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23 限界兵器
    和神父谈妥后,所有人的行动禁令都被解除了。Lvsexs.我告诉他们如果谁想离开立刻就走,但是留下来就得听我和富江的命令。我本以为他们巴不得离我们远远的,可出乎意料的是所有人都留了下来。

    也许他们生怕这又是一个忠诚测试,不过我再三强调不会因为他们离开就在背后放枪。最后那名黑人女性代替大家解释,就算离开了也没什么地方可去,这个世界到处都是怪物,出口就在这里,所以还不如和我们同舟共济。

    之前神父关于魔纹秘密的讲解,以及我和富江的装备,都让他们再一次燃起成功的希望。

    “不好意思,当时迫不得已。”我帮黑人女性治疗的时候向她道歉。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但最终还是苦笑起来。她的眼睛和眉毛显得英气,厚厚的嘴唇又增添一份性感。在我折断箭尾,将箭杆从她肩膀上抽出来时,她的脸因为剧痛皱成一团。

    “你这个混蛋!臭小子!”

    “如果能让你心里舒服一些尽管骂。”我说着将灰石塞进她的口中:“这就是灰石,吃下它你的伤势很快就会好转。”

    她把灰石含在嘴里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咽下去。

    “别以为这样就完事了,看我好了以后不把你的**踢成两半!”

    “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我不以为然地笑起来。她的语气还是很生气,但听得出没什么怨气了。被害者的态度取决于被伤害之后的处理工作做得如何。只要做出足够陈恳的补偿,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小肚鸡肠的人才会耿耿于怀。

    说起来,威胁和关怀犹如上位者的两根拐杖,这也是我从学生会工作中学到的知识。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崔蒂。”

    “警察?”

    “没错,洛杉矶刑事组。”大概是灰石起效了的缘故,崔蒂难看的表情平缓许多,她靠在墙上,不时关注自己肩膀的伤口。“真是糟糕的一天,好不容易得到的休假就这么浪费了。我要逛街,买衣服,买鞋子,看首饰,见鬼!”

    “等回去后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挥霍。打起精神来,现在我们需要你。”

    我拍拍她的肩膀转身离开,她在背后喊:“喂,要帮手的话把我的枪还来!”

    “现在是我的枪了。我会考虑。”我头也未回地回答。

    富江和神父蹲在一角不知道在琢磨什么。手指骨折的嬉皮士被扔在角落无人看管,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那里,不时发出呻吟声,因为低着头所以看不清他的表情,孤独和无助如同噩梦一般缠绕着他。

    其余三人呆在一块,明显刚刚达成新的协议,彼此间秋毫无犯,但又紧密抱成一团。他们时不时交谈一句,目光不断朝其他人身上投去,显得有些紧张。

    我用魔纹鉴定他们的情报。嬉皮士叫詹姆斯,西装中年人叫肯尼迪,酒红头发女人叫艾莉,休闲装青年叫拉胡尔,从名字和外表来看像是印度人。包括崔蒂在内,他们无一例外都是e级的普通人。这个结果和我当初的估计有些许出入。

    崔蒂是一名刑警,本以为学有专精的她会像富江一样是d级,但是魔纹对“才能”的判断显然更加严格。说起来,至今我尚不知道富江得到承认的才能是什么。

    神父的资料则是一片空白,我不清楚这是什么缘故,只是心中有一些猜测。

    “嘿,魔纹使者。”富江看到我走过来,故意用这样的称谓打招呼。我也针锋相对地朝她严肃颔首。

    “神父,你的名字是?”

    “席森。”神父回答得很爽快。

    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儿听过。

    “席森是人类学和社会学双项博士,最近有论文在科学杂志上刊载。”

    “《社会与人文》?”被富江一提我隐约有些印象。

    “没错,你也订阅了那份杂志?”富江有些惊奇地说,“那杂志挺专业,应该很少有学生看。”

    “不,我只订《科幻世界》。不过在邮局有看到。”我有些好奇地问神父:“我还以为你是神学家。”

    “我自小在教会学校学习和研究神学。”头发花白的神父彬彬有礼地说,“不过作为神与人类的桥梁,一名真正的神父不仅要了解自己的神,也要了解作为羔羊的人们,不是吗?”

