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60 现场鉴证
    吃过晚饭,我没有做作业就出门了。并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因此没有伪装,但是为了安全,还是带上手枪、匕首,护心镜和装有绳爪的护手,将它们全都藏在校服里。

    夸克仍旧在天空盘旋,一路跟随。我曾经想给它喂食灰石,不过又有些担心是否会产生不良反应,所以始终没有那么做。

    尽管如此,经历这些天来的残酷杀人事件,它似乎又恢复了第一次见到时的野性。

    最明显的征兆就是,比起生鲜牛肉,它似乎更喜欢啄尸体的眼球。

    有听说过杀过人的野兽是不允许存活的,这是为了防止它们食髓知味,不过杀人的并非夸克,啄食尸体不过是乌鸦的本性。收养它时还是个孩子的我曾经自以为是的想要从根本上改变它,但现在却觉得恢复天性对于它来说也并非坏事,所以我并不打算重新调教它了。

    一路上十分自然地走着,谈不上散步,但也没有紧迫感。不过和路人擦身而过时,总会被一种遗世**的情感冲刷着心灵。自己所经历过的事情,自己所将要做的事情,自己所被赋予的某种模糊的责任,都在证明自我和他人的不同。

    这种不同令人感受到刺激和沉重。然而,如果时光倒流,一切都能重头来过的话,我还是会选择走进那间怪谈的旧厕所。

    因为,这不是很有趣吗?如勇者般的冒险生活,又是哪个男孩子不想拥有的?

    这是从孩童时期就深藏心中的梦想。

    就算它并不总是美好,总是面临危险的抉择,却比平常人的生活更加充实。

    虽然对被殃及池鱼的无辜者感到万分的歉意,但是我却十分明白,自己并不会因为这份歉意改变自己的初衷。

    正因为由始至终都确定这一点,所以自己才能如此自在地走在大街上吧。

    在我的印象里,那座家附近的公园总是发现尸体,虽然有些人觉得不安全,甚至于厌恶,不过这却是我喜欢到那儿闲逛的缘故,因为这样的公园不是很酷吗?但是大概太习以为常的缘故,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它的名字。

    公园的正门在另一条街上,我所进入的后门并没有刻上公园的名字。进去的时候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

    公园里的路灯已经亮起来,有不少饭后散步的游客,远远就能听到平地上传来的公益活动的嬉闹。

    夏末,夜空无限深远和清澈。

    通过对所知情报的分析,我已经掌握了森野死亡的大致区域。对于不习惯走偏僻小径的人来说,那是很难察觉到的地方。大多数人在公园里,即便有明显通行的道路,不过一旦远离喧嚣,就不会再继续深入。而那快地不仅要深入公园植物最阴茂的地段,而且还必须离开主干道,沿着一块没有种植草皮的黄泥地继续走。

    最后所抵达的地方,不仅有一个简陋的公共厕所,还可以看见一片放养鸭子的池塘。

    无论是谁,走了那么远,来到这片僻壤之地,都会下意识觉得不会有人来吧?然而,或许就是因为不少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真的会有人到这个地方来。

    并不全是为了做坏事,但至少可以不受打扰地做某些事。

    一路走来,足以令人心生警惕。

    为什么要选择这里呢?

    也许杀害森野的人,是她熟悉的人。

    我并没有在路上发现任何不自然的凌乱,当然,也有可能被人掩去痕迹,不过警方大概不会做这种事情。

    为保证现场完整而设下的隔离带还没有撤下,不过并没有遇到看守。我很轻易就进入现场,尽管有心理准备,可是亲眼目睹时仍旧感到吃惊。

    简陋的公共厕所已经完全塌方,到处都是被切断的枝干,部分留下烧焦的痕迹,地上的足迹凌乱,有些地方像是被犁了一遍,还有许多凹坑。

    没有枪弹留下的痕迹。

    虽然也想过交战者只使用冷兵器和某种火焰放射器,但是这更令人感到战栗。

    也许还有更多的证物,不过应该都被警方收走了。

    在靠近池塘的方向看到白色粉末画下的人形,大概就是森野的尸体所在,令人惊异的是,这个人形没有右手。

    也就是说,森野的尸体被找到时是残缺不全的。

    我在地上一共找到了四种不同的鞋印,其中两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但一种嵌入地面很深,另一种则是从远离池塘的方向走来,并且只留下一个路径。

    我想,或许这个家伙只是个旁观者。

    另外三种鞋印彼此交错,他们发生了争斗,森野应该是其中一人。

    我一边思考,一边试图区分争斗者的足迹,设想他们的行动。

    可就在这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浮现出来。

    空无一人的四周,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那是利用连锁判定才能察觉的极其微妙的异常。

    我顺从直觉看向身后的大榕树。

    月光清澈,树下的影子朦胧地连成一片,混沌中依稀有人的存在。

    “谁在那里?”

    没有回应。

    我打声呼哨,做了个手势,夸克从树梢射向那棵树后。发出一阵激烈的扑腾声,人影惊惶地叫着,抱着头从阴影中跑出来。

    “这是什么?滚开,快滚开!”他连连呼喝,不过夸克并不理会,不停用尖锐的嘴巴和爪子攻击他的脑袋。

    借助淡淡的月光,我看清来人穿着和我同样款式的校服,没想到竟然是同校的学生,他来这里做什么?

    我让夸克离开他身边,他松了一口气般,叉着腰敬畏地目睹乌鸦落到树枝上。

    侧面的脸有些眼熟。

    “呃,这是你的鸟?”他转过来,有些尴尬地问我。

    这时我立刻记起他的名字了。

    三年级的白井学长,是森野的男朋友。

    白井的比我高半个头,长相十分普通,不过大概是近来勤于运动的关系,散发出一种充满朝气的气息。我想他也是听闻森野的尸体在这里被发现,所以才刻意过来的吧。不过意外的是,我从他的脸上找不出半点悲伤的气息。

    “它叫夸克。”我招手,夸克飞到我的肩膀上,“是白井学长吧?我叫……”

    “二年级的高川同学。”白井打断我的话,露出友善的微笑,“我知道,从森野那里听到过几次,因为有些在意,所以特地看过你的样子,希望你不要在意。”

    我当然不在意。

    “你来找森野吗?”我问道。

    听到这个名字,他有意无意地把脸转向一边,让阴影藏起自己的表情。

    半晌后。

    “嗯……是啊,不过怎么找也找不到了。”他如此说到。

    虽然语气就像是在找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似的,可是却让聆听的旁人感到悲伤。

    “你和森野以前来过这里吗?”我问到。

    “来过。”他点点头,怀念地说:“初中的时候就是在这里第一次遇到她,说起来,这里也是我向她告白的地方。真是个好地方啊,如此的宁静,仿佛天地都被洗涤了一样。你说呢?高川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