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53 杀人戏言1
    我站在小巷的阴影中遥望那家酒吧,招牌上跑着一圈跑马灯,和一旁繁荣的灯火交相辉映。Lvsexs.被黑夜笼罩的城市,偃旗息鼓的街道,被寂寞包围的灯红酒绿。

    不时出入的男女相互拥抱谈笑,无论魁梧的守卫还是负责停车的侍者都穿着笔挺的制服,他们以酒吧门口为中心,用毒辣谨慎的视线巡视出现在视野中的每一张脸。

    所有外相不佳,行装可疑的家伙,都会以尽量不惊动其他人的动作迅速驱走。

    这是我第一次在电视之外的地方看到这种场景。

    并没有任何真实的感觉。

    我们之间以阴影为交界分成两个世界。

    泾渭分明。

    唯一暧昧在影子中。

    夸克落在墙体外侧的冷气机顶上,漆黑的羽毛在霓虹灯光中时隐时现。

    没人注意。

    我转入记忆中那条巷道,明靡的光线仿佛被巷口无形的隔膜阻拦,巨大的黑影中潜伏着不安的寂静,无声地拒绝任何好奇的探视。人影在入口处掠过,仿佛这条巷道是另一个格格不入的世界。

    墙体斑驳,锈迹的铁梯在另一侧墙壁上盘旋。再往里大约五米,是堆积如小山般的黑色垃圾袋。

    我看到峦重进入的那扇后门,门体蒙着铁皮,看起来如废弃一般,被什么人粉笔画上充满恶意的涂鸦。

    门上没看到把手,光秃秃的只有一个不起眼的锁孔和猫眼。

    没有找到摄像头。

    我贴在门锁一侧的墙壁上,伸手敲击铁门。

    轻微的脚步声从门里靠上来,他看不到任何人,于是又没了声息。

    再次敲门。

    又响起动静。

    第三次敲门。

    有人在里面模糊地咕哝着,和其他人气急败坏地说了几句。

    第四次敲门。

    铁门被充满火气地推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侧身探出头来。我掀开兜帽,迎向他恰好转来的视线。男人的动作顿时一滞,眼睛睁大,脸上的五官扭曲成惊骇的模样。

    这不过是一秒内所发生的事情。

    我伸手掐住他的喉咙,在他反应过来前,抽出腰部的匕首捅进他的肾脏。他抓住我的手臂,我能感觉到气力在他颤抖的身体中迅速流失。我贴近他的面庞,嗅他带着血腥热气的呼吸,紧盯他的双眼,仿佛那股流失的生命力正从某种神秘的渠道进入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发热。

    我很冷静。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个男人是如此健壮。

    可是杀害他人并不需要太大的力量,只需要合适的时机、位置和武器。

    远超其它生命的深度和厚度的思考与判断,这才是人类力量的由来。

    我拔出匕首,血液从男人的腹部涌出,很快就染遍他紧身的黑背心,在他跪倒在地前,我掐着他的喉咙,将他推进门中,自己也藏在他的身体中走进去。

    尚未死亡的男人如同在倒退。

    怪异的姿势让屋里的人发出惊疑笑骂的鬼叫。

    “怎么回事?”有人问。

    声音一共是三人,我将男人推向声音正经而严肃的那人。

    “喂,喂,你在搞什么鬼……”声音如同被掐住颈脖的鸭子打断了。

    我站在屋里旋转的彩色灯光中盯着他们。的确是三个人,一人站在对面的门边,身穿笔挺的制服,腰间别着报话机。另外两人都是身材魁梧的壮汉,打手打扮,一人躺在沙发上听耳机,一人正在煮方便面。

