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59 通缉令
    森野的死亡在学校造成的轰动非同小可。隔天上学时,距离校门还有百米,身旁就传来议论的声音,并非窃窃私语,而是侃侃而谈,激动不已,似乎一夜之间,关于森野的生平和传闻就被最大限度地挖掘出来。

    不管是好是坏,如果不知道森野的一两件事,就会被当作土包子。

    这是本校建校以来最刺激的新闻。

    刺激到有些人不仅不觉得悲伤,还刻意卖弄自己所知道和猜测的事情,丝毫不忌讳此事件涉及到本校同学的死亡,其态度已经到了令人觉得面目可憎的地步。

    早操升旗时,全校为死去的森野同学默哀。

    尽管操场上一片肃静,但是我不觉得有多少人是真心为森野之死感到难过。

    这让我觉得十分愚蠢。

    明明早读前还大声谈笑,揪住死者的风言风语不放。

    例如贩毒,**,表面一副开朗的样子,实地里却敲诈本校学生之类,就连高年级的学长也有波及。也许白井今后也不会太好过吧。无论是否出风头,一旦有人提起,就会是变成这种样子吧:

    “白井?我知道,是那个森野的男朋友啊。”

    “哪个森野?死了的那个,听说是做了什么坏事被报复。”

    “哎呀,她做了什么?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很轰动的事情哦,大家都知道,算了,我跟你说说。”

    似乎人一旦死去,坏事总比好事更先被暴露出来,而身边的人也会负出惨重的代价。

    这让我感到悲哀,足以引以为戒。

    死亡看似终点,但实际并不能结束什么,反而会造成无法弥补的缺憾。

    所以,不要轻易选择死亡。

    尽管多数人并不悲伤,尽管多数人并不需要安慰,但若这个无心的仪式真的能够安慰那些为森野之死而哭泣的少数人,我愿意继续这愚蠢的行为。

    我阖上眼睛时,不由得想起山羊公会做礼拜时的祷告,于是默默念诵着:

    血肉如草木,荣耀如昙花,草会枯萎,花会凋零,然而死亡并非终结……

    很奇异的,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至此,很难断定森野到底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可是,森野这个人即便不是好人,也不会是什么坏人。这从她照顾?夜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她一度对我的态度十分不好,这也是因为她十分在意自己的好友?夜的缘故。

    课间时希望和白井学长聊一聊,可是到了三年级的楼层,才知道白井没有来上学。

    倒是请假了。

    大概是心理备受打击,一时无法适应这件惨事吧?大家都这么说。

    我想起曾经在旧厕所吸烟时,白井似乎在我所在的厕间前站了一会。

    他到底想做什么?如果那时候走出去,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无法想象。

    也是无妄之谈。

    并不是说,那么做就能够改变什么。

    然而,隐约有种遗憾的情绪。

    因为什么都没有做,所以连半丝改变的机会也没有。

    这一天延续着昨天的旷课风潮,八景和昨日旷课的同学仍旧没有来上学,而且似乎今天还多增加了几个旷课的学生。老师们本着风声鹤唳的态度,对这些无故旷课者头疼不已,可是一时半会,大部分人竟然都无法通过手头的联系方式进行联络。

    这种巧合不得不让人心生疑虑。

    “你昨天去八景家了吗?”班主任旧事重提。

    我察言观色,觉得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说得太直白,于是随便找了个没去的理由。

    “算了,你也不要乱跑了,放学就赶紧回家。我会亲自去一趟。”班主任摆摆手,无精打采地让我出去了。

    班主任上课时,明显是强打起精神,脸色不怎么好看,有几个不认真的同学立刻被抓包。

    八景的座位空着,不知为什么,竟让人觉得有些刺眼。

    不仅本班,从走廊一路过去,几乎每个班都有这样的空位。

    森野班上一共有三个,森野的,?夜的,和那位不知名转学生的。

    森野的桌子上,放着一瓶花束。我对花并不熟悉,那花朵是白色的,迎着晨风摇曳,似乎有看不见的魂灵在以某种凄然莫测的方式告别。

    我下楼在花坛里折下一朵花,返回森野的班级。这个班级的其他学生,以及周围射来的诧异的目光,统统当作可以忽略的背景,然后将花朵插进森野桌上的花瓶中。

    这朵花是红色的,被一片白色包围着,桀骜**。

    放学后,照例去旧厕所吸烟,隐约期待会有什么人走到我所在的隔间前。

    我会开门的。

    可是,并没有那样的人来。

    这个厕所似乎**于一个时间异常的空间,无论外界发生了何等的改变,都不会受到干扰。自行其是地,以完全自我的形态盘踞在此处,将所有曾经进入过的来客分隔在可知却不可及的世界里。

    我一直呆在充满异味的厕间吸烟,直到夕阳染红坡道,才一个人踏上归途。

    就这么一直走着,直到在小区大门前,看到告示板时才停下来。

    上面贴着两张通缉令。

    一份十分熟悉,另一份则十分陌生。

    熟悉的那份,在人头像上画着一张脸谱,无疑是在闹市区酒吧大杀四方的杀人鬼高川。山羊公会明面上的身份和政府要员有勾结,不过在当时什么都没留给他们的情况下,派发通缉令也只是略尽人事,毕竟连姓名都没办法写上。

    陌生的那份,是一个黑色短发,面容俏丽的女性。她的眼睛十分传神,漠然而冰冷,就像是出鞘的匕首。通缉令上有注明她的身份,名字叫真江,是一个从郊区精神病院逃出来的重病号,有犯罪前科。

    两个不同的人,却给人类似的感觉。

    和小说漫画不同,现实里一个人是否罪犯,很难从外表区分,他们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异变的是心理。然而这两人心中的异变已经导致气质和面相上的扭曲。

    他(她)是极度危险的人物。

    杀人鬼高川微不足道,因为我短时间内不会再给他出现的机会了。

    不过那名叫做真江的女性,却让我心生警惕。

    关于她的通缉令,在其身份和经历上轻描淡写,或许是出于某种防止社会恐慌的考虑,但是往严重的方面思考,即便是精神病院的重病号,若没有特殊原因,也不会特意发出通缉令。

    她是否拥有强烈的攻击**?是否拥有足够的智慧?是否已经在这座城市中洒下腥风血雨?她也许正如杀人鬼高川一样,身穿高领大衣,藏在黑暗中审视自己的通缉令,一边发出神经质的嘲笑。

    很可能森野就是被她杀死。

    因为森野的死根本就莫名其妙。

    我决定晚上去发现森野尸体的现场勘查。

    作为森野的挚友,?夜虽然内向纤细,但对森野的真挚感情势必促使她开始一系列行动。

    ?夜至今没有给我留下任何讯息。

    这无论对于她自己,还是其他人,都是十分危险的信号。

    回到家里打开电视,女记者正对负责森野案件的警察做专访。我觉得这个女记者有些熟悉,后来认出她是当日下午和警察一道前往校长办公室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