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42 连锁
    第二天上学,我去教职员室将?夜的请假条交给她的班主任。在我们学校,班主任通常由主要学科的教员担当,他们除了处理本班的常务,也同时负责同年级其它班级的相关学科的教学。加上班主任们和级任主任共同使用一个办公室,所以对于同年级学生来说,即便不是自己的班主任,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夜班上的班主任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性,叫桑原,负责化学课。在这个年纪能够担任班主任这个职务在这个学校里并不常见。他的面相老成,中等身材,个性粗犷,是公认的好说话。

    “?夜同学生病了啊,那也没办法。让她好好休息吧。”桑原老师接过请假条,认真看了一遍,“没想到竟然是你帮她带话,你们很熟悉吗?”

    “不是很熟,高一时候见过面。”

    “哦……”桑原老师没有追问,将请假条放入抽屉,“她的个性比较内向,朋友较少,你是学生会的,要多帮助她。”

    “好的,老师。”

    我正要告辞,却被自己的班主任叫住了。她从抽屉拿出一份通知给我看。

    “高川同学,你知道1999年世界末日的预言吧?”

    “是的。”我听到这个话题有些讶异,目光落在通知单上,发现内容是一份关于整顿课后活动的指示。

    “你相信吗?”

    “这不是迷信吗?”

    “啊,不管是不是迷信都好,总之你不要参与。最近世道不稳,犯罪率节节升高,增长了邪教组织蛊惑人心的气焰。我们学校里似乎也有学生参加一些莫名其妙的地下团体,你尽量查一下,能劝就劝,不能的列一份名单给我。这份通知你拿给班长,让她在近期组织一下关于邪教危害的宣传活动。”

    “知道了,老师。”

    “学生会在今天放学后也要就这个问题开会,你记得不要缺席。”

    我再三表态,拿了通知单返回教室。没想到世界末日预言的影响已经如此深入人心,学校的担忧也情有可原,所以才在情况恶化之前采取行动。不过似乎有些晚了,表面上校园里风平浪静,只是有学生加入地下邪教组织的传闻,然而事实上已经有不少学生被卷入末日幻境,尽管最后活着出来的似乎只有我和白井学长。

    我有一种强烈预感,这些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的地下组织并不全是骗人的团伙。一旦经历过那个奇特的世界,就会对世界末日的到来毫不怀疑。只要拥有能够强化人体素质的灰石,以及作为强化标本的魔纹使者,要收拢信徒更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这让我想起昨天碰到的帽子男,终于明白他们的怪异来自何处。那些人不是一般的小混混,也不是**打手,从他们喊出的口号来看,明显是一个邪教组织的教徒,是一群拥有偏执信仰的疯子。

    他们似乎笃信喝下神秘药剂的自己拥有刀枪不入的力量。

    我不清楚这是药剂让他们产生的错觉,还是他们的确有过实践。无可否认,喝下药剂后,他们的运动机能获得了极大的提升。但从他们最初和常人无异的表现判断,只是一种暂时性的提升。

    尽管如此,我不得不怀疑,那瓶神秘药剂和灰石有关。

    灰石能够永久性提升身体素质,但是只有魔纹使者能够制造灰石,因此数量一定不会太多。将灰石通过特殊的配制稀释后制成能够暂时提升力量的药剂,反而更适合扩大影响。

    鉴于周边已经出现服用这种药剂的教徒,进一步假设,也许本校有学生已经参与了这个神秘的教派组织。这种药剂说不定已经开始在相关学生手中散播。

    同时,考虑到此教派风声不显,证明其结构和行动的严密谨慎。在这种情况下,神秘药剂作为珍贵物资,必定由专门的区域负责人负责发放。而且,此药剂有很大可能加入成瘾作用,成员要得到药剂,除了最初时候,必须做出足够的贡献。

    无论何种地下教派组织,都会将持续扩大成员和影响力放在第一位。对于学生来说,要获得足够的贡献值,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引导身边的人加入。

    他们会观察,筛选,试探,考验,以确保劝诱的成功率。在这一系列行动中不可能完全掩埋痕迹,只要注意观察就能捉住他们的尾巴。

    而曾经作为失踪人员,归来后却素质大增的白井学长,自然如同火炬一般耀眼。

    “高川,你来做这道题。”数学老师的声音将我拉出思考机械。

    八景轻轻挪了一下课本,将刚才讲到的例题点出来。虽然我不需要,但还是十分感激。我并非天纵奇才,能够在以升学为第一目标的重点高中里脱颖而出,自然有自己的本事。

    虽然在学校里看似被学生会的工作和课余活动占据了大部分时间,但是晚上回到家后我都会集中精力学习至十二点。况且这份题目我已经提前一个星期预习过了,就算被老师抓包,也能十分流畅地在黑板上写出答题过程。

    “做得不错。”数学老师面无表情地说,又转向同学们,“你们都看清楚高川同学是怎么做的吗?”

    “是。”

    “看清楚了。”

    下面零落的声音懒洋洋地回答。

    “上课不要走神。”在我下台的时候,数学老师还是警告了这么一句。

    回到课桌。

    “挺有一手嘛。”八景将草稿本推过来,上面写着:“刚才你在想什么?”

    “在想白井同学。”

    “?”

    “我觉得他加入了邪教。”

    八景认真地看了我一眼,平时不动声色的脸蛋有了一丝微秒的变化。

    “我也这么觉得。”她在纸上写道:“最近我们在调查他,你也一起来吗?”

    “我们?”

    “放学后跟我走就知道了。”她写下这句话就不再理我,即便我说明了自己放学后要参加学生会的重要会议。

    直到下课后,她也没有和我多说半句话。

    课间的时候,?夜的好朋友森野找上门来。

    “?夜在哪里?”刚见面就劈头盖脸地诘问,好似在审讯诱拐犯一样。

    其实对于?夜没有和她联系,我同样感到有些不解。她们一直是形影不离的好友。

    “?夜的事情为什么要来问我啊?”我不动声色地说。

    “是你把她的请假条交给老师的吧。”森野生气地盯着我,说实话,我根本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生气。是因为?夜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她的缘故吗?那未免太小肚鸡肠了。

    “既然她生病了,应该在家里呆着吧。”我这么回答森野,不过迅即又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似乎你认定她不在家呢,你怎么知道?你去找过她了?”

    森野皱起眉头。

    “我打不通她的手机,打过她家里的电话,也没人接。”尽管她这么说,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过她没有再纠缠。

    “如果看到她……算了,我会找到她的。”森野丢下这句话,返回自己的班级。

    我原地站了半晌,回到课桌将森野的名字写在分析报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