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50 交错1
    接下来一段时间,除了像往常那样高效率完成课业,都在锻炼连锁判定能力和打制装备中度过。

    我在制衣店订做带兜帽的多口袋防水风衣。又买了长筒式登山鞋,在鞋底加装铁刃。还在专门的模型店订做了钢质的护心镜、手套、护胫和臂甲。在家里为臂甲外侧装上翻转式刀刃。

    还有护目镜、加装手电的登山头盔和自制的防毒面具。

    所有我认为能够用上的东西都列出一份清单。

    购买这些东西的费用即便我将伙食费降至最低限度也还是不够,于是?夜压缩自己的伙食费连同零花钱一起给我。

    “因为阿川是为了帮我呀。”她很开心地说。

    她的手机也是我在用,课间的时候总会接到她的电话,起初以为她受到威胁,结果她只是想聊天而已。

    “一个人在家很无聊呢。”

    “那么来上学如何?森野很想念你呢。我也会一直陪着你,不会比在家更危险。”

    “如果我也上学的话,就没人帮阿川订购材料了,也没人帮阿川收集情报了哦。”

    “放学后再加班好了。”

    “不要!”她果断地拒绝了。

    尽管?夜一再抗拒,可是因为请假太久的缘故,她的班主任桑原老师开始产生怀疑。因为他做出“以后的请假条需要双亲的签字证明”的威胁,所以我不得不劝说?夜返校。

    “我可以模仿爸爸的笔迹。”?夜说。

    “看桑原老师的表情,再升级会被直接找家长哦。”

    如此一来,她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妥协。第二天就去了学校。

    我隔着好几个身位的距离目送她进了教室,她也装作根本不知道我就跟在身后的样子。班里好一阵没有见到?夜的女同学都过来嘘寒问暖,过了一会,森野也加入其中,两人亲密地说着悄悄话,看上去和以往没什么两样。

    是该说心机深沉,还是不想为那种事情破坏友情?

    可是,这份情感的珍视和对友人的关怀,却导致痛苦的结果。

    这个时候应该用什么表情去应对呢?

    笑就可以了吧。当时被追杀逃入电梯里时,?夜是这么对我说的。

    这天下课后,八景叫住正准备去上厕所的我。

    “那个瓶子的事情我查到了。”

    “动作真快。”我感到惊讶,八景的行动力真是不容小窥。

    她将一张学生照片递给我。

    “这是?”

    “一年级的峦重。”

    这是一张私拍的照片,名为峦重的学生站在某处胡同里和一群外校人士交谈。他的身高在平均标准以上,略微瘦弱,一头中短的碎发,有些帅气,但是和普通学生不一样的地方在于给人一种毫无生气的感觉,这反而给人强烈的印象。

    “这么独特的学生应该有点名气吧?”

    “给人感觉挺深刻,但是没听他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比一般学生还要低调。不过他有一次顶撞了一位名声不是很好的学长,事后却一点事也没有,值得怀疑。”

    “然后呢?他有那个瓶子?”

    “我们发现他在校外跟人交易这种装满蓝色液体的瓶子。这些人大都不是学生,而是看起来有些落魄的社会人。”

    “混混?”

    “都是有正职的。”

    看起来这个峦重似乎和森野并不是一个系统,是因为职责区域划分不同吗?

    “还有,蓝色液体似乎被称为‘乐园’。我拜托熟识的人调查过了。是一种容易上瘾的迷-幻药,不过里面有一些未知成分无法鉴别。”

    大概是灰石吧。我想。

    “你还要继续追这条线吗?”我问八景。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她问。

    “你听说过森野吗?”

    “隔壁班那个女生?”八景点头,“我知道她,她在女生中的名气不弱,不过有许多风言风语。”

    “这位峦重学弟和森野有来往吗?”

    “……我知道了。”八景若有所思地敲敲笔头,“看来森野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我会查下去的。”

    “小心别死人哦。”

    “你是认真的吗?”八景盯着我,“试探已经够了。”

    因为和?夜约好一起回去,所以在她的班级教室前装作看风景等了很久,结果一直不见踪影。以替班主任传话的理由询问她班上的同学,得到的回答是“刚放学的时候,她就和森野一起回去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答案。?夜明知森野背后的阴影充满危险,却还撇下我一个人离开,该不会一开始就出事了吧?

    作为预警手段,手机一早就还给?夜。

    我在校外的小卖部打电话给她,很快就接通了。

    “快,快来救我。”?夜在那边带着哭声说。

    情况似乎很紧急的样子,于是我立刻问她在什么地方。

    她说了一个商店的名字。那是个即便我也听说过的,在女生当中很知名的小礼品商店,座落在学校大门前第一个交叉路口的右侧。

    我赶到那里时,森野和?夜正被六个男生围住。森野张开双手拦在?夜前方,她没看到?夜正背对着她,好似要守护她的后背一般,强忍着恐惧盯着包围至后方的男生。

    远远就听到他们的叫骂声。尽管就在商店门口,四周人来人往,可是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他们。

    “我不想对女人动粗,把乐园给我!”

    “什么乐园?我不知道。”

    “别说废话了,这次没人救得了你,我知道你手里有货。”

    “你找错人了!”

    “峦重,你认识吧?你们是一伙的,他已经告诉我了。”

    “混蛋家伙!你敢对我出手,小心没命回去。”

    正面跟森野对峙的看似头儿的男生用力抓向森野的衣襟,被她用力扇了一巴掌。

    “别碰我!”她一边怒斥着。

    男生们似乎决定先将弱者击溃当作人质,?夜的情况已经很危急了,我跑到半路,抓起一家商店放在门口的扫把就冲上去。

    虽然得到注意到我的同伴的警示,可是看似头目的家伙因为背对我的缘故,没有反应过来。刚转身就被我抽中腿胫,差点摔倒在地。

    他抱着脚,蹲在地上吸气。其他人凶狠地喝骂着,朝我涌来。

    还有三个人原地看守?夜和森野,不过她们的危险已经大致解除了。

    一个朝我跑来,结果将背后暴露给森野的男生,被森野一脚揣在屁股上,踉跄跌出其他同伴几个身位,被我当机立断用扫把甩中面颊。这一下似乎连牙齿都打掉了,捂住脸痛嗷起来。

    看到同伴狼狈的样子,其他人都有些胆怯地停在原地。我顺利地冲到?夜和森野身边,和他们相互瞪视。

    就在这时,我意外看到了围观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八景。

    她在人墙的缝隙中窥视着现场,一如篮球队内讧时那般。

    和我的目光对上的她,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我忽然想到,这场冲突该不会是她故意制造出来的吧?

    “混蛋,你不要命了,竟敢对我们出手。”头目站起来,恶狠狠地对我说。

    “无论你们想做什么,我已经报警了,奉劝你们赶紧离开比较好。”我对他说。

    “你……”他还想说什么,忽然停住,掏出手机听了一会,脸色变了数下,对我说:“算你走了狗屎运!”

    留下狠话后,他气恼地招呼手下。走啦!走啦!

    就这样走了?那小子下手那么重!

    上面的指示。你走不走?要留下来随便你,我可不会帮你扛黑锅。

    哎,走吧,走吧,真是无趣。

    男生们在一瘸一拐的头儿的带领下抱怨着离开,连回头瞪我们的行动都欠奉。

    我再次看向八景原先所在的地方,她已经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