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35 五芒星
    咲夜家的卫浴间很大,我第一次见到浴缸的实物,冬天将身体全部沉入热水中的感觉一定很美妙吧。Lvsexs。带着羡慕回返咲夜的房间时发现门从里面锁上了。

    我正要叫门,房间里传出说话声,大概整个房间都做过隔音装修,即便贴在门上也听不太清楚。令人费解的是,这栋房子里就我们两人,咲夜在和谁说话呢?

    关起门来自言自语,还真是奇怪的习惯。

    模糊的说话声激烈起来,似乎在争执,可是从头到尾都是咲夜一个人的声音。

    我不由得担心起来。在天桥上见到她时,她的身体和精神状态就不太好。但是她含含糊糊,总是岔开话题。对方是个十七岁女生,正值敏感的青春期,身体方面有难言之处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么想并不能令人释怀。

    我用力敲门,里面的声音被打断,安静下来。片刻后门打开了一部分,门缝后露出窥视我的眼睛,没有戴着眼镜,感觉很新鲜。

    我将手里的物品晃了晃。

    “不方便进去吗?”

    “啊,当然——呃,不,我是说,请进。”咲夜匆匆忙忙打开门,好似做了坏事想要藏起来的孩子一样,脸色有些紧张。

    进去后发现她已经换上了米黄色的睡衣,胸口的扣子没有全部扣完,被撑起来的布料留出一道白皙的沟壑。我是第一次进入女生的房间,还看到对方的家居服,但又不想表现得太过在意,所以脸部有些僵硬。

    她的精神似乎好了许多。

    “你在和谁说话?”我尽量随意地提到。

    “谁?说话?”咲夜在一边端详我的脸色,“你听到了?”

    呃——总不能说自己就在外边听墙角吧。咲夜的眼睛里果然浮现怀疑的神色。实有些太丢人。

    “没听清楚,你好像很激动似的。”

    “因为……”咲夜不知道是真的相信了,还是不想让我太难堪,背着手,转过身,朝床铺走去,“刚才妈妈打来电话说和爸爸有事出国,这个月都不回来了,所以很气愤。”

    没有看到她的脸,有一种得救的解脱感。

    “来,温度计夹好,毛巾盖在头上。”

    我让咲夜在床上躺好,在湿毛巾盖上时摸了摸她的额头,热度似乎已经趋至正常了,不过以防万一还是测量一下比较好。

    “今天大人都不回来?”

    “晚餐怎么办?”

    “随便打电话叫快餐就好了。”

    我觉得一点都不好。

    “走之前会给你煮好稀饭,冰箱里还有剩菜吧?”

    咲夜用一副惊诧的眼神看着我。

    “我的父母也是经常出差。”我说着,在书桌上的本子写下家里的电话号码:“如果有需要就打电话给我吧。”

    没有回答。我转过身去,咲夜的眼睛没有被镜片当着,拥有一种润泽又复杂的力量,让人感到不好意思。

    “高川同学。”

    “嗯?”

    “很温柔呢。”

    这话真是令人害羞,我随便支吾过去。闲着没事干的时候,两人独处的房间里沉默的空气让人感到不自在。按照这位咲夜的性格,自己的闺房说不定还是第一次有同龄的男生进入吧。如果大人突然回来看到这一幕,指不定会将我当做窥视自己女儿身体的十恶不赦的色鬼吊起来呢。

    坐在床边视线乱扫,胡思乱想着,左手腕再一次感到灼痛。被惊醒时,咲夜正痛苦地蜷曲身体,双手紧紧抓着衣襟。我再一次意识到,左手腕的异变和咲夜此时的状态一定有所关联。可是个认知对眼下的状态没有任何用处。我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扶住肩膀叫她的名字。

    咲夜的身体绷紧得像块石头,我下决心打急救电话,刚转过身去就被她拉住衣摆。

    “没,没事的。”她吃力地说。

    “怎么可能没事!”对她的逞强,我很生气地说:“放开我,你必须去医院才行。”

    “休,休息,一会就行。”咲夜盯着我的眼睛,充满乞求,“不要去医院,好吗?”

    我的心情复杂,但是她看起来的确一些难言之隐。

    “为什么?”

