腿的小腿骨。在沉闷的碰撞声中,富江的左脚被弹了回来,但富江的攻击并没有结束,一瞬间,右脚紧接着踹上同一个部位,这一次再没发出那种那种奇怪的碰撞声。

    空气中,清晰响起脆声,俄罗斯佬的小腿胫骨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