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38 加压
    就像我告诉她的一样,那是一家幽静别致的餐厅。座落于街头拐角,古色古香的二层建筑。门口有一尊令人发笑的公鸡玩偶招牌,?夜就像看到新奇玩具的孩子。

    “要是带相机来就好了。”

    “你该不是想要和这只公鸡合影吧?”

    “不行吗?”

    “我在想象照片的样子,感觉很奇怪。”

    “真过份,一定会很合适的啦。”

    餐厅二楼被设计成回廊状,可以看到楼下大厅前方的舞台,晚上七点可以看到现场表现的钢琴和萨克斯。我们吃了晚餐后又点了许多饮料和甜点。她跟我聊了许多事情,有学校的,也有家里的,还有许多雅致的笑话,更多的是母亲的事情。

    我得以了解到,?夜现在的母亲并非亲生母亲。

    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病去世,父亲不久再婚,但因为做了输精管扎结手术的缘故,后母并没有生下孩子。虽然后母一直对她很好,但她对亲生母亲的思念这么多年从未停止。

    “我想见妈妈。”?夜好几次轻轻啜泣起来。

    我不得不充当她临时的心理医生。不过我并不讨厌当一位倾听者,这是我所有的技能中相当得意的一种。通过听人说话,声线,表情和内容都会让你深入倾述者的精神世界。

    但如果你认为这就是对方的全部,那就犯了大错。你所听到的,看到的,感觉到的,不一定会主导他们的行动。

    语言、想法和行动,有时候是背道而驰,充满矛盾。这也是探究人类精神和行为的课题令人着迷的一面。

    我读过许多关于描述人类心理的书,并有过亲身实践。我深刻感觉到,尽管有着种种局限,倾述总是拉近人们之间的距离的最好方式。

    “谢谢你,阿川,好久没有人听我说话了。”

    “我们是朋友嘛。”

    “下次还能约你出来吗?”

    “当然,和可爱的女孩约会可是男生最无法拒绝的事情。”

    晚九点左右,我和?夜在公园门口告别。我沿着来时的人行道一直向前走,在十字路口停下来,转身望向公园大门。?夜还是站在那张大大的导游牌下,路灯在她的脚下拖出长长的影子。她好像在等什么人一般,静静站在那里。

    直到彻底从我的视野里消失时,我仍旧不知道她究竟在等谁。

    第二天中午,本地新闻中播出一则报道,有五个人于昨晚在公园深处被谋杀了。

    本地的社交网络上有更详细的传闻,包括之前没有报道过的位于北区的离奇凶杀案,至少有十人死亡。鉴于现场类似的猎奇因素,以及雷同的死亡方式,很可能是同一个犯人做下的连环犯罪。

    公园五位受害人的死亡时间跟我和?夜告别的时间相差不远。我因为担心,给?夜打了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夜有些激动的声音在听筒中传来。

    “阿川阿川阿川。”

    “冷静下来,我在这里。”

    她在那边轻声啜泣。

    “发生了什么事?”我放缓语速问道。

    “我看到了……”

    “什么?”

    “杀人案,我看到了。我只是好奇,可是好像被那些人发现了。怎么办?如果他们要来灭口怎么办?阿川。”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不是很糟糕吗?我尽量保持镇定。

    “不要出门,关好门窗,我立刻就过去。”

    预感到自己很可能要面对穷凶极恶的罪犯,我将左轮枪藏在衣服里头,口袋装了五颗灰石,还用一个大袋子将富江制作的简易弓弩装起来背在身后。

    也许这个时候报警才是最妥当的举措吧,可是犯人并没有出现,?夜似乎也不想将自己身为目击者的一面暴露出来。往好的一面想,虽然?夜说自己在偷看杀人现场时被发现,可犯人当时没能抓住她,隔了一个晚上后真有本事顺藤摸瓜找到她的住所吗?