    “自己的神?”我隐隐觉得这样的说辞有些不对劲,可是到底哪里有问题却说不上来。

    “有什么事吗?”神父出声打断了我的思路。

    “呃……那个,你还有灰石吗?”

    “还有十几粒,你要?”

    “如果可以的话。”

    神父二话不说将十粒黄豆大小的灰石交到我手中,这些灰石起码是用d级的怪物制成的。神父告诉我级以下的怪物必须用尸体才能制作灰石,但级的怪物体内拥有现成的类灰石结晶,他们管它叫魔核。没有魔纹的普通天选者不能自己制造灰石,所以他们的灰石来源除了向魔纹使者索取,就是猎级的怪物。

    可以想象,那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灰石不仅可以服用,而且可以用来增强对那些怪物的杀伤力,是这样吧?我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找到的武器有一些有灰石成分。”

    “没错。我们称呼这种武器为‘限界兵器’,只有限界兵器才能出现在个人资料的武器栏中。”

    “限界兵器怎么得到?”

    “看运气或自己造。”

    我继续等神父说下去,可是片刻后都没有得到下文。

    “就这样?”我迟疑地问。

    “就这样。”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将失望缓缓吐掉。

    “你们有几把限界兵器?”

    “除了格洛克都是。”

    我将富江叫到一旁,将自己的打算说给她听。昨晚面级魔怪时的狼狈还历历在目,枪械虽然不一定比斧头更好使,但纯粹就杀伤力来说比自制弓弩强上不少,所以我决定在这个暂时的安全地带制造更多的灰石子弹。

    “我看过了,格洛克的子弹和左轮可以通用。我打算在格洛克的子弹里加入灰石粉末。”

    “那么我去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子弹。”富江默契地说。

    “詹姆斯怎么办?”我问。

    “谁?”

    “嬉皮士。”

    “哦,他啊……”富江朝那边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你挺不待见他。”

    “看得出来?”富江笑起来:“我不喜欢他的眼神和态度。我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我也知道。”我转进正文:“你觉得可以留下他?”

    “不是我觉得如何,是你认为如何。”她顿了片刻,饱含深意地说。

    我和富江互不退让地凝视了半晌。

    “你的行动,你来收尾。”最后我这么说到。

    富江只是耸耸肩。

    于是开始制造子弹。

    猎枪是限界兵器,它的子弹自然有灰石成分。我将一颗猎枪子弹拆开,分析引药构造。然后把一颗黄豆大的灰石研成粉末。将格洛克的弹夹退出来,取出一颗子弹,挑开弹头后将火药倒出来。最后将灰石粉末混进火药中,搅匀后重新装弹。

    这些工序十分粗糙,只是我的猜想,毕竟我连左轮子弹中的灰石配比是多少都不知道,猎枪子弹也和左轮子弹有不小的区别。所以我只是按照灰石成分越多就越有效力的猜测,按照直觉的配比进行实弹射击测试,力求保证火药威力的同时加入更多的灰石粉末。

    这个地方的空气不怎么流通,防护服没有脱下,集中精力的我很快就出了一头汗。等我抬起头来,这才发觉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除了富江和神父之外,大家都很好奇,一直无精打采的嬉皮士也缩着受伤的手,隔着几步的距离看过来。

    “怎样?”富江问。

    “开枪就懂了。”我说。

    “这里可没有靶子。”崔蒂说。

    他们的目光落在石台上,不过立刻被我打断了臆想。

    “不用。这个地方是土石结构,用来试枪没有问题。”

    我将他们带到甬道的大门前,将大门合上一半,在另一边将上好试验子弹的左轮斜向对准甬道的石壁扣下扳机。因为角度和遮挡门的存在,就算子弹反弹也不虑误伤自己。

    枪声落下后,我们进去检查。子弹深深嵌在石壁内,并没有发生反弹。我们记下弹孔的深度,以及之前所站的位置和枪口角度。回到圆柱形空间又按照其它配比制作了三发子弹,一一试射并对比数据,总算得到了较为理想的配比。

    接下来,我、富江、神父和崔蒂四人一起动手,将所有子弹都改制成拥有灰石成分的特殊子弹。重新装弹后,格洛克果然出现在个人资料的武器一项中。

    一共二十发子弹,将神父贡献出来的灰石消耗殆尽。但是目睹试验成功的所有人都振作起来,一扫之前神魂落魄的状态。

    趁士气正壮,我们决定出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