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49 分界线2
    关于课间的话题。

    若是漫画里,男生们应该会聊起写真杂志的女郎;若在小说里,他们则是在评选校园十大校花。

    不过据我所知,在现实里大家往往会聊关于游戏、体育活动和电视节目的话题。

    这些我都不是很感兴趣。不过作为成功的学生会成员,和学生打成一片是我的优势所在。所以平时我也会关注热门的电视和游戏,也会用一些流行语说话,以便打入男生们的圈子。

    并非讨厌或喜欢,只是有必要这么做而已,为了不让自己变成无趣的人。

    有时总觉得这样的自己实在是无聊透顶。

    相比起来,末日幻境以及追查邪教的事情更能让人打起精神。不过并不方便和他人说。

    冒险的冲动在这一阵愈加明显起来,虽然深明自己走在危险的钢丝绳上,却意外地感到充实。

    与众不同的经历让我感到自己是独特的。

    没错,生为全校屈指可数的优等生的我,一直是独特的。

    而且,我也希望成为独特的人。

    升学之初,班上评选干部,几乎没有人像小说里描述的拥有非常责任心和**的主人公,争先恐后地要求担任职务。

    于是我决定竞选班长。意想不到的是,八景在那时也主动站出来和我竞争同一个职位。

    整个班级里就我和她两个人发出声音,其他同学都惊讶地注视过来。

    就在那时我开始私下里关注八景这个似乎也有些与众不同的女生。

    我原本以为八景和我一样会加入学生会,结果她只是在班上担任班长职务。

    曾经认为找到同类的我不禁有些遗憾。

    距离那时已经过去了一个学期,八景的作为再一次出乎我的意料。

    不知不觉中,她竟然也从侧面开始接近厕所怪谈的真相。

    她对我的警告不以为然,欣然决定深入。反而让我感到十分高兴。

    其实我对她的生死一点也不在意。所谓的劝告和交易不过是一种旁敲侧击式的试探。我觉得她应该感觉得到,因为我们大概是同类吧。

    这么想着,内心就雀跃不已。

    换过座位后,不喜欢学习的男生都被排在教室的最后三排。

    和往常一样,他们将漫画藏在书桌里,而且并不反对其他男生借阅。

    我自然也是借阅的其中一人。

    大家聚在教室后方,有人聊起那天篮球队里的干架,转述的人眉飞色舞,其他人也听得津津有味。

    “是白井先动手的。”

    “可是白井不太像是主动滋事的人,听说平时也很忍让,虽然在篮球队里算是异军突起,可也没有盛气凌人呀。”

    “因为同队的原主力也在追求他的女朋友森野啊。”

    “也就是说,争风吃醋?”

    “也不全是那样,据说森野一点也不假以辞色,原主力屡次吃瘪,想在篮球上杀一杀白井的威风,结果当面被白井盖帽。”

    “这就打起来了?可是是白井先动手的吧?”

    “是呀,被盖帽后,那家伙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好像牵涉到森野。结果白井一听就怒了,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听到这里,我插口问道:

    “说了森野什么?”

    “呃……具体的记不得了。”讲述当时情况的男生对我的提问有些诧异,不过其他人也是一脸感兴趣的样子,不由得冥思苦想起来,“好像是在说森野在外面贩毒卖身什么的。”

    “贩毒卖身?”有人惊叫起来:“这也太过了吧?森野不像是那样的人。”

    “森野肯定还是处女啦,我阅人无数,看得出来。”另一人信誓旦旦地说,“不过,我也有听说森野和不良学生来往的传闻。”

    “啊?我倒是听说她和几个好学生交往甚密哦。经常看到她指使他们做事情。”

    “白井一点都不知道吗?”

    “这个……大概,可能,知道吧?不过不知道也有可能,毕竟女人藏秘密的手段可是很丰富的。”

    “不过现在应该知道了吧,他们会分手吗?”

    我无意继续听他们毫无意义的幸灾乐祸,拿了漫画回到自己的课桌。

    八景下课后就出了教室,不知道跑那儿去了,直到上课才回来。这天的课间时间,她都这么度过,似乎很匆忙的样子。

    是在召集人手为刚到手的神秘瓶子奔波吧。

    虽然也对从她手中得到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抱有期待,但也就一丝丝而已,所以并不是很在意。

    反而对她的手下有哪些人感兴趣。

    但也没有因此跟踪八景。

    放学后我按照习惯去旧厕所吸烟,远远看到森野也在那片荒地上和一些一看就知道是不良学生的人在说些什么。

    注意到我过来,森野停下话头,冷冷地盯着我。似乎看出她情绪的不对劲,不良学生们殷切地跃跃欲试,似乎想要冲上来给我一顿教训。

    虽然不害怕他们,但是要在不弄出人命的情况下放倒他们还真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说不定打架之后自己也会像白井那样,被揍个鼻青脸肿呢。

    而且,虽然有许多问题想要问森野,可是现在并没有做好深入的准备。

    大概对方也有所顾忌。我们相互克制着擦身而过。

    进入旧厕所前,转头和森野对视一眼,她的脸上变幻着丰富的表情。这让我更加明确了心中的猜测。

    森野的秘密,就是揭开谜底的钥匙。

    我蹲在隔间里抽烟,有人走进来,在我的隔间门口站了一阵,然后没有说话就走开了。

    透过门底缝可以看到那人穿着一双男式篮球鞋。

    也许是白井,也许不是。如果是白井,他是偶然路过,还是特地来找我?他是怎么知道我这个人的?找我做什么?

    我放任思考地吸烟,但并没有去确定的打算。

    出了旧厕所,森野还在那个地方,这次交谈的对象换成了几个榜上有名的好学生。

    这下班上那群无聊男生的推断都得到证明了。

    好学生们看到我自然也是一脸惊愕的表情,有几个的身体向后退了退,一副想要躲起来的样子,让人一看就觉得他们在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不过就我所知,这几个人就算做坏事,也不可能是什么大不了的坏事。

    通常老师的评价是很中肯的,在他们心中,对于“好”和“优秀”有相当明确的标准,前者偏向个性,后者偏向能力。于我的经验来看,如果是头脑清晰,行事稳健的优等生做坏事,闹出的问题反而会更难收场。

    这就是好学生和优等生的差别。

    好学生之于优等生来说,充其量不过是鸡肋一样的工具。

    我和他们没什么交情,挂上和蔼的面具,跟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事后没有直接回家,去了距离学校不远的小型铸造厂。他们和学校是合作伙伴,据说连地皮也是属于学校的。参加学校组织的手工活动的同学,都有来这里参观学习的经历。

    除了组织活动之外,我私下也时不时来这里借用他们的设备,跟厂里的管事算不上陌生。所以这一次也很容易就得到了使用许可。况且我需要的不过是最简陋的打铁间。

    其实铸造厂早已经不再使用这种用钳子和锤头手工打造零件的工作方式了,不过出于学校的要求,还是保留着打铁间和相关设备,以供有兴趣的学生进行课后实践。

    直到天色彻底黑下来前,我独自呆在灼热的房间里,就像古代的打铁师傅一样,开始用灰石和铁块打制特殊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