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45 忘却录音1
    我将纸巾递给她,她用力擤鼻,抽噎着为我讲述那天的故事。

    那是在重逢前发生的事情。

    因为前一天去给亲生母亲扫墓,所以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怀念和惆怅的思绪仍旧在?夜的身体中潮涌。她不由得想起高一时给予自己帮助的那位学生会的高川同学,所以放学时刻意走到他的班级门口窥探。当发现他正要转身出来时,又慌慌张张地逃跑了。

    虽然两人在高一时有过一次接触,但之后就没有再私下相处过,即便有过见面,也是远远隔着人墙。好几次视线交汇,却不知道为什么,?夜总是不经意地让开。高川没有主动上来搭话,但是?夜总觉得,每当他看到自己和森野结伴欢谈时,冷峻的眼神中总是藏着淡淡的欣慰。

    虽然有些在意,但?夜并不觉得自己对高川产生的是恋爱的感觉。对她而言,高川就像漫画中那个在自己有难时忽然出现的英雄,如果自己有哥哥,一定就是这种严厉却温柔的感觉吧。

    这样就好了。?夜一直觉得,只要能够远远看到他,就能得到满足。

    然而这一天对她而言是特殊的。

    每年她为母亲扫墓,就会发现过去那些令人怀念,觉得温暖的身影在渐渐变淡。也许有一天,自己若没有照片,会连母亲的样子和味道都记不起来了吧。一想到这里,胸膛就开始窒息,感到恐惧,所以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高川同学,好好将他的模样烙印在心中。

    这天,好友森野和男朋友白井有约,所以只剩下?夜一个人,愈发感到孤独。

    她在楼梯上注视着高川从自己身下走过,原以为他没离开学校是要参加学生会的工作,结果却看到他一直拐向教学楼后方。

    那是校园中唯一被弃之不顾的地皮,陈旧的石质乒乓球台,丛生的野草,阴郁高大的树木,充满荒凉的感觉。在?夜入学以前,已经没人在那儿玩耍了。因为学校其中一座厕所坐落在那里,所以以前还有一些人过去,可是新厕所建成之后,那边完全就废弃掉了。

    据说校方有再开发的计划,可是也不知道是资金不足,还是计划不够完善的缘故,一直搁浅。

    ?夜也很久没有去那边了,不仅是被曾经去过的同学在描述时产生的厌恶影响,还听说去那儿的人都是些不良分子。

    他们在那里打架,抽烟,赌博,也许还会对女生做些不好的事情。

    可是今天,全校闻名的优等生高川同学,却十分自然地去了那块飞地。

    总觉得似乎可以看到高川不为人知的一面,因为好奇的缘故,?夜压抑着心中的不安,远远尾随着他。

    一路行来,没有看到其他人,偌大的荒地里,就只有一前一后的两人,?夜忽然觉得有些开心,就像是两人共有的秘密又增加了的感觉。

    高川进了旧厕所后就没有出来,?夜一开始挺惊讶,他为什么不用更舒适的新厕所呢?后来渐渐有些不耐,所以决定回去。

    路过乒乓球台的时候,远远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朝这边转过来。

    ?夜吓了一跳,因为不想被熟人发现自己在这里,所以在乒乓球台后蹲下来,藏在草丛里。

    来人竟然是森野和男朋友白井学长。真令人难以相信,他们约会的时候竟然会来这种地方。

    白井学长是个十分普通的高三学生,据森野说,两人在初中时候就成为一对了。并不是对白井学长有偏见,但?夜一直觉得他们会成为恋人这件事挺奇怪。

    尽管如此,这对恋人之间的感情是不容置疑的。

    森野和白井一直来到距离乒乓球台不足五米的地方,并没有发现球台后有人。?夜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紧紧抿住嘴巴。

    “阿井,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有那种东西?”森野有些紧张地问。

    白井从口袋里掏出什么递给森野,森野好奇的用两根手指夹住,高举过头,迎向夕阳的余晖。这下连?夜也看分明了,那是一颗小小的灰色的石头。

    “看起来很普通啊。”森野说。

    “你要这东西做什么?”白井问,“又没什么用,我留着也就是做个纪念,家里还有三颗呢。”

    “失踪的纪念?”森野夸张地笑起来,“你真的不记得失踪时候的事情了?阿井。”

    “对啊,真令人郁闷。”

    “不过回来以后,身体变得比以前棒多了,我很满意。”

    “也许是做了什么好事,所以得到报答了吧。”白井漫不经心地说。

    “我爸妈喜欢造型和来历奇怪的石头,收集了一堆呢,都放在老家那边。我想将这种石头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们,可以吗?”森野祈求地看着白井说。

    白井慌不迭地答应了。

    “如果有需要的话,另外三颗也给你吧。”

    “嗯,如果有需要的话。”

    “那我先去练球了。”白井打了招呼后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头说:“这种事情用得着刻意来这个地方吗?”

    “因为有特工接头的感觉。”森野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

    “……回家时小心点。”

    “知道了。”

    尽管说知道了,可是森野在目送白井出去后并没有离开。又等了一会,一个看上去不像是本校员工的男人走进来。

    起初?夜以为那个人不怀好意,说不定会对森野做出不可挽回的行为,所以又紧张又激动,将一块石头抓在手中,下定决心如果对方有任何轻举妄动,就算事后会被森野责骂,也要冲出去保护她。

    不过出乎意料,森野和那个陌生男人似乎是认识的。

    “东西拿到了吗?”男人问。

    森野面色不快将手中的灰石扔给他。?夜手中的石头差点就因为惊讶掉到地上,她不是说要送给父母当生日礼物吗?

    “不错,就是这个。就这么一个吗?”

    “另外三个还需要一段时间,不过最迟两周内会拿过去。”

    “做得好,森野。我决定给你奖励,想要什么不妨说说。”

    “那就多给一些贡献值吧,还有把钱给我。”

    “就只是这样吗?完全没有问题,我会给你足够晋升的贡献值,过几天你就是高级教徒了,以后好好干。”

    “那么到时再见吧,我会将情报一起带过去,还是老地方?”

    “是的,我们要在那里进行仪式,已经准备好了。”

    交易完成后森野和陌生男人分别离开了。可是?夜直到两人离开了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她原以为自己的好友森野是个清白的好女孩,可是诡异的谈话和行动都在动摇她们之间的感情。为什么要欺骗自己的男朋友?那个陌生男人是什么来历?她回忆起对话中“教徒”、“贡献”和“献祭”之类的词语,不由得担忧起来。森野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教派组织蛊惑了?

    为了弄清心中的疑惑,将森野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夜开始不动声色地监视森野。终于在第二个星期日,森野拒绝了?夜的邀约。?夜跟踪神秘出行的森野,来到了那个所谓的老地方。

    她怎么也想不到,在那个用倒闭工厂的厂房里,她亲眼目睹了有生以来最为恐怖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