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39 火花
    出发前?夜在饭桌上留下“去朋友家借宿”的便条。

    我们俩谁都没有空手,背后的空间也被压得满满的。每个人负责一个行李箱和布偶,她自己背着书包。尽管重量不轻,不过?夜兴致勃勃地哼着歌,如同即将远游的小学生。

    电梯的数字一格格上升,没有停顿,仿佛昭示着此行的顺利,我紧张的心情也被?夜感染,开始愉快起来。

    在我幻想同居的日子时,电梯门打开了,里面意外站着三位乘客。

    个子和穿着都很普通,全都带着看似员工帽的制式帽子,微微低头,帽檐也压得很低,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外露在短袖外的胳膊显得肌肉扎实。

    这副模样不像是居民,但说是某公司的外勤员工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我后退一步,眼角看向?夜。她的脸在看到这三个人后霎时间刷白,身体微微颤抖起来,试图朝我背后躲去。

    我的身体立刻绷紧起来,右手按住藏在衣内的左轮枪。这些人就是那些身负命案的杀人犯?

    时机太巧了,而且不合时宜。这些人该不会在这种公众地方挑衅吧?如果我们喊救命,呆在家里的人会跑出来帮忙吗?

    如果是凶残到立刻动手的敌人,我俩真能够坚持到救援抵达吗?

    人数三比二,不,只算是三比一,纤弱的?夜根本就不能算做战力。

    众多思绪眨眼间闪过。电梯三人组不言不语地出了电梯,好似没有看到我们似的擦身而过,朝?夜的家门口走去。

    我巴不得他们不要回头,用身体挡住?夜,让她先进了电梯。

    就在这时,其中一人忽然察觉到什么,猛然停住脚步转过头来。他的目光如有实质,穿过我的肩膀,落在电梯里的?夜身上。

    ?夜用力按关闭键,啪嗒啪嗒,迟钝的电梯门还没有反应,三人组已经跑过来。

    “快进来,阿川!”?夜惊恐地尖叫起来。

    我一边退进电梯,一边掏出左轮,毫不迟疑地指住三人组。还没等我叫出“不许动”三字,他们立刻见机地在两米外停下来。

    电梯门缓缓关闭,视野愈加狭窄,可是我的神经却越绷越紧。

    三人组忽然四下分开,在我犹豫对准哪一个的时候,全都冲上来。

    没有犹豫的机会,手腕自行偏移,在选定目标的一瞬间,枪口似乎在耳边述说。

    一定会命中。

    扣下扳机,枪声在走廊和电梯的四壁反射回荡,将其它的声音都挤压出去。

    最前方的帽子男向后跌倒,我亲眼目睹子弹从额头钻进,在脑后带出一蓬血雾的景象。

    他死定了。

    我杀人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感到难过,身体也没有任何不适。剩下两人似乎被自己同伴意外的死亡惊呆了,没有赶上。视野随着电梯门合拢,我缓缓后退,在只剩下一道缝隙的时候,一只手掌插进来。

    一只凶恶的眼睛从门缝外窥视进来,他试图拉开电梯门。?夜没有看到这一幕,只是歇斯底里地按着关闭键。

    “快呀快呀快呀。”

    我从背包中掏出箭矢,狠狠给了那只手掌一记。外面的人惨叫一声,拔出来的箭头不停地滴血。

    那只手的指缝间被捅裂了。

    没有阻挡的电梯门终于关上,电梯朝一楼落下。

    ?夜无力地瘫在控制区好一会,被我搀扶起来,身体还在颤巍巍地发抖。

    “怎么办?他们真的找上门了。”她带着哭声说。

    “没关系,反正我们已经离开了。”我安慰她:“甩开他们以后,要找到我家一定没那么容易。”

    虽然这么说,可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富江前些天的邮件不由得浮现在脑海中,此时此时,孤立无援的我无比希冀她的到来。

    虽然没有记忆,可是根据日记中的描述,富江是个身体和精神方面都无比强大的战士,任何困难都无法阻挡。

    无论自己如何树立信心,拥有一把左轮枪的我也不过是一介高中生,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在末日幻境中的我似乎更有力量,我希望现实的自己能够像他一样。

    在危机的旷野里奔驰。

    “这是真枪?”?夜掏出手帕抹去泪水,目光落在我的右手上。

    “是啊,是真家伙。”

    “你怎么会有枪?”她疑惑地紧盯着左轮,恍然叫起来:“刚才你该不会杀人了吧!”

    “嗯,他死了,被一枪爆头,我对自己的枪法有自信。”我立刻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意外的平静,不禁有些后悔,?夜只是个普通女孩,杀人的刺激是不是太大了?

    出乎预料的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硬要说恐惧,那也是针对凶手的,在得知我杀了三人组的其中一个后,反而变得平静下来,露出奇特的表情。

    “好厉害,阿川。你军训的时候,成绩一定很好吧。”

    “普普通通啦。”

    “骗人!”?夜又一脸苦恼的样子:“杀死杀人犯算是自卫吧?可是枪杀的话一定会被警察找麻烦。真讨厌。”

    明明被追杀,还杀了人,之前还十分惊惧,转眼间就变了个样。?夜的思维和承受力好像翻牌一样。

    我真有点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个女孩。

    “别绷着脸呀,阿川,杀人也不是你的错,所以笑就可以了。”

    谁笑得出来啊!

    幸好这个建筑里没有摄像头,左轮枪和子弹也是从末日幻境中带出来的,只要没有被当场抓住,应该不用担心被警察找麻烦。

    还有三层就到底。

    “剩下两人说不定在外面堵我们。”

    不过他们手里没有枪,又死了一个人,应该有所顾忌,令人担忧的是他们是否叫了帮手。

    “那怎么办?他们的人说不定很多呢。那副打扮一看就知道是有组织的。”

    “如果他们不是碰运气式的大规模搜索,一开始就锁定了目标,应该不会有太多人来。”

    “那就是说要碰运气?不过这些家伙那么怪异,大规模行动的话一定会引起注意,所以一定没有太多人啦。”?夜用食指点着下巴说。

    虽然乐观了一些,但并非没有道理。

    “出去以后就往银行跑,我会掩护你。”

    我将手枪递给她。

    “我开枪一点都不准,还是阿川你用吧。”?夜有些惶恐地推回来。

    “没关系,只要指住他们就行了,他们一定会害怕。不过手枪里只剩下两发子弹了。”

    “那你怎么办?”

    “我有这个东西。”我说着,将背包解下来,掏出自制弓弩。

    虽然大脑已经没有记忆,可是身体却十分熟悉地插上箭矢。

    “这是……弓弩?”?夜好奇地打量着,“你自己做的?”

    “不是,一个朋友做的。”

    ?夜点点头,双手握紧左轮,眼睛中闪现感动的神采。

    “太刺激了,就像《反恐危机》里演的一样。交给我吧,阿川,我一定不会拖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