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27 坠落
    曼德拉的触手很长,伸直后可以超出坑顶十米左右,站在坑边并不安全。大约是吃饱了的缘故,它懒洋洋地摇晃触手,没有主动攻击,这个时候可以十分安全地离开,不过没有人主动开口。

    我端起猎枪,目标的体积如此之大,就算不瞄准也没有射失的顾虑。

    它的身子呈现半透明的深绿色,分不出头和尾,也找不到任何要害。我听说有些单细胞生物只要受损不超过整体的百分之六就不会死亡,更有的即便炸成数截,也能以残肢为核心繁衍出个体。

    曼德拉就给人这样的感觉。

    这一枪下去,应该不会起什么作用吧,反而会把它激怒。心中挣扎了一阵,最终没有扣下扳机。

    “怎么办?”我有些束手无措。

    普通的伤害对它无效,跳下去近身攻击更不可取。大家之前都看到了那些被当作食物的尸体的究竟是怎么被吃掉的。

    “我,我觉得离开比较好。”一直默不作声的詹姆斯畏怯地开口了。

    “还有另外一条路可以走。”崔蒂也说:“反正我们的目的是寻找节点。神父,节点在这里吗?”

    “不在。”神父摇摇头:“如果靠近节点,魔纹可以感应出来。”

    “那么碰到曼德拉……”

    “完全是运气不好,节点不在它的巢穴里。”

    我又观察了一阵,得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抬头寻找富江的时候,发现她绕坑边走了很远。她定定站在那里看向同一个地方,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片刻就把目光转过来。

    “过来,阿川。”富江朝我招手,“我发现了一些东西。”

    见到神父三人仍在沉思,我没有打招呼就朝富江那边走去。刚动身,身后就响起脚步声,神父三人径自隔了三五步的距离尾随在我的身后。

    “看那边。”富江指着斜下方说。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坑底的墙壁隐约有些奇怪,在曼德拉身躯最顶端向上一线的地方,有一道像是裂缝的存在。

    “好像是一个洞。”我说。

    曼德拉果冻般的身体似乎就是从那个洞里流出来,还有一半因为坑底的面积不够,不得不藏身在洞里。

    “这里不是曼德拉的巢穴,只是个临时别墅。”富江轻快幽默地说:“我觉得节点在那个洞里。”

    “你怎么知道?”诘问的竟然是詹姆斯,大家都很惊讶,因为他被富江教训后就一直躲着她:“如果你弄错了,大家都得为你陪葬。而且……我们打不过这家伙。”

    “你说得对。我没有证据。”富江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用坦诚地目光迎上去:“我只能说,这是我的直觉。我相信我的直觉,所以我决定留下来,阿川也一样。”

    她这么一说令大家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

    富江根本就没有询问我的意思,好似早就确定我一定会答应一般。这种莫名其妙的信任和强势到底是源自何种因素?我不太确定。不过我的确没有反对的意思。

    先不提富江的直觉和判断力在前一夜就已经得到肯定。就算她做下了错误的决定,我也不能将她独自扔在危险的境地。假设真的遇到危险,她就需要我。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充满勇气的人,可是我要证明我是值得依靠的男人。

    然后,成为英雄。

    “别看我,她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我说:“建议你们考虑一下富江的提议,她不是在开玩笑。”

    “富江女士是d级吧?”神父犹豫地问:“直觉……是你的才能?”

    “d+。”我为富江作证:“你可以用魔纹查询。”

    “不好意思,其实随便用魔纹鉴定他人的情报是十分失礼的行为。”神父朝我笑一下:“很容易招来敏感者的敌意。”

    他这么一说,我也只能耸肩以答,谁叫这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呢。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才能。”富江开口道:“不过我的直觉从来没有出错。”

    “是吗?真是奇怪。”神父皱起眉头:“富江小姐的运动能力明显超出一般服用灰石的普通天选者,我之前还以为富江小姐的才能是运动方面。”

    “有几个才能很奇怪吗?”我问到。

    “我第一次见到复数才能的人。”神父也是一副迷惑的表情:“所谓才能,一般是指最擅长的那一项。”

    既然神父也不能肯定,我也不再钻牛角尖了,也许这是富江天赋使然也说不定。重要的是,现在该对之前的讨论做下决定。是留下来,还是离开?

    “我要离开!”詹姆斯的语气中情绪剧烈波动:“击败它?开什么玩笑!根本不可能!”

    仿佛被压迫到临界点后反弹般,他一番怯懦,对富江恶狠狠地说:“你这个疯女人,尽管去死吧!”说罢走到我跟前,用力抓住猎枪道:“把我的枪还来!”

    我当然不可能松手,他虽然身强体壮,但是我的身体得到灰石的滋润,气力完全不下于他。富江正准备走上来拉开他,忽然间,拉扯的力量消失了。

    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因为失力而后仰的身体遭到另一股巨大的推力,身体彻底向后方倒去。

    我下意识想抓住什么,可是除了空气什么也没有。除了詹姆斯仍旧恶狠狠地瞪着我,众人一脸诧异的表情尽收眼底,然后这些印象迅速从眼底溜走,走马而来的只有被手电筒的光划破的天顶。

    我没有感觉到身后任何可以阻止身体的东西。我跌出坑边,重力牵扯身体。在十多米的下方,深绿色怪物正垂涎欲滴。

    我要死了。这个明悟如闪电般划过脑际时,我已经下沉了五米,鞋子刮到石壁,落石一路发出响声滚下去。

    紧接着,一个旋转的物体落在我伸出的右手紧紧缠住。身体立刻被巨大的作用力扯了一下,停在半空。下一刻,有人从上方掉下来,越过我的背脊,惨叫着落进死亡的深渊。

    詹姆斯被人丢下来。我知道是富江做的。她的脸从坑边露出来。是她扔出抛索缠住我的手,抛索连有绳索,另一端被她稳稳抓住。

    我的脚在石壁上寻找支撑点,石头不断落下去,富江也在上边用力拉。向上爬的时候,我朝坑底看了一眼,连同碎石一起,詹姆斯的身体正被深绿色的蠕动吞没。

    大概是被不断落下的石块激怒了,深绿色的果冻躯体开始大规模蠕动,触手的挥舞也一下子变得利索起来。好几次从我的背后擦过,惊出一身冷汗。

    触手沿着坑边扫荡,其他人都退了下去,只剩下富江用力拽着绳索。借助手电筒的光,我看到她眼中的坚持,害怕又感动。我无法叫她离开,因为我真的希望她能够留下来救我。

    富江好几次惊险地躲开朝她拍过去的触手,绳索擦着坑边移动,随时都有可能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