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21 见面礼
    “你是什么家伙?”

    嬉皮士打扮的年轻人用猎枪指着富江,走上前几步厉声喝问,他的动作和表情无一不显示出自己的紧张,似乎对方稍有迟疑就会扣下扳机。

    另外两对男女四下散开,呈弧状将富江包围。他们之中只有那名黑人女性手中有一把手枪,她的大腿上还绑着枪套,小心翼翼的模样似乎很有经验,大概是个警察。其他三人手中拿的都是刀子和斧头之类的冷兵器,看架势也就是做做样子,平时根本没有用过多少次。

    做下初步判断后,我完全镇定下来。他们人数虽然多,但惊魂未定,从运动能力来看也不是多有料的货色。两个拿枪的,我一个,富江一个,剩下的可以慢慢宰割,这笔买卖划算。

    唯一需要注意的反而是站在一旁保持沉默的神父,他是这群人中唯一保持镇静的人,而且体格健壮。他察觉到藏身门后的我们时,我手上的菱形印记才开始发烫。

    “喂喂,别紧张,我没有恶意。”富江双手分别抓住消防斧的两头,高高抬起到头顶,一副不抵抗的模样。

    “女人?”嬉皮士听出来了。

    “没错,女人,我是女人,别开枪。”

    “你躲在那里做什么?”嬉皮士喝问。

    “今早我莫名其妙就到了这个鬼地方,到处是怪物,一个人都看不到。后来无意中发觉了这个防空洞,进来后却发现自己迷路了,我不是尾随你们进来的,我身后的通道都是积水,实在糟透了。”

    “为什么不马上出来?”

    “你们人多。”

    听到这个理由,五个人不禁面面相觑,肩膀齐齐送下来。干得不错,富江。我的弓弩瞄准了尽管仍保持警惕,但稍稍将枪口压低的黑人女性。她看上去很有正义感,是兢兢业业地恪守规矩办事的那种人,如果是警察,就是立志于保护市民的好警察。

    我不知道她是否在这里经历过残酷的事情,看起来似乎没有,好警察的习惯要让她倒大霉了。

    “你的打扮不错。”嬉皮士收回视线,朝富江挑了挑下巴。

    “有备无患。”富江原地转了个圈:“你们能收留我吗?我很害怕。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我得想一想。”嬉皮士的嘴角翘起来:“把帽子摘下,让我们看看你的样子。”

    富江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动作。

    “立刻!”嬉皮士的语气严厉起来。

    富江放下举着斧头的双手,用右手摘下头盔。所有人的目光顿时滞了一下。富江当然算得上是个美女,但她现在还是光头。光头美女可不多见,不是时尚模特就是太妹,此时的富江给人的感觉两者皆是。

    嬉皮士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将枪口放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

    “富江。”

    “欢迎你加入,有问题可以找我,我是这里的头儿。”嬉皮士说着,故意侧过身体,用找茬的目光环顾其他人。

    没人反对和不满,扳着一副死脸。

    嬉皮士将沉默当作赞同,露出自得的笑容。然而下一刻,他从其他人脸上看到惊诧的表情。

    “正有要事找您呢,头儿。”话声快速压进,他只觉得一个巨大的物体朝着自己的肩膀冲过来。

    富江一步跨越三米的距离。嬉皮士正要转身抬枪,被她用斧头侧面扇开枪口。富江整个人冲进嬉皮士的怀中,如同疯牛般顶着他撞向前方的墙壁。

    那些人只觉得一股劲风刮过身边,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两个重合在一起的人影已经冲了出去。

    黑人女性这才反应过来,转过身正要开枪,我早有预谋地射出弩箭。轻微尖锐的破风声,正中她的肩膀,箭头从前方钻出来。她惨叫一声,虽然本能紧紧抓着手枪,但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更没办法扣下扳机。

    很好,这把枪废掉了。并没有伤害他人的负罪感,我只是这么想到。作为一个和平时代的优等生,不怕尸体,也能平静地伤害别人,还抽烟,实在有些奇怪。

    意想不到的攻击让剩下三人呆了一下,如同受惊的兔子,丢弃跪在地上惨叫的黑人女性,各自散开,唯恐殃及池鱼,完全没有上前救援的打算。

    嬉皮士的身体像虾米一样弓着,砸到墙上又摔下来,猎枪滑出手,差点爬不起来。富江没有砍下他的脑袋,只是一脚将他拿枪的那只手跺在地上,嬉皮士顿时鬼哭狼嚎。

    “手指,手指,我,我的手……”

    “这是见面礼,头儿。”富江视若无睹地说着,鞋子拧了几下。

    嬉皮士完全屈服在她的脚下,蜷起身体痛哭起来,富江松开脚时,他的五根手指形如烂泥,全都骨折扭曲。

    嬉皮士的惨状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脸上只剩下惧怕的神色。黑人女性抖抖索索地将手枪换了一只手朝富江举起来,她似乎忘记了自己受到的攻击来自后方。

    所以我提醒了她,用左轮顶住她的脑袋。

    “别紧张,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这些人一再被富江的大动作吸引住目光,对我已经来到他们身边而不自知。我由始至终将大部分注意力放在似乎对己方惨剧无动于衷的神父身上,他的目光从我走出来那刻起就一直落在我的身上,颇有审视的意味,唯独没有恐惧。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当坏人不被害怕的时候,坏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所以我选择用装好弩箭的弓弩指着他。

    直到富江从地上捡起嬉皮士掉落的猎枪,剩下的三人被完全镇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富江没有再理会嬉皮士,来到黑人女性身前收缴起她的手枪。

    “格洛克。”富江低笑一声,摇摇头:“阿川,放开她吧。”

    我将左轮收回腰后。反正没子弹,只是狐假虎威而已,能不用就不用,被识破了可不妙。

    “所有人站过去。”富江指着嬉皮士所在的位置说。

    所有人,包括神父,都被赶到嬉皮士身边一字站开。嬉皮士也终于从地上爬起来,握住手腕,身体因为痛楚和恐惧不断颤抖。除了神父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其余人都惶恐不已。

    “不,不要杀我。”酒红色头发的年轻女人抱着肩膀,秫秫发抖,眼泪不断落下来。

    “别害怕,我们不会随便杀人。”我尽量让语气温和起来。

    黑人女性则用吃人的目光瞪着我,我没有理会。她的右肩暂时动不了,但是流血不多,我没用开了血槽的箭矢。

    富江上前一步,将斧头拄在地上。

    “那么,先来个自我介绍吧。我叫富江,学生哥叫高川。”富江用一种音调起伏不大的声线说:“我不需要知道你们是什么人,只需要这个鬼地方的情报?”

    “这里?”西装中年人谨慎地反问。

    “所有的,末日幻境,和这里。”富江一字一句地说。

    “告诉你后会放我们走吗?”另一个一直没开口的休闲打扮的普通青年说。

    “会考虑。”

    “你们进来多久了?”神父忽然开口道。

    我和富江对视一眼,我点点头。这个神父有料又给人好感,我觉得应该说真话。剩下的就是富江的判断。她专攻心理学,又是成年人,看人下菜的经验比我多得多。

    “一个晚上。”

    “那么你应该问左手的印记是什么,孩子。”

    神父说话时,视线正对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