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47 忘却录音3
    “也就是说,五芒星是怪物留下的?”我问。

    ?夜轻轻点头。

    “它现在还在你的身体里?”

    她还是轻轻点头。

    “你能控制它吗?”

    她摇头。

    “它还要进食吗?”

    ?夜抬起头,眼镜坠到鼻梁下方,可以清楚看到黑色眼珠像玻璃一样,散发着无机质的光芒。她的目光拥有一种力量,让我的腋下不禁渗出汗水。

    日光灯照亮的大厅中看不到影子,可是仿佛有某种异质正从“窗户”――她的眼睛中变幻形状。我看呆了,几乎忘记呼吸。

    ……很美味呢,高川同学。

    我恍然听到这样的声音,悚然回过神来。?夜正推上眼镜,隔着玻璃镜片,目光满是疑惑。

    “怎么了?阿川。”

    “啊,不……你刚才说什么?”

    “我什么都没说哦。”?夜十分自然地回答道。

    她用力眨着眼睛,好似卸下沉重的担子,整个肩膀松垮下来。我想,自那天以后,那段恐怖又自责的经历一直像梦魇一样缠着她吧。因为太过沉重,所以沉入心灵太深的地方,因此和我碰面的时候,丝毫没有透露出来。即便真能忘记自己所背负的一切,也一定有着无法抹去的痕迹烙印在灵魂中。

    每天走在路灯下,看到影子和厂房,就会被那些黑色黏稠的物质绑住,无法动弹。

    我问她,那第十三个黑袍人是否真的就是森野。?夜犹豫着点头,又摇头,最后只是沉默不语。那只是回忆中的猜测,她其实根本就不想知道答案。

    “为什么要召唤那种邪恶的东西?它会毁掉人类不是吗?”?夜轻声自言自语。

    也许她同样不需要答案,可是我仍旧插嘴道:

    “生化细菌也能毁灭人类,为什么人们还是乐此不疲?”

    因为它能杀人。

    因为它能操纵人类的生命。

    我们都知道。

    ?夜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我想她需要自己静一静。

    ?夜的回忆让我找到了更多的拼图,做完家务后,我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整理所有目前得到的线索。

    因为所能联系在一起的一切都充满了神学性质,根据她对怪物和献祭仪式的描述,我将那只怪物暂时命名为“恶魔”。如此一来,宛如地狱的末日,神话中的六眼地狱犬,被召唤至现实的恶魔,组成了无比庞大的传说构架。

    先不管是否可笑。

    沿着这条线索推断下去,很容易得出末日到来是因为地狱恶魔要毁灭人类的结论。

    但是还有不清楚的因素。末日代理人在整个事件中处于什么位置?不弄清这一点,就不明白利用末日幻境筛选“天选者”的用意。他,或者它,引导我们从死体、魔物和恶魔身上获得力量,究竟是要毁灭人类?还是要拯救人类?

    我的思绪回到近期面对的问题上,用红笔在森野的名字上画了好几个圈。

    虽然不确定森野是不是召唤恶魔的黑袍人之一,不过她和最近出现的邪教关系匪浅。我对这个邪教很感兴趣,不仅仅是因为对未知的解密能让我感到来自大脑的愉悦,它已经切实威胁到身边的人,加上我想获得那种召唤和驱除恶魔的方法,所以决定继续深入。

    我知道这是十分危险的行为,所有邪教对待敌人和陌生人的态度完全一样,如同疯狗,一咬上来就算死亡也无法让它松口。固执、偏激、血腥的信念会让他们产生超越凡人的力量。

    而且,显而易见,他们不只是拥有盲目的信仰,还拥有信仰所凭依的神秘――他们真的可以召唤恶魔。

    一个节点能召唤一个恶魔。

    根据日记所述,现实产生节点,必然是有人从末日幻境中回归。

    能够得到这些信息,他们之中必定有知道末日幻境底细的天选者,甚至是老牌的魔纹使者。

    既然森野交给邪教的灰石是从白井那里得到的,也许那个厂房就是白井回归的地方?

    在找森野喝茶之前,我必须做好准备。富江仍旧没有消息,这一次只能自己动手。

    虽然已经失去记忆,但是这段时间我已经对魔纹的运用重新熟悉起来。在鉴定自我情报时,虽然评价没有进步,但是通过从未间断的投掷硬币的游戏,我觉得自己大概明白自己的才能是什么了。

    当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某个物体上时,就能感知影响此物体运动的其它因素,并对因素进行量化,计算,推测,得出的结论反馈回身体并进行动作协调,所有的工作在几乎感觉不到的极短时间内就完成了。由此产生百步穿杨的效果。

    这并非射击才能,而是涉及对系列精密运动的判断和调整的复杂才能。

    我觉得这是十分了不起的才能。世间万物都在影响它物,也在被它物影响着,所有的因素形成以目标物为中心的巨大网络。只要牵起一个结点,就能观测到其它结点的运动。

    为了方便,我将这个才能起名为“连锁判定”。

    也许有一天,通过连锁判定,我不需要直接接触目标物,只要对连系目标物的某个因素施加影响,哪怕只是一句话,就能准确地对目标物产生影响。

    就如同科学家所描述的“一个蝴蝶扇动翅膀,就能在大洋彼端产生风暴。”

    唯一不同的是,我将明确知道此风暴的规模、地点和效果。

    我并不在乎这种才能拥有多大可能性和力量,只是对它最终的形态拥有无以伦比的兴趣。

    我猜测,这是因为初中萌生的梦想――成为动力学家,在发挥作用。我一直觉得,追求极致的所谓“科学怪人”是个十分光彩的称呼。

    为了达到目标,投掷硬币游戏的改进版被列入日程表中。

    事先被确认藏在障碍物之后的硬币,如何才能准确命中?再进一步,就是硬币滚入障碍物后并持续运动,如何才能准确命中?

    映射到射击学中,就是跳弹的运用,以及子弹间接形成对目标物的连锁反应。

    完成学校的课业之后,我一直整理资料到深夜。上床睡觉前,去厨房煮了面条做夜宵。

    我吃完面条,正想吸烟,?夜从房间里走出来。

    昏黄的壁灯仅仅将饭桌笼罩。她紧紧搂着兔子布偶,藏在灯后的阴影中,静静地站在门口,宛如一个幽灵。

    我的目光落在那一片阴影上,以为能看到一个怪异的形状,但那里只有一片混沌的黑暗。

    “我又听到妈妈的声音了。”?夜的声音如同从远方飘来。

    从敞开的房门后,传来夸克间歇的叫声。

    “夸克好吵。”

    “肚子好饿。”

    “我怕自己忍不住。”

    我默默地听她述说。

    “阿川,让我和你一起睡,好不好?”?夜这么说道。

    我将香烟放回口袋,和?夜回到房间里。房间开了空调,感觉如同深秋一般凉爽。从阳台吹来的风敲响门边的风铃,清脆的声音洗涤着我的心灵。

    虽然躺在?夜身边,可是一点遐思也没有。温暖从被单下的柔软身躯中传来,我轻轻抚摸她的头,她的呼吸很快就微弱下去。

    熟睡的?夜紧紧抓住我的睡衣,就像抓住避免沉溺的稻草。

    我阖上眼睛听着风铃声,直到所有的思绪就化作一汪清泉,静静地流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