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31 戏末
    神父伸出手,四只死体兵被拦住,再用力分开双手,被无形之之手抓住的死体兵如同保龄球一样将身旁的同伴撞到。冲上来的死体兵只剩下六只,我和崔蒂交叉射击牵制住两只,富江扛起斧头朝其余四只扑上去。

    只是一个照面,当头的一只死体兵就被富江的斧头砸得晕头转向,稍后跟上来的另外一只被她抓住前肢来了个大风车旋转,将其余两只死体兵像球一样打飞出去。

    这种攻击大概对外壳坚硬的死体兵来说完全是不痛不痒吧,不过富江并没有停止攻击,似乎存着就算不能杀死也不允许其好好站起来的心思,追着滚地葫芦似的死体兵,朝它们的关节处用力挥舞斧头。

    我将猎枪的两发子弹打光后便扔掉猎枪,抽出之前上好箭矢的弓弩继续射击,之后再次扔掉弓弩,掏出左轮连续扣下扳机。两只死体兵在十几步外滑倒,其中一只的前脚被打断,但是情况并没有好转,崔蒂那儿发出空膛声。

    我们的子弹原本就不多,这时更显得捉襟见肘。

    这些死体兵即便只剩下两只脚也不会对它们的行动造成太大的阻碍。

    我将子弹用尽的崔蒂挡在身后,独自面对眼前一只完好的死体兵和一只断了一只脚的死体兵。失去格洛克的压制,完好的死体兵展现出卓越的反射神经,躲开了前两发子弹。

    它比我之前遇到怪物都要灵活,几乎是在子弹出膛的同时才开始移动,让预先瞄准彻底失去意义。如果我能预判它的行动,或许可以抓住它,但是它在吃了这么发子弹后也变得乖觉起来,时不时进行欺骗性的不规则运动。

    在我身体中被挖掘出来的射击天赋第一次失去效果。它左右跃动,眨眼间就来到五米前。反倒是跟在它身后的断足的死体兵,被我一枪打中眼窝。

    我、崔蒂和神父以控制台为据点没有分开,距离我们只剩下五米的死体兵无疑是最具备威胁性的一只。

    在它更进一步前,神父腾出手来将它固定住。眼看之前被他牵制的四只立刻蠢蠢欲动。我再一次扣下扳机,射出的子弹在如此近的距离内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让它掀翻在地上。

    神父的注意力重新转回原来的目标身上。我也趁机更换弹药。

    弹壳落在地上发出顺畅的响声,可是上子弹却要一发发来。

    就在这时,断足的那只死体兵身后出现富江的身影。

    它似乎并没有发觉来自身后的偷袭,被斧头砍中脖子后,溅起一片火花后,裸露出引线和导管一般的内部组织。它倒在地上拼命挣扎,好一会都站不起来。富江走上前彻底砍掉它的脑袋,它一动不动,直到富江转身的时候,那只脑袋猛然弹起来咬向她的脚。

    一只箭矢及时将那只头颅击得远远的。崔蒂在使用我扔下的弓弩。

    富江也吓了一跳,她想要回头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被甩开的四只死体兵再一次围上来。

    在子弹和箭矢的掩护下,富江一步步后退,进入在控制台的外围。她开始投掷标枪,扔出抛索将对方的脚捆起来。死体兵又一次变成滚地葫芦。

    “我只剩下四发子弹了。”

    我已经不敢再随意开枪。

    这些死体兵就像拥有不死之身一样,坚固,敏锐,灵活,砍掉头颅也不会停止活动。并且拥有类似蜂群的特性,高效地组织行动,散开又聚集。它们会逃跑,会伪装受伤,加上形如人类的外表,若非神父事先说明它们没有任何智慧,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透过那种死板的表情,机械的声音,联想到神父曾经说过这些死体兵的任务是“保卫和驱逐”,我猜测的主导它们行动的并非智力和本能,而是近似于电脑程序一样缺乏延展性,但在限定范围内却足够高效的东西。

    “这样下去不行!”

    这一点谁都知道,我们缺乏对死体兵进行致命打击的手段。

    “快想想办法。”

    说得容易。

    “你不是优等生吗?阿川!快思考。”

    “我在想!我在想!”

    我这才发觉激烈的战斗占用了自己太多的精力,然而死体兵并非是优先级的目标。无论是停止曼德拉的分解,还是对抗死体兵,都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最初的打算,那就是停止纺锤体的运作。

    死体兵的出现是在控制台被触动的情况,也就是说,它们是以保护纺锤体的卫兵。

    所以,关键仍旧在停止纺锤体的运作上。

    “我有办法了。”我对大家说。

    之前被控制台蒙蔽,一直想着怎样关掉它,但如果只是要让机器停止运转的话,应该还有更简单而暴力的方式。

    “摧毁它!”

    “要做什么就赶快!”神父紧张地大声道。

    通风管道中再一次发出异响,很容易联想到下一波死体兵就要来了。

    虽然我们的力量不足以从外部破坏这个巨大的纺锤体,但是控制台里似乎有从内部破坏的方式。我回到控制台前,用一发子弹破坏了之前被认定为自毁装置的透明防护罩。

    与此同时,通风管道再次落下十五只白色圆球。

    在这些新的死体兵变形的同时,我用力按下眼前的红色按钮。

    显示屏顿时被红色的警告占满,纺锤体开始发出尖锐的声响,愈来愈强烈,不时有碎块掉落在震动的地面上。激烈运作的纺锤体在过载的同时,动摇了和它连成一片的地面和天顶。

    “它要爆炸了!”

    我们扔开各自的对手,拼命朝来时的入口跑。死体兵们似乎受到资讯干扰,在我们远离控制台一定距离后就没有追上来,而是在纺锤体底部聚拢,表现出不知所措的紊乱。

    我们刚跑进曼德拉挖掘出的甬道,身后骤然放射出强烈的光线,眼前的一切都变得只剩下黑白亮色。先是一道冲击波将我们推进甬道深处,跌了个七荤八素,然后又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我们向后拉。

    神父的空气操纵根本无法屏蔽这股吸力的影响。富江将斧头砍进地面,我抱住她的腰,崔蒂抱住我的腰,神父抱住崔蒂的腰,四个人全都漂浮在空中。

    我们紧紧闭上眼睛,抿住嘴巴,五官挤成一团,承受不断飞往身后的碎石的抽打。一切都是苍白而静默的,仿佛连颜色和声音也被吸走了。

    大概持续了十秒钟,吸引力骤然消失,我们骤不及防摔在地面上。

    在我们能够重新视物的时候,发现身后通向大厅的入口已经被落石封死了,一直蔓延过来的土石差点将我们也给淹没。

    一个螺旋状的光亮在半空漂浮。

    “是节点。”

    半晌后,神父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