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 章节目录 64 笼中鸟
    才能顾名思义,并不是超能力,而是对身体功能的极端展现,外在表现就是所谓的“天份”,就如同白井展现出来的弹跳力和平衡感。但它拥有极限,那就是身体能够承受的负荷。

    连锁判定也不是预知,而是对产生锁链的事物进行高速运算,然后产生概率性的结论。

    当提起渔网的一个结点,其它结点也会随之运动,这种相互干涉的运动轨迹几乎是既定的事实,所以能够通过计算来判定。同样的,虽然子弹的射出速度极快,可是因为它的轨迹十分明显,所以只要得知枪口的方向,连系对方的运动,以及所有干涉子弹轨迹的因素,例如风向和障碍物,就可以做到百发百中。

    判定连锁的才能,就是以子弹为基点,找出所有干涉其运作的目标,并对其进行计算,反馈回**。

    这是**的反应能力,观察能力和计算能力的综合运用。

    可是,当这三个要素有其中一个无法满足时,威力就会大幅度降低。

    白井的运动能力已经开始超过了我的反应极限。

    造成这种强烈变化的是那瓶特殊的“乐园”?是因为他是曾经服用过灰石的天选者?是情绪的刺激?还是因为吃了森野的手臂?

    或许是四者混淆在一起所产生的化学作用。

    我再开枪的时候,白井已经反应过来,搬起书桌朝我砸来。

    子弹穿过书桌,发出沉闷的声音。

    当我透过书桌与地板间的空隙看到白井的手臂掉到地上时,自己也被书桌砸得退避三舍。

    我推开书桌,白井已经不再原地。

    我转过头,白井正用仅存的左手持着菜刀,从阳台处跳了出去,我只来得及看到他落下的背影。

    我冲上前,从阳台处探出身子,可是下方一个人影也没有。

    声音来自左上方,目光所及之处,白井口中衔着菜刀,利用双脚和左手,在各家的阳台上攀爬跳跃,敏捷得一点都不像是受伤的人,断手处飞洒的鲜血在月光下一片迷离。

    他很快就跳上楼顶,在完全没入身形时,朝我看了一眼。

    夸克从天空朝他俯冲下去,我打声呼哨让它离开,可是它没有再次飞起来,于我的视野之外发出尖锐的惨叫声。

    我跳上阳台,射出左臂的绳爪,朝楼顶攀爬。可是我的速度完全及不上白井,当我来到楼顶时,视野里尽皆是空无一人的辽阔,那个外表如垂暮老人般的身影宛如融化在风中,彻底消失了。

    夜风习习,静谧的夜晚,不远处的灯火伴随着畅笑欢谈,可我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半透明的夜影中,夸克一身浴血地躺在地板上。

    我跑上去,将它抱起来。夸克的胸口被利刃斩开,几乎开膛剖腹,内脏都流了出来,虽然胸膛还微微起伏,但根本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我着急得快要流泪,再顾不得它是否会产生不良反应。从口袋取出灰石,用匕首的柄部敲碎,一半倒入它的伤口,一半塞进它的嘴里,然后撕开衣角,将它整个包扎起来。

    我从未听说过这个城市里有兽医,这时再去寻找也来不及了,夸克的性命危在旦夕,可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我无力地将夸克抱起来,在这灯火辉煌的偌大城市里,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孤独感袭来。

    “混账!”我大声地骂了一声。

    如果当时先下手为强就好了――我并没有这么想,当时的自己不仅想要从白井口中套出更多的情报,也觉得他还是有救的。因为他虽然想杀人,可是仍旧没有杀死任何人,他想杀我,但我也不觉得自己会死在他的手中。

    富江失去联系,?夜离家出走,八景失踪,森野被杀死,仅靠自己无法铲除山羊公会,那么至少要救下白井学长。

    因为我是被选中的人,是魔纹使者,拯救末日的英雄。明明实现了孩童时的梦想,发现了这个世界可怕却有趣的一面,获得超人的力量,背负崇高的使命,可是自己除了杀人和杀怪物,究竟拯救了谁?

    只会杀戮的家伙,算是什么英雄?

    虽然日记里没有说,可是当时自己是想保护富江的吧?

    失去了末日幻境中所有记忆的我,想要帮助?夜。

    一边利用八景,一边告诉自己对她的生死毫不在乎,却不止一次警告她不要深入。

    在所有需要利用、保护和帮助的对象都消失后,我想至少自己可以拯救白井。

    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在判断出白井彻底崩溃前,一直是那么想的。

    就算是现在,也不认为当时的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可是当时的正确并没有带来理想的结局。

    自己什么都没能挽回。

    那么,当时以“不得不”的理由去违心做事,就可以获得未来的正确吗?以“现在不杀死这个家伙,他会杀死更多的人”这种理由去杀人,就可以得到慰藉吗?

    先不论单纯以“可能性”为出发点来决定生命的存亡是否正确,那种行事原则本身就不是自己想要接受的。

    因为那样做的话:

    “家里太穷了,孩子生下来会吃苦。”――要提前杀死孩子吗?

    “这个国家可能会发射核弹。”――要提前投入核弹吗?

    不能接受,所以自己不会在确认白井已经无药可救前杀死他。

    然而在确定之后,却已经无法阻止他。

    所以,夸克的结局是已经注定的吧?今后,还会有更多的人被变成恶鬼的白井杀死吧?

    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白井说过我是虚伪而冷血的生物,但他错了,我不关心陌生人的生死,但也是会为一些不可挽回的物事感到悲伤的。可是就算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出来,他人也只会得出一个“虚伪”的结论。

    他们会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之类的风凉话,然后信誓旦旦地声称自己一定会先动手断绝祸患。

    所以,我只能不甘却无力地骂一声“混账”,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骂谁。

    无法用行动证明的言语。

    皆是戏言。

    正如吱吱叫唤的笼中之鸟。

    只予以观赏的伪物。

    我走出白井家所在的居民区,走在人来车往的大街上。

    没有人来打扰地静静走着。

    夸克的身体在我的怀里抽搐,反倒让我感到一丝安慰,因为它至少还能抽搐。

    我想赶紧回家,陷入深沉的梦中,可是双脚却将我带往不同的方向。

    当夜风吹醒我的大脑时,我发现自己站在一条氛围幽静,满地绿荫的街道上。继续往前走的话,进入社区大门,经过草坪庭院,就是?夜的家。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自己的情感。

    我想见?夜。

    真的好想见到她。

    我有许多话想对她说。

    想要告诉她,自己是多么在意她。

    想要问她是不是杀了森野,为什么要杀死森野。

    想要让她知道,自己不害怕她身上的恶魔,无论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都不会厌恶她。

    就算她真的做了错事,也想让她留在自己的身边。

    因为,就算我无力拯救全世界,但仍旧可以成为她的英雄。

    至少,我想成为某个人的英雄。

    “为什么哭丧着脸呢?阿川。”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明明很陌生,却让人生出即视感,“真是狼狈啊,一点都没有优等生的样子。”

    我回过头去,那个女人宛如幽灵,却又散发着萤火虫一般的存在感,似乎仅仅站在那里,就能冉冉照亮四周的黑暗。