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41 膨胀
    我喜欢上阿川了。?夜这么说。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生表白。

    这是表白没错吧?

    我一向自诩思维敏捷,冷静过人,可是事到临头,不仅无法判断她的想法,也没能立刻做出答复。当我回过神来,当事人已经出了电梯,好奇地跑在前方,“哪一间?哪一间?”地问,脸上也看不出端倪,好似之前的说话不过是一场梦境。

    “怎么了?阿川。像个呆头鹅一样。”

    我张口,想说些什么。可是说什么才好呢?或者说,自己能够说什么呢?答案很简单,明明很简单的。书中的教导告诉我应该严肃地对待这个话题,可是就算是说一句“我答应你,我喜欢你。”也令人感到十分难为情。

    天底下真有能够将喜欢挂在口边的人,真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归根究底,?夜是十分可爱的女孩。我并非没有丝毫感情的机器,却失去了对情感的把握。无论是拒绝还是同意的话,都无法斥之于口。

    我心中充满纠结和动摇,只能沉默以对。我想起曾经听过的一句话:“真实的爱是一种思考。”

    也就是说,不经思考而得出的结论,不过是荷尔蒙在发挥效用。但是人类的伟大和精髓就在于他们拥有超越本能的力量。

    可是我已经无法思考,引经据典和交错的情感正产生混乱的化学作用,由此冒出的泡沫足以填满大脑皮层的沟壑。

    “这就是阿川的家。”?夜在客厅中心打转,发出感叹:“我还是第一次到男生的家里呢。”

    “你住我的房间吧,我去书房睡。”

    “嘿嘿,阿川的房间,是哪个?”

    ?夜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让我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可是父母的房间不能随意进出,书房没有床铺,让客人打地铺并非待客之道。我将?夜迎进自己的房间,她立刻抛下行李,好奇地跑到阳台上。

    “原来阿川的房间是和阳台连起来的啊。”

    “这里的公寓楼都是这种结构,晒衣服的时候很麻烦啊,母亲经常走来走去,一点私隐也没有。”

    我一边收拾床铺,一边抱怨,因为事发突然,所以房间一直没有整理。虽然不介意被看到乱糟糟的一面,可是既然有女生要住进来,当然得赶紧将不欲人知的东**起来。

    阳台传来?夜和夸克玩耍的声音,我安心地书柜打开。说起见不得人的物事,也不过是一些擦边球的写真和漫画,一部分是买回来的,一部分是通过某些渠道借回来的。平时它们就藏在书架的最深处,外面用罗列整齐的书籍掩盖起来。

    平常母亲打扫卫生的时候,也因为书籍太多的缘故不会动这个地方。所以十分安全。

    我将书架深处的东西塞进黑色的塑料袋,转过身时,夸克突然迎面扑来。我反射性摆出阻挡的架势,乌鸦轻巧地擦身而过,从后方盘旋回来,落在我的肩膀上。

    它很不悦地对?夜叫着。

    “夸克似乎不喜欢我呢。”?夜站在阳台门口有些沮丧地说。

    “真奇怪……平时不是这样的。”我也觉得夸克的行为有些蹊跷,从寄信那天开始就经常做出异样的举动。我知道乌鸦是一种十分敏锐的动物,也许它嗅到了?夜身上不寻常的味道。

    我想,这种不寻常来自她身上的五芒星,以及那些行为怪异的帽子男。

    “等一会我拿些鲜肉给你喂它吧。”我说。

    ?夜高兴地点头。她走到书桌前问道:

    “我能用一下电脑吗?”

    “请随意。”

    虽然电脑里也有羞于见人的文件,不过我自信平时已经藏得很好了。我将自己的东西搬到书房,再回来时,发现?夜正对着屏幕愁眉苦脸。

    “这是什么操作系统啊?”

    “linux。啊,抱歉,我这里没有装ndo呢。”

    ?夜露出疑惑的表情。

    “听起来是很艰深的东西。不是dos吗?”

    “比那好一些。也有图形界面的。”我一边帮她调出操作系统的图形界面,一边问道:“-< 飘天 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 >-页?聊天的话就比较麻烦,这个系统里没有你常用的那些聊天软件。”

    “我想收邮件,你别看哦。”

    既然她这么说,我帮她打开网页浏览器就离开了。

    我将从末日幻境中带出来的东西全都搬进书房。书房原本是父亲的,可是他渐渐不再使用,反而是我经常呆在这里,所以不知什么时候就变成专属于自己的工作室了。

    买回来的书,即便不再用了也不会丢掉,分类后摆入书架,随着买来的书越来越多,书房的空间也愈加狭小起来,连地面上也东一处西一处地摆满书籍。因为一角还摆放有科普爱好者常用的仪器,例如压模工具,维修工具,试管,天文望远镜和显微镜之类。

    所有这些非生活的物品充斥了大量的空间,如果要打地铺,还得重新收拾。

    另外,室中心的不锈钢桌子有三米长,同时充当书桌和实验桌的用途。

    我将手枪的转轮推开,把空弹壳倒进盒子里。在杀死三个人之后,我不由得考虑起今后可能会碰上更危险的情况,?夜身上发生的事情很不一般,对方大概不会就此束手,因此充分的弹药补给十分必要。

    在这间书房里,我可以自行配置火药,可是并没有制作子弹外壳的工具。如果不能自己做,那么唯一能弄到子弹的地方就只有警局了。

    还有从帽子男身上得到的神秘药剂,必须尽快进行解析。

    种种必要之事接踵摩肩到来,课外时间眼看被冲得七零八落,我想象之后忙乱的日子就不禁头痛起来。

    虽然富江发来邮件说要过来,可是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后继消息。日记中另外一个不太熟悉的同伴叫崔蒂的,是洛杉矶的刑警,她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还有一个名叫席森的神父留下的电子邮件地址,却注明了“非必要请勿使用”的标签。

    如此一来,能够分担压力的就只有未来同居的?夜了,而这些也是和她切身相关的事情。无论她是否愿意,都有知道的资格。她身上的五芒星无论从外表还是存在的形式来看都是奇幻之物,在我所见之物中能与其相当的就只有末日幻境了。

    吃过晚餐后,我将记载了末日幻境的日记和对日记的分析报告交给?夜。

    “这是什么?”

    “大概……是和五芒星有关的东西。”

    “这么多资料,好厉害。”?夜惊叹地说。

    “请一定要看,顺便将自己的感想写下来,拜托了。”

    “唔……这不是你给我讲过的故事吗?”?夜看了第一页,抬头疑惑地问道。

    “其实是真人真事。我之前不是旷课吗?其实是失踪了。”

    “跑到故事里了?”

    “这可是我的亲身经历!虽然我没有记忆了。请一定要相信我。”

    “无论怎么看都很可疑呢。”?夜歪着头,笑起来:“不过既然阿川说是真的,那就一定是真的吧。我一定会认真看的。不过明天你要帮我请假哦。”

    “你不打算去学校了?”

    “嗯,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还在找我……”?夜露出担忧的表情。

    这种担忧自然是十分正常,我爽快地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