    连续作案的风险很大,也许犯人会考虑暂避风头。

    因为事发突然,区区一个电话无法汇集足够的情报,各式各样的可能性如乱麻一般纠缠在一起。

    前往?夜家的途中,我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大约是正午一点左右,繁华的社区正陷入午间的睡眠,路上行人不多,区内的商店也懒洋洋地敞开大门。根据记忆找到?夜家所在的公寓楼,乘坐电梯时有数人出入,但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踪。

    我按响?夜家的门铃,猫眼后立刻有人看过来,紧接着大门打开了,身穿睡衣的?夜怯生生地抱着兔子玩偶走出玄关,帮我打开最外边的防盗门。

    我进去后,她好似做贼般探头朝走廊上看了一眼,确认没有人影后匆匆将门关上,插上所有的锁头。

    ?夜家一如既往的冷清,大人们没有回家。

    “他们去南极了。”?夜十分自然地说。

    虽然知道有世界上存在许多奇特的职业,南极也并非太过人迹罕至的地方,不过熟人的亲戚跑到南极仍旧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他们是做什么的啊?”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是研究员和商人吧。”?夜模棱两可地说着,从冰箱里取出饮料,把我带进她的房间。

    见面后她虽然努力表现得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那通电话,闭锁的大门和房间中层层落下的窗帘,无不昭示出她心中的惶恐。目击杀人现场还被杀人犯发现,对于普通的高中女生来说,并非是轻易可以忽略的威胁。

    只要犯人一天不落网,女孩大概一天也不得安宁吧。就算呆在家里,仍旧觉得不安,因为家之于人们来说是太过亲密的所在,而此时又是一人独处。出于青春期的叛逆和不信任感,也不想将自己的安危交托于远在南极的父亲和行动温吞的警察。

    “学校怎么办?”我问到。

    “请假吧。”

    “可是没有借口,不能请太久。”

    “真苦恼啊,要是一直旷课,老师就会给家长打电话。”?夜皱着眉头,下意识搅着兔子布偶的耳朵。

    “那天你没有穿校服。犯人不一定能够找到学校来。就算找到了,学校那么多人,总不会在众目睽睽下犯罪,所以应该还是安全的。”

    “出了学校呢?要是他们在路上下手。”

    ?夜的问题让我注意到一个地方。

    “他们?犯人不止一个?”

    “嗯,好像是有组织的。”

    “黑帮?”

    “看起来不太像……有种奇怪的感觉。”?夜苦恼地摇摇头:“说不出来。”

    沉默了一会。

    “大人们多久才会回来?”

    “起码一个月。”

    “那……要不要暂时来我家住?”我尝试着说:“上学和放学都一起走。”

    这是我枯涸的脑子唯一能想到的能满足她所有意愿的法子了。

    可是邀请一个同龄女生到自己家住,对于一个正值青春期的高中男生来说实在有些不妥。

    尽管如此。

    “可,可以吗?”?夜一脸兴奋地盯着我说。

    这样真的合适吗?

    “先说好,我的父母也出差在外,家里就我一个人哦。”

    “那不是正好吗?”她奇怪的看着我,似乎完全没有听出言下之意。清澈的眼神让我觉得怀着各种顾虑的自己充满罪恶。

    我打了个哈哈应付过去。

    “太好了,我还没有在朋友家里住过呢。”?夜从床上跳起来,在柔软的床垫上蹦?。“阿川,阿川,什么时候可以过去?”

    “什么时候都行。”

    “今天可以吗?”

    “随便你。”

    ?夜打定主意今天就搬到我家去,于是立刻着手收拾个人物品。虽然只是小住一阵,可是女生的行装像山一样多。衣物塞满了两个大号的行李箱,学习用具和课本也要带上,还有两个心爱的大布偶。

    她打开床底柜的时候不小心跌了一跤,我连忙过去将她扶起来,结果被她用力推开。

    “不要过来!”

    喊得晚了,在那个拉开一半的抽屉里,叠得整整齐齐的大量内衣映入眼帘。不止有可爱型的,还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充满情趣的大人款式。

    明明是外表清纯的眼镜娘,纤细的千金小姐。

    想象?夜现在很可能就穿着那些性感诱惑的内衣,不由得身体有些燥热。

    ?夜的脖子都红了起来,慌乱地趴在抽屉上,垂头不语。

    就像干了坏事被捉住一般,我手忙脚乱地缩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