    “我……”她沉默不语,片刻后,痛苦消减了许多,她松开了我的衣摆。

    “如果,我说如果,你知道了能够守口如瓶,不会看不起我,也不会再不理我,我就告诉你。”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我当然不会。”

    “因为我们是朋友?”

    “对,因为我们是朋友。”

    咲夜露出柔弱又感动的笑容。“好,我告诉你。”这么说着,她的行动却让我吃了一惊。她解开了睡衣的扣子,里面没有穿内衣,一丝不挂地袒露出胸口,远超同龄人的丰满在空气中散发着诱惑粒子。

    不知道是太吃惊还是荷尔蒙在作用的缘故,我一直没能收回目光,最后好似被烙铁灼了一下,僵硬地扭转脖子。

    “别转头。”咲夜的声音好似蚊子一般,难为情地红透了脖子,将脸朝一则撇开,“拜托了,很羞人。”

    “你,你在做什么啊!”

    “胸,胸部,看我的胸部。”她几乎快哭出来般说。

    我用足以完成铁人三项运动的意志力止住转头的冲动,十分尴尬地又看了一眼她的胸部。它们的形状,体积和颜色几乎占据了全部的视线和思考。之后,一个违和的存在被彻底暴露出来。

    在胸部和肚脐之间有一个五芒星状的纹身。

    “纹身?”我因为惊异凑上前去,努力辨认它的形状。看似纹身,但似乎并非完全烙印在肌肤上,而是稍微浮起,大概只有几毫米,甚至是几微米,拥有一种随时会脱离的立体的感觉。

    我不由自主伸出手去触摸,温软细腻,并没有凸起的感觉,就像这个奇特的五芒星并不存在一般。

    咲夜的身体轻轻颤抖,但没有躲开,我醒悟对方是个女生,不由得触电般缩回手。

    我想转过头,可是咲夜却用颤抖的声音说:

    “很难看,很可怕,是吗?”

    “一点也不!”我毫不犹豫地说。

    没有收回视线,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强硬的态度盯着她的眼睛。

    “才不难看,只是不好意思,因为咲夜太漂亮了,而且和印象中不同,很丰满……那个……”我真的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

    咲夜也把头垂得低低的,双手用力搅着衣摆,连脖子也微微泛起绯色。

    “很,很丰满吗?”

    “是,是的。”

    “高川同学喜欢丰满的?”

    “那,那个……”

    “喜欢?”

    “喜,喜欢。”

    我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咲夜却大大地吐了一口气,将衣襟猛地拉起来,抬起头时虽然还羞红着脸,可是已经没有之前的紧张了。

    “没想到高川同学是**控。”

    “什么啊!”我尴尬地不由自主提高音量,“无论哪种都,都好吧。”

    “守备范围真广呢,哼。”

    咲夜哼了一声,又咯咯地笑起来,一扫空气中的压抑和沉闷。我完全出不了声,只能仍她调侃,不过算起总账,似乎我比较占便宜。

    “随便你怎么说吧。”我转开话题:“那个五芒星是什么?”

    咲夜的脸上浮现复杂又苦恼的情绪。

    “不知道。”

    “怎么出现的?”

    “不知道。”

    只要是关于胸腹上的五芒星的话题,她的答案总是千篇一律的“不知道”。我当然会怀疑,可是她的表情不像作伪。

    之前一直隐瞒着的东西就是这个吗?我不太确信,但是没有继续追问。

    有一个答案是已知的,左手腕的菱形印记一定和这个五芒星有所关联。

    我们又聊了其它话题,例如在我失踪的时候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关于她的朋友的事情。有了前科的缘故,我的视线偶尔会不自主在咲夜高耸的胸口上停留,不过自认很隐蔽,没有被对方发觉。下午六点过后,用冰箱里的剩菜为咲夜做好晚餐便告辞回家。

    “下次再来做客吧,阿川。”她不知什么时候改变了对我的称呼。

    “只要你的父母不在的话。”

    “哼,又在想不纯洁的事情吧。别以为我没发现你一直偷看我的……胸,胸部。”

    拜托了,既然一直都没说,干嘛要这个时候说出来啊!

    “嘻嘻,算了,反正都看过了。只有两个人的话,看到也没关系。”

    “嗯,啊……”我干脆地转过身子,“那个五芒星,我会自己查的。”

    背后的声音顿了片刻,再响起时变得无比温柔。

    “谢谢你,阿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