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29 纺锤体
    曼德拉逃逸的洞穴大致呈圆形,从上方俯瞰时并不觉得它有多大,直到我们真正站在它跟前,才发觉它的直径足有三米。洞内的石壁结构并不整齐,但是表面十分光滑,如同特意打磨过一样,不过神父说那是腐蚀出来的。

    洞穴如预料一般深,按照方向来看,通向走廊的另一边,所以我们当初抛硬币时得到了相反的结果,也许就能直接找到曼德拉的巢穴了。因为曼德拉呆在这一边散漫地猎食,我们也不需要和它大战一场。

    如今受伤的曼德拉满怀愤恨,藏身在洞穴的深处,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是回到巢穴中舔舐伤口,还是躲在黑暗中充当危险的偷袭者。它的体积十分庞大,而且速度也不慢,一旦我们在洞穴里中伏,也不知道有多少机会能够逃出来。

    “还是换个方向吧。”崔蒂也心怀忐忑地说。

    “谁也不能肯定这个洞穴究竟通到什么地方。”富江反驳道,她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就像是一点也不把魔物可能的偷袭放在眼里。

    她用目光征询我的肯定,不过我把头转向神父。神父是我们一群人中资历最老的魔纹使者,手中掌握的情报势必能够给出更好的建议。

    “节点并不固定,有时候出现在容易找到的地方,有时候伴随着危险。我们的运气不怎么好,富江女士说得对,我们得走下去。”

    “我有个问题,你们怎么知道节点在这个地方?”富江突然提起这个问题,她的目光充满怀疑,在神父和崔蒂之间徘徊,仿佛能够看穿他们的心思。

    这个问题我也早就想知道了,可是我并不确定这个时候是不是询问的时机,而且就算问了,也不觉得神父会回答。

    崔蒂竟然也是一脸探寻的神色看向神父,原来她也不清楚实情,他们组成队伍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没有问过?”我说。

    “没有……我以为其他人问过了。”崔蒂犹豫地说。

    “谁是当时的队长?”

    崔蒂迷惘地摇摇头。

    “不,没有队长,我们就这么聚在一起,然后在神父……”说着,她看向神父的目光有些异样:“在神父的建议下,就进来了。你说这里有让我们回去的方法,我们当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有疑问!”

    神父一脸无辜地摊开手。

    “我没有说谎,的确有。”

    “我不是说这个……”崔蒂对他避重就轻的回答十分不满,不过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富江打断。

    “神父,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知道节点在什么地方?”

    “如果还能再在这里见到你们的话,我就回答。”神父毫无避讳地微笑着:“现在,你们只能选相信,或者不信。”

    富江一脸玩味的表情盯着神父的眼睛,她肯定利用心理学的方式掌握了一些东西。

    “我相信你。”富江不容置疑地说:“我会回来的。”

    “再见?回来?什么意思?”崔蒂愣然发问,目光在我们三人的脸上来回打转。

    于是我向她解释“一旦出了末日幻境就会失去在幻境中的一切记忆”这个结论。我顺手取出日记本,趁还没有进入洞穴,赶紧将至今被神父确定的情报记录下来,并将带来的食物分给大家。

    我们在洞穴外吃完高热量食品,再没异议地进入洞穴。仍旧是富江打头阵,神父断后。我跟在富江身后做掩护。崔蒂有些恍惚地走在第三位,似乎还没有从情报的冲击中回过神来。

    这条绵长的洞穴没有地下水道经过,没有钟乳石之类的景观,略微显得干燥。弯弯曲曲地走了一阵,光线降至人眼完全无法感知的低点,只有手电筒的光能够稍微带来一些安全感。

    虽然一直提心吊胆,但是没有受到任何偷袭,感觉像是走在巨大蚯蚓在泥土里开凿的通道里。

    当尽头出现亮光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呆在黑暗中太长时间而产生的错觉。可是那道亮光并没有消失,并随着前进不断放大。

    随之而来的是渐渐浓郁起来的腥臭味。

    有些像是排泄物,又有些像是在被幽灵犬当作厨房的房间里,那些人体的残羹剩饭散发出的味道。

    当这个味道钻进鼻孔时,我没有丝毫怀疑,麻烦就在前方。

    身后猛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伴随石块倒塌的声响,扑来的烟尘一直冲出很远,将我们包围了好一段时间。

    后路被切断了。

    它等了太长的时间,要在这里做一个了结。

    出口的光亮是绿色,由不知名的发光苔藓散发出的荧光。

    那里是一个呈现出怪诞化科幻风格的大厅,作为中心支柱的纺锤状物体两端和地板与天顶融为一体,就像是直接从模子里铸造出来一般。构成大厅所有物质是一种带着金属光泽但纹理属于非金属,又拥有血肉触感的材质。

    明明很干净,但是那种血腥味却是来自其中。

    纺锤体中间正对我们的部分有一个金属牌,上面蚀刻着方块状的文字,没有人能够辨读。

    包括纺锤体在内,所有材质的表面都刻上众多繁复的类似电路板布线的花纹,包括天顶、四壁和地板构成一种宏大的诡秘。

    无数流光经由纹路的轨迹,如同电子云一般忽隐忽现,遍布于四面八方。

    这显然不是魔物的巢穴,更像是某种设施的遗迹。

    神父端详大厅的结构以及纺锤体金属牌上的文字,直到得出了某种结论才收回视线。

    “那里写的是什么?”我问。

    “统治局。”

    “统治局?那是什么?”

    神父没有回答,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自顾思索。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崔蒂失声问道。

    “不知道。”神父说:“不过节点就在这里。”

    “在哪里?”

    我也感觉到了,魔纹给身体带来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就像是被藏在空气中某处的磁石吸引。

    节点就在这里,能够感受到,却无法用五官找出来。

    “看不见却存在,十分特殊的情况,应该是被干扰了。”神父笃定地说。

    “接下来该怎么办?怎样才能回去?”崔蒂问。

    “我更关心的是曼德拉究竟到哪里去了。”富江说着,小心翼翼地向四周走开。

    神父带我来到纺锤体下方一个看似控制台的设备边。圆罩型的显示屏上不断产生数据,在我看起来这些数据跟计算机乱码没什么区别,神父也是一脸困惑的表情。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拉杆和按钮,谁也不清楚该怎么使用。

    这时富江在纺锤体后方叫起来。

    “我找到曼德拉了。”

    当我和神父跑过去的时候,只看到崔蒂正一脸呆滞的表情注视纺锤体上方。那是一个和正面看去截然不同,仿佛玻璃般透明的外壳,通过它可以看到纺锤体内部。里面充满淡黄色的液体,魔物曼德拉正漂浮于其中,密密麻麻的机械感非金属触须扎在它身上。

    曼德拉如同生物标本般一动不动,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解。

    它究竟是如何进入纺锤体中的?那些触须对它做了些什么?

    诡异的气息不断从纺锤体中弥散出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看似无人监管的巨大设施正在自我运作,并且干扰了节点的出现。

    “必须停止它。”我对大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