    真是个惬意的地方。

    被捅伤的男人软倒在制服男怀中不时痉挛。

    他们似乎惊呆了。

    “晚上好。”我抬起左臂,臂弩射出短箭,一击命中制服男的喉咙,报话机跌在地上发出电流反馈的杂音。

    另外两个男人如同受惊的兔子跳起来,一人掏出匕首,一人甩开棍子。

    最靠近我的沙发男耍着刀花,一马当先冲上来,搏命般挥出匕首。

    也许他以为自己一个人就能对付我,但是我不同意。

    我只是轻微后仰身体,就轻易躲开了划过喉咙的闪光,一脚踹中他的小腿,鞋跟弹出的刀片扎进他的胫骨。

    沙发男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身体矮下去,露出藏在身后的方便面男。

    甩棍带起风声扑向面庞,砸在我抬起的小臂上,发出金属撞击声。

    一阵强烈的电流沿着手臂钻进身体中。

    肌肉无法控制地颤抖,毛孔紧缩,也无法阻挡麻痹的感觉深入内脏,我几乎觉得自己呼吸时会喷出焦黑的气体。

    有一股吸力让手臂无法轻易和棍子分开。

    如果是普通人,一击就会趴下,但是这个身体却用力挣开了。

    后退一步,残余的电流沿着脚底泄入地面,力量迅速在体内复苏。

    沙发男匍匐身体扑向我的脚,匕首扎向我的鞋面。沙发男从侧边绕开,弯着腰如同伺机而动的毒蛇。

    匕首如愿以偿和鞋面接触,却被加固的铁皮挡住锋锐,沙发男还在惊讶的时候,被我一脚踢中咽喉,蜷缩在地上连咳嗽声都无法发出。

    方便面男作势扑来,却将甩棍掷出,返身朝后面的门跑去。

    我躲开甩棍,射出弩箭从背后贯穿他的颈部。男人踉跄跌倒在门上,下滑的身体在门上画出鲜红的涂鸦。

    我拾起甩棍,发现上面有通电的按钮,我按下去,棍子发出吧滋吧滋的声音。

    作为战利品,我将棍子插到风衣的腰带上。

    我抓住沙发男的短发,将他拖到沙发边,他口齿不清地发出沙哑的哀鸣。

    我坐在沙发上,男人像死蛇一样爬在地上,我将他的头拉起来,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他收缩的瞳孔,痛苦的表情,无不昭示着自己的恐惧。

    黑影从半开的铁门外飞进来,满屋子扑腾翅膀的声音。

    夸克灵巧地落在男人的肩膀上,转头用玻璃珠一样眼睛和他对视。

    它眨眼的时候,眼珠子忽黑忽白,男人好似看到怪物般身体不住地颤抖。

    “东西在哪里?”我故意模糊地问。

    “什,什么东西?”他艰难地吐出话来。

    受伤的咽喉让他的声音如烧炭一样沙哑。

    “我知道峦重的事。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我让自己露出和蔼的微笑,但是我在男人眼睛中却看到一个骇人的倒影。

    我不是我,而是有一张脸谱的魔鬼。

    怪异,狰狞,充满恐惧的力量。

    “老实告诉我比较好,因为我不高兴的时候,会将你的耳朵、鼻子、嘴唇、指头……”我用匕首轻轻点着以上所述的器官,就像品味自己手艺的工匠,“把它们全都切掉。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不是吗?”

    沙发男的五官扭曲,拼命挣扎,可是他的力量连扭头都做不到。

    “为了证明我是个诚实人,所以……”

    我挥动匕首,寒光从沙发男的脸侧闪过,东西掉落在松软的红地毯上,我一脚踢开。夸克飞过去,在旋转的光和影中啄食。

    沙发男再一次发出哭泣般的哀鸣。

    “饶,饶了我,请饶了我,我只是打下手的……”

    “没关系,说说你知道的。”

    于是他颤抖着沙哑的声音,为我讲述他所知道的事情。

    这是一个自称“山羊公会”的组织分部,大概是今年初才进驻这个城市。他们带来一批罕见的迷-幻药,但是并没有大张旗鼓地进入市场,而是以一种效率十分低下的单线模式行动。他们派专人筛选符合标准的顾客并与其接触,免费赠予第一支药剂,一旦他们服用迷-幻药,就会成为信徒。之后要获取更多的迷-幻药只有通过另外的渠道。

    名为“乐园”的迷-幻药的效果显著而且独特,它的瘾性和迷幻效果并不固定,但是会针对个人的压力、不安、不满和空虚的扩大而显著增强。所以客人们大都是反社会人士,压力极大的职员,超负荷学习的学生,迷惘的混混之类。

    一些人服用迷-幻药后能够发挥出和原本体质不相符的强大力量,而且会变得充满暴力。这些人会被培养成为内部特殊部队的成员。

    这个组织追求神秘和安全更胜于效率,信徒和成员被分成两个**的系统,信徒追求信仰和贡献,成员则追求金钱或者其它实在的报酬。沙发男并非信徒,这个房间里被杀死的数人都不是信徒,只是负责守门的低级打手。

    峦重是信徒,关于他的事情,沙发男无从过问。

    “听说……听说……”沙发男喘气说:“这是个全球规模的组织,而且有顾客是政府要员。”

    他露出自己的胳膊,让我借助光线看上面的纹身,那是组织的标志。

    那是一个仿照达芬奇的名作《维特鲁威人》而设计的标志,只是人头变成了弯角的山羊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