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22 魔纹使者
    神父果然知道菱形印记的存在,每当这个印记产生变化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Lvsexs.神父卷起左手的袖子,将手腕内侧亮出来,上面也有类似的印记,只是菱形有三个。看起来他的印记要比我高级一些。

    按照那个初始考验模式,能够得到末日代理人认可的人,无不是运气和实力俱佳者,加上拥有印记后就可以制造灰石。足可以证明神父的实力非同小可,这看他一直游刃有余的模样就知道了。

    他没有选择加剧冲突,可以看成是善意的表现,我是这么判断的。

    富江朝他晃了晃枪口。

    “好吧,你先来,那印记是什么?”

    “脱下头盔,坦诚点如何?”他平和地笑着对我说。

    我盯了他半晌,将头盔取下来。其他人虽然惊容未却,但脸角隐隐有些抽搐。虽然富江已经事先说明我是个学生哥,但是他们大约把我当成社会大学的学生吧。

    我知道自己的脸是优等生的模板,因为大家都这么说。一个尚未成年的优等生竟会毫不犹豫地射穿女性的肩膀,而且凶神恶煞地将“无辜者”赶鸭子,真有些意想不到,是不是?即便如此,我也只能耸耸肩回应他们的惊诧。

    “挺帅的小伙子。”神父说。

    “多谢。”我说:“现在可以说了吗?”

    “在这里?你确定?”

    “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我不在意,不过听过我解说的人都很在意。”

    “也就是说,你见过其他拥有印记的人?”

    “我好歹也在这儿呆了不久时间。”

    神父仍旧是那副深邃的笑容,将选择扔回我手中。说实话,这种人不容易对付,思维细腻不说,还擅长话术,深明以退为进之道。我初中的哲学老师就是这样的人,他总给犯错的学生进退两难的选择,视折磨他们幼小的心灵为兴趣,认为只有精神上的痛苦才能让人将错误铭记一辈子。

    我讨厌这种人,不过同时也很尊敬他们,因为他们擅长思考,就算走进死胡同,都是深思熟虑后的结果。思考后果后做下的决定总是充满了灼热的破坏力。我曾为这种力量深深着迷。

    如果是神学者,那就是狂信徒。

    面前的神父,毫无疑问就是狂信徒,只是不知道他信仰的是什么。

    也许是地狱?嘿。

    “好吧。其实我也不在意。”我环视神父身后的其他人,他们用一副苦大仇深又充满恐惧的眼神盯着我,仿佛我是个电影里那些表里不一,血腥冷酷的怪胎。于是我又说:

    “我能知道的也想让富江知道,不过总得有人盯着你们。所以,既然不能两个人都离开,就只好让大家都听听了。”

    “你,你不会在事后灭口吧?”西装中年人犹豫地问。

    “我至今尚未杀过一个人。”

    听我这么说,他们总算又稍稍放松下来。

    “那么,请说吧,神父。”富江说。

    神父在胸口画出十字。

    “首先,这个印记叫做魔纹,拥有魔纹的人都是获得末日代理人初步认可的人,这种人在圈子里有个正式的称呼:魔纹使者。”

    “魔纹使者?挺帅气的称呼,我喜欢。”富江说。

    “末日代理人?是谁?怎么得到认可?”休闲装的青年插口问到。

    “在大家被传送来的地方会有一个最初的考验,大多是一些棘手的怪物。搞定它,就通过了考验。”

    “我没见到。”西装男说。

    “那说明在你之前有人通过了,通过的考验不再生成,所以晚来的人也算运气不好。不过先来的人若通不过考验,也就没活下去的可能了。”神父解释道。

    和我的猜想差不多,富江脸上也没什么兴奋的表情,她就是后来者,而且挺喜欢“魔纹使者”这个称呼。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她问。

    “杀死其他魔纹使者,可以剥夺对方的魔纹。”神父不疾不徐地说:“不过夺来的魔纹处于最低级的状态,也就是只有一个菱形。”

    这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左手上。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过如果能这么容易就被普通人杀死的话,魔纹使者就有些名不副实了。

    “想要吗?富江。”我故意在富江面前摇晃左手腕。

    “有机会的。”富江撇撇嘴说。

    “富江女士的确比一些魔纹使者还强大,是服用了大量灰石的缘故吧?”神父的视线从富江转到我身上:“灰石是你制作的?”

