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36 压缩
    离开?夜家所在的社区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阴天的夜晚降临得特别快,路灯接二连三亮起来。夸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回来,落在我的肩膀上。我正要摸它的羽毛,却发现它的嘴里叼着一个圆碌碌的东西。

    我眨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那种血肉特有的纹理和味道拥有某种另类的熟悉感。

    我不止一次看过这玩意,每次出现都代表有一些残忍的事情在角落里发生。

    那是一颗眼球。人类的眼球。

    和记忆中的一样,眼球尾部连接着部分神经组织,扩散的瞳孔泛起令人不寒而栗的凉光。

    “你从哪儿发现的?”

    没有回答,夸克当面将眼球吞了下去。

    “你已经多久没吃腐肉了?夸克。”

    夸克用染红的尖嘴梳理自己的黑色羽毛。

    我朝天空眺望,阴云暗沉,远远连成一片,好似铁板般将整个世界盖住。一时间,我以为自己生存在铁质的密室里,难以呼吸。是那个让你骚动的方向,是吗?夸克。

    我没有去寻找,只想赶紧回家,无论是明亮的霓虹灯和街灯,还是熙攘的人群,都无法给予足够的安全感。

    回到家后立刻打开衣橱,将紧堆的衣服丢出来,挖出深埋其下的粗陋背包,将里面的东西通通倒在床上。

    我拾起左轮枪,检查转轮里的子弹,将边上的一颗对准枪管。我紧紧抓着枪,心中未明的紧迫感这才消缓了一些。

    夸克在不远处的书桌上跳来跳去,落在电脑键盘上,将睡眠状态的电脑屏幕唤醒。

    ――您有一封未读邮件。

    我疑惑地走过去,移动鼠标点开邮箱。是一封来自陌生地址的电子邮件。虽然一度怀疑是垃圾邮件,但是它的标题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标题:厕所怪谈。

    来自:富江。

    我赶紧回到床上将日记拿过来,坐在电脑前翻阅。没有看错,富江这个名字的确在日记中,是同一个人吗?这本日记里记载的事情都是真实吗?尽管能够找到许多证据,例如这封邮件,以及左手腕的菱形印记,但仍旧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从醒来的那一天开始,困惑和刺激两种矛盾的情绪就一直存在。我认为自己的人生将会就此不同,并为这种不同感到犹疑。

    神秘的失踪。

    ?夜身上奇特的五芒星。

    来自最熟悉的陌生人的电子邮件。

    成为过去的已经无法改变。

    打开邮件只看到一句话:

    “阿川,我来找你了。”

    之后几天没有发生任何想象中的怪事。自从回复了富江的邮件后就再没收到她的信息。

    过着平静生活的我趁休息时间将日记从头到尾研究了十几遍。除了开头之外,所有的记录都很简洁,但我总算明白了自己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身体的改变。

    并不仅仅是多出了一个魔纹的问题,身体素质的提高是显而易见的。轻易能够完成万米的长跑,五十米全力冲刺只用四秒,原地垂直起跳可达两米。即便是高速驶过的列车,也能看清车窗后的景物。受伤后的恢复力也远超一般人。

    背包里还有十一颗灰石,我吃了一颗,的确感受到有种力量在体内沉淀。

    但是仍旧有问题,这一切跟?夜身上的五芒星有什么关系?

    我还在玩一种硬币游戏。两枚硬币,一枚放在地上,隔着较远的距离,用另一枚硬币弹向它,击中就算胜利。只要在视线内,就从未失败过。

    我开始尝试将作为目标的硬币放在障碍物后,利用反弹来击中它。

    在学校里和?夜碰了几次面,虽然已经是朋友了,还经历了那种回想起来就觉得奇妙又尴尬的事情,大概是不好意思的缘故,她没有表现得太过亲密,但是精神比之前好了许多。

    “早上好,高川同学。”

    “原来你们认识啊?”

    “学生会的高川同学,当然认识,帮了我很多忙呢。”

    “这位是我的朋友,叫森野,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以前几乎没有关注,现在却有了这类平淡的对话。

    森野是个留短发的活泼女孩,虽然穿着女式制服,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个假小子一样。那次初遇之后,我也偶尔在?夜身边见过她,从一年级起,她就是?夜的朋友了。

    两人的个性就如同水和火,可是正因为有着对方没有的特质,所以才会在一块吧。至少我读过的书里,是如此解释的。

    放学后班主任决定换座位。告诉我厕所失踪案件的同桌被调离了,虽然有些惋惜,但是因为嗜好怪异事件和好奇心旺盛的缘故,他一直像个牛皮糖似的纠缠我的旷课不放,认为其中必有蹊跷。他猜对了,但也因此令人感到困扰。

    新的同桌是班长,叫做八景,是个拥有一头靓丽的拉直长发的女生。周身散发出干练的气质,是个头脑不错的行动派,但不是学生会成员。她最出名的口头禅是:“放马过来!”

    好似没什么能够难住她。

    换座位后同桌的桌子要并起来,大致上男生和女生一组。新座位临窗,我将桌子搬到八景的桌子旁时,她正托着腮帮注视操场。

    各类体育社团的成员正在草坪上挥洒青春的汗水,在周长四百米的煤渣跑道上跑圈。

    “在看什么?”我有些好奇地问。

    “白井。”

    “什么?”

    八景转过头来,我清楚看到她棕色的瞳孔上倒映着自己的面庞。

    “三年级的白井学长。”她说。

    “啊……那位?”

    她指给我看。

    “篮球队十号队服,正在跑圈的那个。”

    “那个……你喜欢他?”

    “一点都不。”回答意外的干脆。

    “那为什么看他?”我很奇怪地问。

    “他很奇怪。”八景用不带感情的声调回答:“他虽然早就参加了篮球队,可是体育成绩并不好。前些天他失踪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却当上了篮球队的主力。”

    原来那位失踪的学长叫做白井,如果经历了和我一样的奇特冒险,能有这样的表现并不为过。传闻他是被警察找到的,同样失去了记忆,会不会也用写日记的方式记载那段时间的经历呢?

    虽然对他的变化感同身受,但是我并不打算和他结识。

    “是被照顾了吧?”我随意地说。

    “不是,运动能力的确大幅度提高了。”八景说着,又把视线转回我身上:“你还在吸烟吗?高川同学。”

    我被问愣了,八景竟然知道我在吸烟?

    “我的鼻子很灵啦。”她收起目光,面无表情地说:“吸烟对身体有害,还是快点戒掉比较好。”

    “哦,知道了。”

    这么应付着,我提起书包走出教室,前往看似一个人也没有的旧厕所。

    暌违已久。

    关上隔间的门,点燃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