    “两个菱形,两种能力,一个是鉴定情报,一个是制造灰石。”我觉得既然是批量的东西,那么能力应该差不多,所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如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制造灰石。”神父说。

    “三个呢?”我的目光落在他的左手上。

    “秘密。”神父仍旧将和蔼的笑容挂在脸上,却毫不客气地拒绝回答。“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尚未见过超过三个菱形的魔纹,拥有两个的也寥寥无几,你可以自得一些,孩子。”

    我只是哼笑一声,心中不置可否,描述失败者的书看多了就有个好处,自得这个字眼从来不在我的字典里。

    “知道吗?进入这个地方的人都是上天选中的使者,所以被大家称为天选者。可是若没有魔纹,就算吃再多的灰石也无法抵级。”

    我和富江都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在鉴定出来的个人评价里,富江就是d+级,而我连d级都没有达到。

    “也就是说,魔纹是潜力的证明?”富江问。

    神父慎重地点点头。

    “这些等级有什么区别?”

    “这个等级是排除外物后,纯粹自身能力的评价。e级是普通人,d级是才能觉醒的人级是超自然力天赋觉醒的人。”

    “才能觉醒?”

    “天生我才必有用。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服用灰石后不仅会改善体质,而且能够深入挖掘自己某一面的潜力,直至达到巅峰。例如跑步,跳跃,五官感知或者精密手术之类。我想你们也应该有所体验才对。”神父若有所指地说。

    这么说来,我在射击上的天赋,以及富江在战斗中展现出来的力量,都是才能觉醒或即将觉醒的表现。这么一来,对付那些能力怪异的怪物仍能手到擒来就能说得通了,拥有才能的人总是比庸人更有竞争力,我们之所以不断学习,不正是为了体现才能,从而能在残酷的社会竞争中胜出吗?

    灰石只不过是将这个过程加速而已。

    “那级以上是什么?”我问。

    “你来告诉我如何?”神父反问,表情不像作伪,看来他也不太了解。

    “我和富江服食等量的灰石,可是我的力量仍旧不及她,为什么?”

    “首先,每个人生来都是不同的,这种不公将体现于未来的种种方面。就像同样的锻炼,有人跑得快,有人跑得慢。另外,魔纹会吸取一部分灰石的力量,所以在等量的灰石下,没有魔纹的人会强化得更快,但是这种强化是有极限的。”

    “d级?”

    “没错,这是人体天然的局限。”

    “神父你是什么级别?”

    “你说呢?”

    神父将自己的一切隐藏在温和的笑容中,除此之外,那种探究一切,深入一切的目光也从未改变。让我想起另一个大名鼎鼎的虚构人物,博学的偏执狂,逻辑和细节的怪胎,福尔摩斯。就像我之前说的,很难打破这种人的乌龟壳,他或许不能掌握谈话的主动权,但总能掌握回答的主动权。

    用暴力让他屈服?别人有没有试过不清楚,但是我并不打算那么做,我从来不参与胜率低于百分之五十的赌局。他比我和富江两人强还是弱?这可不是一个玩笑了。不过我大胆地猜测他级。

    片刻的沉默由神父主动打破了。

    “还有什么要了解的吗?”

    “神父对其他魔纹使者也是这么和蔼可亲吗?”富江带刺地问。

    “那可不一定。”对方轻巧地闪开了。

    “最后一个问题,怎样才能回去?”

    “只要找到节点就行。”

    “节点?我明白了,幻境和现实交接的地方。”

    “只是一个点,就像奇点一样。它不断移动,只在某个地方停留一段时间。”

    “所以你们来这里……”

    “因为节点就在这里。”神父肯定了我和富江的猜测:“原本加上我一共有两个魔纹使者,不过另一个刚刚……”他回头看了一眼石台,接着说:“死了,所以,要在这里携手吗?”

    我和富江对视一眼,在这种时候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

    “不过我们要修整一会。把关的是强大的怪物吧?”

    “曼德拉魔怪级魔物。”神父说。

    “刚好,我们昨晚才杀了一级魔物。”富江说着,将猎枪和手枪都塞到我手中,走到来时的门后边取出简易喷火器。“我说过的,这次是有备而来。”

    神父落在喷火器上的目光有些惊诧,嘴巴微微张开来。

    “噢,天啊,你竟然做出了这东西。”

    “不是很难。我倒是奇怪你们竟然一点准备都没有。”

    被一语中的,幸存的五人组都一副郁闷的表情。他们搭伴结伙,同样觉得自己全副武装,甚至连战斗队形都事前商讨过,不过现在看来,专业的程度不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